看见恶魔崔岷植 如何评价崔岷植全度妍的《快乐至死》?

2019-01-07 - 崔岷植

在还没开始写这篇的时候,刚好看到窦文涛的节目第二期<出轨>,邀请了马未都,梁文道,余世存,四位老男人一起讨论出轨的问题。从社会性观念越来越开放,女性长期以来的性压抑,男女性别比例失调,还有个人道德层面讨论了关于出轨的现实问题,几位结合自己的学识和身边的经历,展开的讨论轻松又犀利。推荐大家看看,很有意思的座谈闲聊节目《圆桌派》。

看见恶魔崔岷植 如何评价崔岷植全度妍的《快乐至死》?
看见恶魔崔岷植 如何评价崔岷植全度妍的《快乐至死》?

说到出轨,今天要讲的这部1999年的作品《快乐到死》也正是跟这个问题有关。很多人把它定义为情色片,其实也不为过,也有人仅仅只是为了一睹全度妍的裸戏,不排除有这个因素。

此时的全度妍和朱镇模刚进入演艺圈,崔岷植大叔也还是年轻的模样,真是秀气呢,不愧为“韩国的周润发”。

看见恶魔崔岷植 如何评价崔岷植全度妍的《快乐至死》?
看见恶魔崔岷植 如何评价崔岷植全度妍的《快乐至死》?

影片一开始就是长达几分钟的情欲戏,估计两位演员也是初次演这么大尺度的,不了解情况的吃瓜群众会误以为是看情色片[污]。情色片也好呀,韩国的这类片都拍的很美,比如朱镇模的另一部作品,跟赵寅成,宋智孝的《霜花店》,香艳程度简直流鼻血。全度妍这次应该是演艺生涯尺度最大的一次,最近的《男和女》都还没怎么露。

看见恶魔崔岷植 如何评价崔岷植全度妍的《快乐至死》?
看见恶魔崔岷植 如何评价崔岷植全度妍的《快乐至死》?

女主宝罗(全度妍)遇见了昔日的情人金锡帆(朱镇模),也就是一开场的滚床单的那对裸男女。往日的旧情复燃,对情欲的渴望,宝罗再次缠绵于在金锡帆身上,经常很晚才回家。而金锡帆是真的深爱着宝罗,带上眼镜的他带着几分忧郁的气质,有点像金城武。

看见恶魔崔岷植 如何评价崔岷植全度妍的《快乐至死》?

而宝罗的老公民基(崔岷植),由于当时韩国经济萧条,成为下岗的前银行职员,整天沉溺于在一家书店里看爱情小说,在家带孩子,看肥皂剧,对任何事情都没什么心思,失业人员大都会经历这样一个空窗过渡期吧。

这段时间经常在外偷情的宝罗,回到家看到老公这副德行,难免有抱怨,两个人的矛盾渐渐激烈起来。

老是响不断的骚扰电话,经常晚归的妻子,车里落下的收据条(看不懂那是什么,韩文没有翻译),还有车钥匙串上多出的一把不明来源的钥匙,所有的蛛丝马迹都指向宝罗偷情暴露的方向。

两人的婚姻关系犹如壶里烧开的水,呼之欲出,这种烧响水壶的镜头在很多电影里都用到过。

宝罗其实一直只是借金锡帆发泄情欲而已,依恋这种纠缠的肉欲之欢,但是发现锡帆用情很深的时候,她开始惊慌了。金锡帆在他家里留着宝罗的洗涮用品,给宝罗拍的照片,终究还是成为了民基掌握的证据。刚好在宝罗想趁早摆脱这个“定时炸弹”的时候,金锡帆越发疯狂,跑到她家楼下来逼迫她见面。

宝罗也是狠了心,决心见最后一面,彻底了断这个包袱。为了让宝宝快点睡着,宝罗丧失理智到喂宝宝吃安眠药,匆匆跑出去见金锡帆了。民基回来的时候,发现桌上的奶瓶里残留的奶粉,掺着几只蚂蚁,这是民基之前就发现的已经不能食用的奶粉,慌乱中民基赶紧抱起宝宝去医院。

