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濂的书法太难看 陈振濂 | 没有不“做”的书法

2019-01-29 - 陈振濂

许多书法家在撰文或叙述心理时,都认定一个“自然”。认为凡按习惯随手书写者即为“自然”,而稍事经营者即为“做”。

其实,书法之“字”是在训练中养成的,而不是天生的。相对于儿童的涂鸦,训练书法,笔法的藏头护尾,中锋用笔,本身即是在“做”。任何艺术只要有“术”的界定,即必然是“做”的结果。故尔从这个角度上看:只要是艺术,没有绝对自然的东西。

陈振濂的书法太难看 陈振濂 | 没有不“做”的书法
陈振濂的书法太难看 陈振濂 | 没有不“做”的书法

“作”品“作品”,即是“作”(做)出来的成品。世上哪有不“做”而成艺术品的?无非是做的程度不一样而已。有些作品水平不高,做的痕迹太明显;有的却“做”得十分自然。至于在效果上的“做”,有一部分是作品本身的缺陷,即我们通常所说的审美意义上的“做作”。另一部分则是我们不习惯看它。但审美习惯是可以改变的;宋元明人看魏碑也不习惯;到清代阮元、包世臣就奉为经典了。

陈振濂的书法太难看 陈振濂 | 没有不“做”的书法
陈振濂的书法太难看 陈振濂 | 没有不“做”的书法

“做”本身不是问题,但我们的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现在一般不被重视的;就是它要有一个“主题”,所有的“做”,都必须围绕一个构思与思想的。这是古典型书法所不具备的。

外界对学院派书法的理解是拼贴,但我们不想辩解,也不值得辩解——如果只看到“拼题”的表象而看不到“主题”的实质,理解的层次太低了。那么先别忙着辩论,先学着深入了解一下学院派,取得发言的资格,再来发表意见如何?

陈振濂的书法太难看 陈振濂 | 没有不“做”的书法
陈振濂的书法太难看 陈振濂 | 没有不“做”的书法

我们也可以像一般的做法,抄一首唐诗,就像于右任、沈尹默的做法。但我认为:这是过去一代人的做法。今天时代变了。要有新的开拓。在书法里,笔墨线条本来是抽象的,我们希望在一定程度上使它指向具体。而这种具体是在做“加法”,笔墨本身并没有丧失。你看每一件学院派书法。笔墨功夫比古典派逊色吗?我想许多学院派书法作品的技术指标,古典派书法家未必能胜任。至于“做”更是在其次了。

陈振濂的书法太难看 陈振濂 | 没有不“做”的书法

从本质上讲,一切艺术都是“非自然”的。“自然”是指审美境界而言,而不是指创作过程而言。只要是艺术,有技“术”的要求,在过程上必然是“非自然”即是“做”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
陈振濂写的难看陈振濂写的难看 如何评价陈振濂先生与他引领的“学院派书法”?

陈振濂,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文联副主席、浙江省文联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学术委员会主任、西泠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专攻书画篆刻研究,同时以创作、理论、教育三方面的开创性成果享誉当代。

陈振濂书法作品欣赏陈振濂书法作品欣赏 《陈振濂的书法史学课》再版前言

书法史和史学,作为一个专门的大学基本课程来实施,还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改革开放以前的60年代,浙江美术学院招收书法本科生,本来在陆维钊先生的计划中,是有书法史课的,讲古代的书法作品和书家。而对于书法理论。

陈振濂的学生陈振濂的学生 你认为陈振濂的书法怎么样?

陈振濂曾经师从陆维钊、沙孟海、诸乐三,获书法学硕士学位。曾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 从陈振濂先生的履历来看,他的职位很多,在书法界也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的。出版了很多的书法专著,因为他的诸多书法理论。

陈振濂滚出书法界陈振濂滚出书法界 书法界的“思想者”:陈振濂

与2015年专场拍卖的盛世国学(一)相呼应2016年,陈振濂推出中国经典古籍收藏系列,不取知识性的国学基本框架和学科内容配置,而是立足于提示古籍经典作为国学入口的重要价值从目录学、书志学、版本学、校勘学角度乃至古籍收藏、印刷、出版史。

陈振濂书法多少一平尺陈振濂书法多少一平尺 陈振濂:喝到书法研究生教育的“第一口水”

张远帆的“班友”陈振濂1979年入学时只有23岁,在同期入学的研究生中是年龄最小的一位。“我们喝到了书法研究生教育的‘第一口水’,对我这一生都有深远的影响。进美院之前对于书法主要是兴趣爱好,但进入美院之后。

推荐阅读
陈振濂开讲啦陈振濂开讲啦 开讲啦陈振濂演讲稿
陈振濂开讲啦心得体会陈振濂开讲啦心得体会 开讲啦陈振濂观后感500字
救心菜格优质救心菜格优质 这种菜被称为“救心菜” 解毒降脂 比鸡蛋营养高10倍
修杰楷出轨修杰楷出轨 贾静雯修杰楷假恩爱? 咘咘的举动早已说明一切
徐昂焦俊艳徐昂焦俊艳是情侣吗 徐昂资料介绍
王海珍结婚王海珍结婚 独家:王海珍低调结婚产子 宝宝健康生活幸福
生命觉者梁冬对话全集生命觉者梁冬对话全集 “立刻说”携手梁冬教你如何管理生命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