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白银高承勇 白银案心理分析报告:高承勇属强自卑型性格

2018-09-17 - 高承勇

因此我希望能够提供一份粗略的、不以“专业”规范来写的心理分析报告,对高承勇心理上到底是什么人进行一些分析和还原,以供大家参考和批评。

由于无法进行近距离的心理观察,也不可能从头到尾梳理高承勇的人生轨迹,我进行心理分析的信息只能来源于媒体公开的报道。它存在一些困难,但从信息量及其价值来说,只要找准心理规律,分析没有太多障碍。

甘肃白银高承勇 白银案心理分析报告:高承勇属强自卑型性格
甘肃白银高承勇 白银案心理分析报告:高承勇属强自卑型性格

高承勇心理上是什么人?

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场景:

2016年8月26日,在白银工业学校的小卖部里,高承勇被抓获。此前他曾试图逃跑,但终被押进警车。这一天,已经等了28年。

警察问: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

高承勇说:我知道,因为我杀人了。

而被抓的那天晚上,高承勇试图自杀,他的头重重地磕在审讯椅的凸起处,缝了三针。自杀不成后,他迅速地平静下来,坦承命案的所有细节,他记得每一起案子的所有细节,甚至几点几分。而当他说这些时,脸上是麻木般的平静,有人问他,对那么多死者和家属,你没有任何歉意吗?他面无表情地摇头,唯一流露出感情的,是他提起两个儿子,“我这事儿,孩子不会受影响吧?”

好,对于心理分析来说,信息量其实已经够大了。我们问一个问题,为什么高承勇在警察问为什么抓他时,一点也不装傻充愣,就这么痛快地承认了?

一般这种情况,犯罪嫌疑人会有三个心理动机。其一,作案后一直在恐惧中煎熬,不知道哪一天被抓,惶惶不可终日,他们虽然害怕被抓,但这种恐惧中的煎熬更让他们在心理上无法生存下去,因此在骨子里,其实渴望被抓住,以解脱这种痛苦。

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就是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因此他们一定最能记得起警察为什么抓自己,也会非常痛快地承认。高承勇看上去符合这个特征,但并不属于这种情况,他在多年的生活中并没有惶惶不可终日。而且,属于这种情况的嫌犯,“心理素质”(我们已经指出,这是一个极具误导性的用词,导向是很危险的)并不强,但高承勇却极为冷血,极为平静。

第二个动机,是犯罪嫌疑人其实心理非常脆弱,很怕警察,所以一被抓住,在心理上不敢有任何反抗。这种情况下,犯罪嫌疑人所作的案,都不是什么很凶残的刑事案件,高承勇当然跟这种情况完全不同。

第三个动机,是犯罪嫌疑人在作案后,和警方、社会有一个心理上的博弈(这类人在作案前就自恃有一定智商且因受挫而仇恨社会),作案的成功让他有藐视警方、社会的心理优势,如果警察没有迅速抓到他,在心理上摧毁他的优势,他就会在心理博弈之外,和警方、社会有一个智力上的博弈。

他潜伏在黑暗中,看着所有人在忙活却不知道他是谁,躲在哪里,会有一种智商很高和心理上藐视所有人的极大快感。无论时间过去了多久,只要还没有抓到他,他的这种快感会一直存在。

而当他终于被抓到时,智力优势和心理优势都会被摧毁,他已经输了,狡辩、负隅顽抗不仅没有意思,反而暴露出他的脆弱,这种脆弱是他不能接受或承认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犯罪嫌疑人会非常清楚他是什么原因被抓住(因为一直存在博弈,他一直记得),且会痛快地承认(痛快地承认也是表明自己心理上有力量,并不脆弱)。高承勇就是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