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伟资料 李大伟:一吃就胖

2019-04-12

骨质增生,不是吃出来的,而是磨损过度。吃得再多,骨头不会增加;吃得再少,骨头也不会减轻,骨密度可能流失,骨头分量依然故我。

骨头很有点君子之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四季守恒,所以常常用来形容品质。面对权贵而不媚:硬骨头!面对富贵而不涎:有气节!节乃竹节。

李大伟资料 李大伟:一吃就胖
李大伟资料 李大伟:一吃就胖

肉则相反,一副贱相,还不如“易涨易退山溪水,易反易复小人心”呢,一旦沾身,只增难减。

十五岁长骨,二十五岁长肉,三十五岁长膘,过了五十,肚腩凸出来了,走起路来,从此摆呀摆(苏北话念,更传神),生活习性也因之而变:原来弯腰系鞋带,渐渐坐着系鞋带,终于讨厌系带鞋,偏爱“一脚蹬”了,因为肚腩横搁于脐上、胸下,蹲得下、弯不下,有的老板最大的后悔,就是把自己的肚子搞大。

李大伟资料 李大伟:一吃就胖
李大伟资料 李大伟:一吃就胖

从此各种警告,风驰电掣,扑面而来,糖尿病、高血脂之类陌生名词作为节目预告,开始频频出现,萦绕耳边,频率胜过枕边风。还有个特征:所有的预告都是警告,所有的警告近似恐吓,所有的恐吓都举着敌敌畏商标。

李大伟资料 李大伟:一吃就胖
李大伟资料 李大伟:一吃就胖

一跺脚:减肥。

首先晚上不应酬。这是“坏朋友”的行为。坏,动词,相当于断六亲的断。我的属相:狗尾猪头,我的朋友自然酒肉朋友多。酒肉朋友应该重新诠释。妻妾成群的过去,陪谁睡很关键;吃喝不愁的今天,陪谁喝很关键。今天,谁来比谁请更关键。

李大伟资料 李大伟:一吃就胖

寸金难买寸光阴,浪费自己时间,陪侬说笑话,陪侬解厌气,还要陪侬吃,吃下排泄不了的油腻,堆积高血糖、高血脂的风险。还陪你喝酒,不断硬化自己的肝,还有自己毛细血管,使之塑化变脆,猝死的风险随之推高。陪侬吃饭喝酒,相当于冒着枪林弹雨、冲锋陷阵,就是不断积累中风的风险,结局很凶险:要么一了百了,要么没完没了。今天,酒肉宴不亚于鸿门宴,酒肉朋友不亚于刎颈之交,酒肉两字是试金石。

为了减肥,请客改喝茶了,清水晃荡,从此酒肉朋友变和尚。家里也坚壁清野,不许零食进门,全家陪绑做居士。

对于减肥,我是下了狠心与血本。买了踏秤,磅猪猡的地磅一样,放在厕所里,每天起床,大小前后,排空一切,哪怕冬天,脱罩衫、棉衣、内裤,直至短裤,比冬泳扒得还干净:一丝不挂,像只冻鸡,然后过磅秤,精确到净重,不是毛重。

同时,“早上皮包水”,都说茶是刮油水的;“晚上水包皮”:在家建一木笼——汗蒸房,蒸鱼一样蒸自己;还有“皮搭皮”:大力士按摩,像揉面一样反来侧去,差点举起来凌空抛甩,像做拉面。后来才知道,茶里的茶碱,理论上刮油,实践中微乎其微,相当于“掸灰、豁痒嘻嘻”,不长膘而已。

汗蒸失去的只是水分,不是膘;大力士按摩,可以压断脊梁,挤不掉膘。减肥,首先戒荤,但戒荤最明显的效果:上午九点后开始犯困,晚上十点打瞌睡。这就叫副作用。

至于聚焦打击的膘,一则苏北话的视频段子精辟到位:“这个世界上最忠心滴是什尼?是膘!我滴亲妈哎,怎么甩亦甩不掉。”膘,念得特别重,充满了苦大仇深又无可奈何。

我从85公斤,跌至80公斤,再也下不去了。刚要跌穿80公斤,必有一档怎么也推不掉的宴请。想想都恐惧:一碟一筷,十个碟子就是十筷子,请客点菜,一人一个菜,一桌往往十五六位,就是十五六筷,该多大的量!都沾满了油脂。饭店烹饪,素菜荤炒,还有酒,粮食液化,餐后一肚子“五粮液”裹鱼肉,等于一包肉馄饨。回到家不敢睡,在河边来回走,路过的电动车主们纷纷侧脸,以为我想不通呢。一周的武功废了!

上了酒桌,等于上了贼船,酒气熏人,菜色诱人,不吃吧,久旱逢甘霖,实在太诱人了;吃吧,实在太后怕,弘一法师的字幅就在眼前晃动:“悲欣交集”!一到桌上,好比暗室里光棍面晤裸女,干柴点燃烈火,烈火燃烧金刚,灵与肉的煎熬。减肥,属于反人类的行为!

作为人,我属于“等外品”:一吃就胖。一顿饭局,小肚下垂,一连三天饭局,肚子从胸口凸出。我对朋友总是摇头:“如果作为猪的话,我是优良品种,吃得少,长得快。”减肥,就我而言特别辛苦。但也有进步,现在肉改鱼了,不饱和脂肪替代饱和脂肪,但,分量还是没有减下来,还像条胖头鱼,因为吃的还是脂肪。(李大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