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岛狐妖小红娘 杭州白马湖夏天岛工作室 现场见闻令人吃惊

2018-11-20 - 夏天岛

    淡黄外墙的小楼就是曾经温馨快乐的夏天岛

    四天前,《长歌行》作者、著名漫画家夏达发表长微博,表示要结束与姚非拉(夏天岛CEO)的10年合作。这几天来,该事件还在网上继续发酵,那么,处在风口浪尖的夏天岛近况如何呢?

夏天岛狐妖小红娘 杭州白马湖夏天岛工作室 现场见闻令人吃惊
夏天岛狐妖小红娘 杭州白马湖夏天岛工作室 现场见闻令人吃惊

    昨天,记者来到位于杭州滨江白马湖的夏天岛工作室,愕然发现,这个中国漫画梦之队的培育地,如今一片狼藉!

    “岛”上的画家、编剧和工作人员,已在挖掘机的陪伴下度过了大半年。虽然大家都还在继续日常的工作,但最近的事件让他们愈发焦虑,感觉“风雨飘摇”。

夏天岛狐妖小红娘 杭州白马湖夏天岛工作室 现场见闻令人吃惊
夏天岛狐妖小红娘 杭州白马湖夏天岛工作室 现场见闻令人吃惊

    昨天下午,中国国际动漫节节展办的领导去看望了岛上的画家们,有些小作者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哭了:“我们现在最希望能找到姚非拉老师,跟他好好谈谈。”

    夏天岛面目全非

    漫画作者想见姚非拉

    昨天的夏天岛,宛如一座孤岛,身陷一片废墟之中。内部环境也不乐观:白墙上污渍斑斑,好多地方掉灰了;地板也脱漆了,露出下面难看的水泥地……

夏天岛狐妖小红娘 杭州白马湖夏天岛工作室 现场见闻令人吃惊
夏天岛狐妖小红娘 杭州白马湖夏天岛工作室 现场见闻令人吃惊

    而仅仅一年半前,记者在这里还采访过夏达,当时“岛”上还挺惬意的,小庭院里种着花草,桌椅书架都整整齐齐,还有乒乓球桌供大家娱乐。

    “这样的状况已经大半年啦。”夏天岛的漫画家沮丧地说,“每当外头的挖掘机开动的时候,我们的房子就会摇,画画久了会头晕。”

夏天岛狐妖小红娘 杭州白马湖夏天岛工作室 现场见闻令人吃惊

    “只要是有条件的作者,都已经不在工作室画画了。”《狐妖小红娘》的作者小新告诉记者。

    然而,恶劣的生活环境并不是他们最介意的,让大家恐慌的是,在最近这些风口浪尖的日子里,夏天岛负责人姚非拉居然音讯全无,除了一位编辑曾收到他“暂时稳定军心”的短信,其他人都联系不上他。

    “马上过年了,如果老大不回来,下个月的连载稿费就拿不到了。有一个作者连回家买火车票的钱都是借的。”一位编辑说。

    “其实我们对这里都是有感情的,大家有共同的梦想。”小新说,“没有人希望夏天岛解散。”

    小新表示,现在签约作者们都希望能和姚非拉老师好好谈谈。“我在年初就想私下找姚老师谈,但没有任何回音,最后不得已用微博的形式发文。”

    在夏达的长微博里曾经提到,之所以忍无可忍发微博,部分原因是看到“新作者们纷纷被要求签下更苛刻的补充协议”。这份最新版的“作者确认函”很快就在网络上曝光。

    协议条款对作者极度不利

    律师提醒签约务必谨慎

    昨天,一位签下这份最新版“作者确认函”协议的作者告诉记者,因为“被告知假如不签,新作品即使之前已与平台谈妥,公司也不会允许作品上线连载,而无法连载就意味着没有收入,花心血打造的作品也被雪藏……”

    根据网上曝光的“作者确认函”,记者咨询了杭州李慧律师团队的律师李慧。

    李慧表示,除了第七条限制作者言行的条款存在对作者人身自由的限制以外,其他条款并未违反法律规定,符合《著作权法》的规定。但是,作者处于极度不利的地位。

    “在我国,作者依法享有的著作权包括十七项。其中前四项(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为著作人身权。后十三项(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等)为著作财产权。著作财产权是可以转让他人,并获得报酬的,而著作人身权是不能转让的。”

    而在夏天岛的作者确认函上,所有能够给作者带来收入的著作财产权,都转让给了夏天岛,作者只保留了著作人身权。不仅如此,任何第三方的合作和商业活动,夏天岛都“无需向作者支付任何费用”。

    律师表示,“著作权的让度依合同而定,如果存在协议,就不能说是一种侵权行为。”所以,合约是具有法律效应的,签约时务必谨慎。

    关于夏天岛的风波,中国国际动漫节节展办负责人表示,杭州市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将通过杭州动漫游戏协会,拟成立一个法务咨询律师团,为漫画作者提供一些法律咨询的服务,以规范市场。本报记者 郑琳 实习生 王磊俐

    夏天岛遇上的,是发展的问题

    夏达和夏天岛之间的问题,是发展的问题。

    毫无疑问,夏天岛这十年是发展了,就算内部闹得再天翻地覆,作为国内漫画界的一个品牌,它是成功的,夏达以及其他漫画家这些年的收入,也是提高的,而离开岛的漫画家,不是因为没有得到发展,而是发展受到了制约。

    当我的眼睛扫过相关新闻里诸如“合同”之类的文字,我意识到,这次的纠纷,说到底是经济上的纠纷,但不是简单的分账不匀,而是无论姚非拉抑或猪乐桃、夏达,都没有意识到,有朝一日他们会面临除了创作以外的问题,这个问题说大了叫“发展”,说小了就叫“公司化运作”。

    我觉得,不能以漫画家们表现出来的情绪,就认定姚非拉是个坏人。想当年,大家都是画画的,志同道合,只不过,多年以后,姚非拉的角色要从一个画画的人,转到一个做生意的人。

    无论是画画,或是做生意,都是一项专业技能,是要学习、磨炼的,夏达们这些年来在画画上不断磨炼,我觉得,其程度,一定是超过了姚非拉在做经营这件事上的磨炼。我注意到,姚非拉经常用一句“你们不懂”来回应旗下画家们的质疑,这里面,也许真有他们不懂的部分,也有姚老板自己没弄懂的部分:做好与员工的沟通,也是企业主的功课之一。

    他们之间相互的不理解,就在这里。

    发展的问题,不光是怎么发展的问题,还有发展以后怎么办的问题。

    动漫产业是杭州市重点扶持的产业之一,夏天岛事件再怎么难看,至少说明一点:杭州的动漫产业,是发展了。

    发展以后怎么办?如何让动漫企业从“画画”转为“经营画画”?需不需要在这个行业中,培训一批专门的、又懂画画又懂经营管理的人才?

    摆在夏天岛面前的问题,也摆在杭州市面前,更摆在整个中国文化产业的面前。方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