本来小爬以为这里会查出宝宝服用了安眠药的,这样就会激发民基内心已久的矛盾积怨,可是最后没有发现这个。可能是因为医生没有细查,以为是正常的现象,或者说安眠药查不出来吧。

回到家的时候,民基刚好撞见金锡帆扶着喝醉的宝罗回来,民基此刻的心里已经怒火难抑,想想之前发现的宝罗出轨的事也就算了,觉得忍忍就过去了,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但是眼前的宝罗居然喂有蚂蚁的奶粉给宝宝,还跟情人醉酒回来,这事放谁心里都吞不下去。

为了躲开送宝罗回家准备回去的金锡帆,民基抱着宝宝故意上了楼梯溜了一圈,等下来的时候看到电梯下去了才放心回去,未曾想金锡帆并没有下去,而是返回宝罗那里。于是就有了民基站在门口看到的一幕,小爬猜想应该是金锡帆按捺不住,回去跟宝罗在滚床单了吧。此时民基的心里至少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整个过程由两组镜头转换进行,然后又合起在一个镜头里,将两个男人的这种内心的纠结描写的很生动细腻。

第二天

民基仍旧坐在书丛里看书,书店老板走过来一脸疑惑,对他说:“你怎么坐那里去了,爱情小说不在那边。”民基全神贯注的看着书没有回应,这时候给了一个老板自言自语的镜头:那里是放侦探小说的。

刚开始没觉得什么,直到后来民基策划了这一切:把宝罗摁在床上捅了好多刀,然后把从金锡帆房间收拾来的毛发丢在案发现场,布置好栽赃金锡帆的罪证,所有的物证和动机都指向金锡帆。

一下子毛骨悚然!

看侦探小说原来是为了这个动机!

宝罗死了,金锡帆承担了所有的罪。民基带着宝宝继续生活。

早上民基在大厅地板醒来,旁边躺着睡得安详的宝宝,不只是因为玩到太晚太累了才睡在地上,还是因为害怕到卧室睡,自己刚在卧室的床上捅杀了妻子。

虽然片名叫 Happy Ending,除了情欲戏是happy的,其它都是沉痛,压抑。背景音乐从头到尾都是很舒缓的小调,为了不让气氛太过阴郁。宝罗死后有一段虚幻的场景,她在窗台抽着烟,窗外升起一个孔明灯类似的东西。不知道这一组镜头想表达什么。是从这两难中得到了解脱吗?

还有两个镜头,第一次是宝罗在扫地的时候,把一个东西推到沙发底下捡不出来,后来民基在打扫的时候捡出来了。所以导演,这两个镜头的意思是?

民基在杀宝罗的时候,很容易让人想起崔岷植大叔在《老男孩》《看见恶魔》里犯罪时异常冷酷的表演。但是大叔肥嘟嘟的大脸,一脸的无辜,又特别适合演这种心理变态的角色,哈哈。

就这部片分析出轨的原因,还是两个人的沟通太少,有矛盾都累积在心里,而且靠妻子养活这个家,民基心里有很强的自卑感,沉迷于小说导致他的思想多少会有点虚幻飘浮,失去理性。女主的错在于纯粹为了自己的私欲,把金锡帆当自己的泄愤工具,不曾想金锡帆却是陷入对她深深的爱,无法自拔,而自己又舍不得家庭,陷入两难。每个人为了自私的欲望,不择手段,到最后悲剧收场。

编剧并没有安排民基与宝罗如何步入婚姻的剧情,或者曾经的多么美好画面,而是过多的描写宝罗偷情的片段,和民基每天碌碌无为的颓废生活状态,真是把这一段不幸的婚姻生活展现的残酷不堪。

“希望如果真的结婚了,不是为了其它什么原因,只是为了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