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燕女儿 王海燕:上过2次鲁迅文学院的警营女作家

2018-10-28 - 王海燕

王海燕,一名公安英烈的女儿,她的党龄远远超过警龄,她是浙大的法律硕士,是宁波市局第一个加入省作协和出书的女警,也是我省唯一上过两次鲁迅文学院的警营女作家,她被写进2015年宁波公安政治工作总结。

王海燕女儿 王海燕:上过2次鲁迅文学院的警营女作家
王海燕女儿 王海燕:上过2次鲁迅文学院的警营女作家

作为警察,王海燕白天从事警务综合性工作。洗衣、煮饭、打扫卫生等又占据她的晚上时间。只有夜深人静,家人都休息的时候,她才能有自己的时间到书房码字。她说:“鲁迅先生把喝咖啡的时间用来写作,我想效仿,但能用的只有睡觉时间。”

王海燕女儿 王海燕:上过2次鲁迅文学院的警营女作家
王海燕女儿 王海燕:上过2次鲁迅文学院的警营女作家

因为受当过中学语文老师母亲的文学熏陶,王海燕早在浙江警察学院学习时就爱上写作。一篇获奖征文《怀念我的父亲》让她走进校报并开始启用“清明雨”这个笔名,用来纪念在清明前因公牺牲的警察父亲。之后,因为结婚、生子等原因搁笔。2005年,为了调节考研的压力,她重新拿起荒废过的笔书写心情,一写就是十年,再没停下。

王海燕到目前已经创作散文、小说、诗歌、书影(评)、小说达200余篇计100多万文字,30余篇作品被省、市各级纸媒录用,散文《今夜月明忆恩师》获部文联征文一等奖;小说《误会》获省廉政文学作品优秀奖。代表作有散文《出发和归来》、小说《逃离》。

2015年4月个人文集《快意江湖》已由南京出版社出版。2016年1月,她写的散文《我与宁波和丰创意广场的不解之缘》被收录到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化地图看浙江》一书里。近年来,她本人相继加入宁波公安作协、宁波作协、省公安作协、省散文学会,省作协,被推选为海曙区作协理事。

王海燕的作品形式多样,无一例外地扎根于现实土壤,对现实生活第一时间做出自己独有的反应。她的文章或给人以美的享受,或予人深深的启迪,或充满浓浓的人文关怀。如采风作品《大山深处的风景》描写朴实的山乡女民警和村民之间的鱼水深情。

她认为文学作品是艺术品,越少遗憾越好,于是她抱着这种高度负责的态度,文字总是修改五、六次才拿出来。作家胡泊这样评论她:“真实、率直,不矫情,反省自己不惮用严厉的字眼,面对他人,又热情似火,不惜用最好的语句。”

王海燕常觉得当警察和当作家有许多共同之道。“人民警察为人民,笔墨则益天下,都可以大道为民。”她头顶着人文的星空,心里装着对人民的爱,脚踏实地地履行着从警誓言,编织文学的梦想,她将书写更多的警营暖语。

相关阅读
王海燕专利王海燕专利 海信冰箱科普大使:王海燕 美女预研家

王海燕,博士,海信冰箱预研工程师。她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也是海信冰箱技术部公认的美女预研家。这一次,她担当起了海信冰箱科普大使的重任。“预研工程师的工作和预言家还真有点像。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是通过预测未来技术的发展方向。

王海燕前夫袁金华王海燕前夫袁金华 壕 王海燕与前夫袁金华离婚成就24亿身价

三一集团四大创始人之一,现任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三一集团董事、三一巴西有限公司董事长。历任三一重机董事长、三一经营计划总部总监等。袁金华先生1959年4月出生,大学本科文化程度,中欧EMBA在读。袁金华先生1978年2月(77级)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学习。

张嘉译老婆王海燕张嘉译老婆王海燕 张嘉译大器晚成 和老婆王海燕合照真幸福

张嘉译,男,1970年出生于陕西西安,今年47岁了。张嘉译从小就展现出了表演的天赋,学习也从来没有落下,高考的时候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的表演系,在大学期间做过演出和表演,那时候毕业是分配工作的。

王海燕去世王海燕去世 省教育厅厅长王海燕一行来校检查开学工作

3月1日上午,甘肃省教育厅厅长王海燕一行赴兰州大学盘旋路校区视察学校开学工作。校党委副书记曹爱辉一同视察。王海燕详细了解了学校本部食堂的基本运营、设施安全、食品安全、卫生评级以及后堂工作情况。她表示,食品及食堂设施安全至关重要。

长子上党鼓书王海燕长子上党鼓书王海燕 重庆市潼南县田家镇佛镇村支部书记王海燕

如今,潼南县田家镇佛镇村的荒山绿了。在茂密的山林间套种的药材面积逐年扩大,成为当地群众增收致富的新希望。当家人王海燕筹划走公司 基地 农户之路,将林下下绿色经济做大做强。 2006年,当时在重庆市区有一份稳定工作的王海燕。

推荐阅读
王海燕医生王海燕医生来自哪个医院?
王海燕王志飞离婚王海燕王志飞离婚 王海燕:做好老百姓的致富带头人
攻城掠地私服攻城掠地私服真的好玩吗?
邵逸夫资产邵逸夫资产 邵逸夫的107生命正道:时间资产最贵重
杨阳洋的爸爸杨阳洋的爸爸叫什么?杨阳洋双胞胎妹妹照片
欧盟护照去美国免签吗欧盟护照去美国免签吗 欧盟护照优势 主要体现在什么方面!
音乐版权问题【音乐版权问题】网易云音乐版权问题再现 内容把控成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