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妈蔡美儿悲剧】虎妈蔡美儿:民主和自由市场为何难以共存?

2019-10-28 - 蔡美儿

【即使不认识蔡美儿,你也一定知道"虎妈"。因育儿经验引发的巨大争议,遮挡了她在学术界的成就——耶鲁大学终身教授。最近再版的《起火的世界》正是其代表作之一。该书可以追溯到其富豪姑妈莉安娜的惨死。她对蔡美儿关怀备至,但对佣人相当苛刻,后来死于非命,凶手是司机和两个女佣,动机并不是谋财,而是报复。

【虎妈蔡美儿悲剧】虎妈蔡美儿:民主和自由市场为何难以共存?
【虎妈蔡美儿悲剧】虎妈蔡美儿:民主和自由市场为何难以共存?

姑妈的悲剧促使蔡美儿反思其中的深层社会问题。蔡美儿发现,主导市场的少数族群的存在,令民主和自由市场很难和平共存。在很多地区,社会财富高度集中在某个少数族裔,例如菲律宾华裔手中。这与政治的民主化存在着深层的冲突,这种对抗的表现可能是反市场的、可能是反民主的,甚至可能是种族灭绝性质的。

【虎妈蔡美儿悲剧】虎妈蔡美儿:民主和自由市场为何难以共存?
【虎妈蔡美儿悲剧】虎妈蔡美儿:民主和自由市场为何难以共存?

从本书出版到今天,已经11年了,愈演愈烈的反美冲突、中东乱局……似乎都印证了这本书的预见性。

本文为《起火的世界》中译本再版作者自序。】

"虎妈"蔡美儿曾在杜克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及斯坦福大学任教,现任耶鲁大学法学院终身教授。

【虎妈蔡美儿悲剧】虎妈蔡美儿:民主和自由市场为何难以共存?
【虎妈蔡美儿悲剧】虎妈蔡美儿:民主和自由市场为何难以共存?

自《起火的世界》于2003年首次出版后,世界各地的惊人发展都一再地印证着本书的论点:主导市场的少数族群(market-dominant minority)的存在,令民主和自由市场很难和平共存。从东南亚到非洲再到中东,我们几乎在全球每个地方都能看到这一动力的推演。

【虎妈蔡美儿悲剧】虎妈蔡美儿:民主和自由市场为何难以共存?

以缅甸为例,它近期的发展便几乎完全契合《起火的世界》的立论。正如本书第一章所述,缅甸军政府1990年代开始实行市场导向的政策,致使财富明显地集中到全国人口中仅占极少数的华人手中,同时也致使针对华人的怨恨情绪在相对贫穷的缅甸多数人中愈演愈烈,而军政府与华裔富豪之间众所周知的腐败勾结又给这种怨恨情绪火上浇油。在缅甸人眼中,那些腰缠万贯的华裔阔佬是外来的掠夺者,他们完全无视缅甸人民的福祉。

 《起火的世界》【美】蔡美儿  著 刘怀昭  译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14·北京

过去这十年来,缅甸人对主导市场的华人少数族群的积怨有增无减。2011年,一名缅甸记者曾就"针对华人的种族仇恨"问题采访了一些缅甸人,他得到的回应包括:

我们要想一想,为什么华人把我们的地方变成殖民地。很可能是(华人)在生意场上擅于操纵别人……华人阔佬往往举止粗鄙。

人们为外来者涌入我们的城市而感到不快。过去曾有(华人)在歌厅里殴打缅甸人。他们有钱,开好车。有些华人做坏事有一套,论责任心却一点没有。他们来到我们国家,买我们的原材料,但他们不讲本地话,其中一些人还非常粗鲁。

早前,有个缅甸人打了一个华人,结果被判监六个月。出事那天,警察举着防暴盾牌,保护那五名华人撤到安全地带。这说明华人有靠山。我们对此感到不满。如果有缅甸人冒犯了华人,受伤和被警察抓走的肯定是缅甸人。我觉得这里很多人都恨华人。在曼德勒,华人买了市区的房子,搞得很多缅甸人不得不搬到城外去住。

从2010年开始,缅甸朝政治解放与民主化的方向迈出了令人瞩目的步伐。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被解除软禁,并获准参选(并将被选入)国会议员。2011年,缅甸的新任总统吴登盛放松了该国的新闻审查。正如一家餐馆形容的,"现在(缅甸人民的)声音可以听得到了。"2012年,缅甸最大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NLD)恢复了合法地位。

