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我的老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2019-03-22 - 晋美彭措

我这辈子最感恩、最有感情的,就是我的老师。  

我的老师2004年圆寂,今天刚好是九周年,我们学院正在开纪念他的法会。我依止我的老师近20年,从1985年开始,到2004年老师圆寂之间。就目前传递知识的体制来看,一个学生以这种方式——花尽可能长的时间来依止他的老师,可能并不多见。而在依止过程中,我从我的老师那里不仅学到了知识,也发现了难以想象的超胜功德与成就。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我的老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我的老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我的老师是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他是举世公认的、全球性的精神导师,就是从整个佛教历史看,也是具有代表性的著名佛学家,具有极高修证的成就者。他的离世,对文化界、宗教界,都是一个巨大损失。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我的老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我的老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我知道,从诸位对哲学思想的认识,以及我对因明训练的了解分析,如果我不够理性,仅仅因为感情的原因,说一些不尽合理甚至过分的赞叹,是不恰当的。所以我想就我所了解的,在老师的诸多功德中,介绍两点与大家分享。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我的老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我的老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第一,传法不辍。自11岁开始,我的老师便开始传法了,也就是讲授佛教的课程。  

我的老师自小智慧超群,这也是他的老师让他在寺院讲课的原因。11岁这个年龄,一般的孩子小学还没毕业,但他已经开始讲法了。从那时候起,一直到72岁之间,我的老师从未中断过讲经说法。即使在一些混乱的年月里,他也是带着弟子们,躲在森林的山洞里听着枪声讲法。有时子弹就掉落在他们的洞顶上。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我的老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60岁时,我的老师生了白内障,看不清字。当时我跟随他去印度,那里的寺院请求他讲法。他让人把每天要讲的课的原文(论典的颂词或长行文)用录音机录好,讲课时放一段,他给学生们解释一段。那是1990年。此后一直到圆寂之前的十几年时间里,都是用这种方式讲课。  

我想你们做教育工作的人,都要有这种精神。我听说有的教授五十来岁就想退休,“我老了,该休息了。”其实你不老,按《黄帝内经》的说法,六十岁是人生新的开始。所以,六七十岁将是你的辉煌岁月,只要你还怀抱着深藏于内心的使命感,就可以为社会做出很大的贡献。  

我佩服我的老师,他眼睛看不到了还是天天讲课,在学院、在藏地、在世界各地,到哪儿都要为人讲法。他讲了一辈子的法,可以说,六十多年从未中断过。我相信,如果他不圆寂的话,还会继续讲下去。  

还有一点,是他的成就相。讲法不辍我们可以学习,甚至做到一些,但这种成就相很神奇,我们无法企及。

我相信科学,读师范时就学过唯物论,懂辩证法;也相信佛教的理性思辨,因为在学习佛法过程中,接触最多的就是因明推理,可以说,我所学到的一切让我变得相当理性。然而,有些事情——我在我老师身上亲眼看到的有些现象,让我不得不信服,他有着非同一般的成就。  

那是1989年,我们跟着老师一起去朝山。就在一块平平的石头上,当老师的脚踩下去时,石头上留下了一个很深的脚印。在场许多堪布都看到了,我也看到了:前面没有脚印,老师踩过,才出现了脚印。  

但我不迷信。我学过唯物论呀,出家后又学过因明,“脚踩在石头上留下了脚印”,这怎么可能?就算亲眼看到,我还是不能相信。我的分别念比你们重。  

晚上回到住处,我悄悄偷出上师的鞋子,量好尺寸,长多少、宽多少,连鞋底的纹路都记得一清二楚。  

第二天上路前,我找个借口离开队伍,爬了一个多小时山路,来到昨天的那块石头前。在量过脚印的长宽后,我又仔细对比着脚印上的纹路和我昨天的记录,结果全都吻合。没办法,我不得不相信。应该说,我完全被折服了。  

那个脚印今天还在。  

说到成就相,藏地还有很多。前几年新龙有一位虹身成就者,他圆寂后没留下一片指甲、一根头发,整个身体都化成了光。这是我们学院一位堪布亲自采访后证实的。  

他还证实了五几年发生的一件“不舍肉身前往清净刹土”的事件。那天,才旺仁增喇嘛在被带往批斗会的路上,从马背上飞入虚空,之后消失不见。带他去的人全都看到了,但谁也不敢说,只说死在路上,埋了。不过事情还是传了下来。那位堪布去青海采访,找到一两个当时还健在的目击证人,听他们讲述了亲眼所见的整个过程。他们也觉得神奇,但又不得不承认确实发生了。这些资料在网上都有。  

在这个世间,神奇的现象和神秘的知识很多,我想你们和我一样,不会全信,但不必全都否定。  

可能受“唯物论”影响,很多同学不论学理学文,一听到类似事情就排斥,其实这不见得理性。有个知识分子说自己身上有附体,他相信,因为感受到了,但旁边的人都不信。他们否定他的感受,凭的就是唯物论的认识,认为除了人以外,不可能有所谓的鬼神。  

其实是有的。有人也确实感受到了干扰,心态变得明显不同。这是真的,佛教也有解释。如果人们能超越旧有认识,从现实出发,很容易发现某些理论的局限性。  

回到意识问题上。我想我的老师通过他的修行和实践,从我们可以了解的层面看,不论智慧、悲心还是力量,他和一般世间人的意识状态确实是完全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