与《起火的世界》一书的论点相当吻合的是,缅甸最近的民主化进程令其长期压抑的反中与反华情绪都得以发泄,并在缅甸多数族群支持下出现了一场针对华人少数族群的经济抵制。2011年,新当选的吴登盛政府回应公众的反对声音,叫停了中国投资36亿美元的密松水坝项目。

缅甸的外交辞令是:"现政府鉴于‘阿拉伯之春’的教训,要谨防缅甸也出现类似的风波。"类似因民众示威而搁置的项目还包括一个中国的铁矿和一条数十亿美元投资的铁路。在日渐高涨的反华情绪和泛滥的种族冲突之中,一些缅甸运动组织已要求中国就现有的对缅投资重新进行磋商。

类似现象也发生在马来西亚。最近一次选举中反华情绪重燃,马来人指责"中国海啸"导致选举出现"两极化"(马来西亚华裔少数族群压倒性地对执政党投反对票)。尽管马来西亚最近几年经济稳定增长,但在这个国家里,据说主导市场的华裔少数族群比马来人挣的钱多出四成,并且这个国家的大企业仍继续掌握在华人手中。

2013年,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违背了他2010年的承诺,没有如期削减给马来人的配给,而这一配给一直被华裔视为不平等和压制性的经济政策。

不仅如此,令马来西亚华人和印度人社区感到愤怒的是,纳吉布反而施行了更加优先"刺激"马来西亚多数族群的附加措施。正如《起火的世界》曾经预见的那样,最近实行的这些政策驱使很多高学历的马来西亚华人离开了这个国家。确实,据世界银行估计,目前大约有上百万的马来西亚"精英人才"(绝大多数是华裔)到国外生活,主要原因是他们认为政府采取了歧视性的、反市场的政策。

同一时间,华人在非洲也崭露头角,成为那里主导市场的少数新贵。在过去十年间,非洲的华人已经从原来的10万人激增到超过100万人。也恰如《起火的世界》所预见的,华人财富的明显日益增长——这往往被看作他们对当地人的轻视——已经引起当地相对贫困的非洲多数族群的深深怨憎,随之引发的暴力事件时有发生。

例如在赞比亚,中国投资的谦比希(Chambishi)铜矿2005年发生了一次爆炸,造成50名赞比亚矿工死亡,由于赞比亚政府在事件发生后仍允许该矿继续运营,对华人的积怨于是转化为民愤。

2010年,中资的科兰(Collum)煤矿发生两名华人经理射杀13名赞比亚矿工事件后,政府对这两名华人免于刑事起诉,同样再次激起民愤。

遵循这一业已熟悉的模式,2011年,萨塔(Michael Sata)竞选总统时迎合反华情绪,提出"赞比亚是赞比亚人的"这一竞选口号,并成功当选。萨塔当局随后取缔了科兰煤矿的开采许可,同时指控前政府与中国进行腐败交易,并为此启动了刑事追究程序。

普遍的反华情绪也在其他几个非洲国家出现。过去几年里,莱索托出现了针对华人的抢劫、诋毁性的电台广播节目及政治辩论。在博茨瓦纳,华人在事业上的蒸蒸日上导致该当局于2009年提出立法,禁止华人再涉足服装贸易。

到了2013年,该国总统伊恩·卡马更明令减少华人参与政府项目。2009年,安哥拉的华人商会公布了针对华人业者的暴力事件,数据显示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两到三起。据报道,这些暴力是源于"华人公然在逐步接管"首都卢安达的各项事业。

当然,在当今世界上的少数族群中,非洲与东南亚的华裔族群绝不是其中唯一受到多数族群威胁的。相反,类似的境况几乎在各大洲每个地方都有上演,在中东尤其如此。

与那些坚持认为"市场与民主总是手牵手肩并肩"的人所说的相反,"阿拉伯之春"这一肇始于埃及的事件再次显示,群众运动可以是反市场的,并可能引发宗教原教旨主义、对妇女权益的侵犯以及暴力等问题。同时,在如今正陷于血腥内战中的叙利亚,占72%人口的相对贫穷的逊尼多数派,长期以来对以阿萨德家族为首的阿拉维少数派统治深恶痛绝,而阿萨德家族的私人财产据称有十亿美元之巨,控制着国家的大部分财富。

今天,《起火的世界》一书所揭示的基本原理仍如2003年问世时那样真确。任何国家在寻求市场经济时,都必须设法分散财富,而不能让它集中在少数精英手上。否则多数人的强烈积怨就会无可避免地爆发,就会对抗市场改革、反抗改革中时常出现的腐败,进而反对市场中致富的有钱有势的少数群体,因为他们将多数人远远甩在身后而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