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反义词查询 恶的反义词不是善也不是爱那是什么?

2019-07-14 - 反义词

后知后觉地刷完号称今年最好的华语剧《我们与恶的距离》,讲精神疾患与司法,也讲新闻从业生态,两样都是我感兴趣的题材。

台湾电视剧接触不多,包括琼瑶流星花园F4啥的,都没看过。这次算正经第一次看台湾电视剧,第一感受是拍得有静气,冲突和张力都很足的题材,但并不大喊大叫,特别是贾静雯,越是情绪惊涛拍岸,越是声音平抑,她的表演让人尊重。

在线反义词查询 恶的反义词不是善也不是爱那是什么?
在线反义词查询 恶的反义词不是善也不是爱那是什么?

1.谁是贾静雯啊

10多年前,我知道贾静雯的名字,是因为狗血新闻,从传闻到实质婚变,跨洋争女儿,婚内不堪,暧昧短信曝光,整版整版被扒,比黄毅清黄奕撕得还前辈,甚至连世界上最好丈夫和爸爸黄小厨黄磊都给牵连进去了。

在线反义词查询 恶的反义词不是善也不是爱那是什么?
在线反义词查询 恶的反义词不是善也不是爱那是什么?

后来贾静雯重整江山已后生,生一个怀一个,加上前面的被当离婚武器的梧桐妹,好大一家子,用幸福洗白之前的江湖丑闻,彻底翻篇过去,让生活自己去结算,整个人线条柔和很多。不是说生多了就是幸福了,而是你有了幸福的能力,那样才好去生孩子。

在线反义词查询 恶的反义词不是善也不是爱那是什么?
在线反义词查询 恶的反义词不是善也不是爱那是什么?

前几年娱乐写的多,比较热门的综艺也都有跟,记得有一季综艺节目花絮讲,贾静雯生完小女儿,就在为马拉松训练体能了,丈夫修杰楷为她煮丰盛早餐,她矫情说我不爱吃三文鱼的,然后告诉丈夫,等下教练就到,他很壮的,比你壮,夫妻之间很放松很开得起玩笑。

有型的修杰楷全程抱着BB,看着贾静雯训练,超人妈妈那点超人功夫,全用自己身上了,带孩子有爸爸呢。联想那些年深陷诉讼,母女阻隔,现在眼前这份岁月静好,算是命运还给她了。《妈妈是超人》算是贾静雯的吉祥地,她的笃定和小孩的萌翻,彻底覆盖了当初离婚大战的不堪。人生翻篇,人也越来越年轻耐看,算是回到自己的上行事业轨道,虽然算不上一线吧,人最难是翻篇那个曾经难看的自己。

《我们与恶的距离》的大致故事是,一个名叫李晓明的学生,他在电影院枪杀了9人,并造成21人受伤。最高法院对李晓明的判决是死刑,二审依旧维持原判。但这仍然难以平民愤和剧痛,引发法律和媒体层面的救赎和争论。贾静雯所扮演的乔安是其中一个受害者家属。

乔安是电视台新闻台雷厉风行的副总裁,她的大儿子死于李晓明的枪下。在职业高压,和满腔悲怆中,夫妻和母女关系都降到冰点。本来就是雷厉风行的职场风格,在受到痛失爱子的刺激后,变得更加不近人情。对待犯错误的实习生,脱口而出就是,“你是中文课都在睡觉还是怎么样?”还是你是智障吗?对不起可以解决你脑袋的障碍吗?”这些。

难得的是,在如此解不开的死扣中,贾静雯基本不喊不叫,用最正常音调,把她走不出的人生黑洞描摹出来。这好像也是贾静雯多年以来回归荧屏之作,她的人生阅历点化着角色,让观众触摸到了她不近情理的扑克脸下面的无底伤痛。所以我说她的表演让人尊重,那是演技和人生历练的精华奉献。

(简单科普一下“无差别杀人案”——指的是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没有仇怨,随机选择作案目标、在作案现场见谁杀谁的案件。)

2.不要挑战人性

李晓明被枪毙了,民众怒火继续烧向李晓明的父母和妹妹李晓文。李晓文在哥哥出事后在家辍学两年,想重新回到社会的时候,恩师嘱咐她:不要挑战人性。意思是让她隐姓埋名,不要告诉别人自己是谁。

人性是什么呢,是会迁怒,是会报复,是会在巨大的悲伤和创伤面前失去理性,是会自己崩盘之后让周围生态荒芜。不是说人性都是负能量,但人性负能量的毁灭性传染性和灾难前景都比正能量更排山倒海,所以才谈论我们与恶的距离。先天的精神疾患也是人性的一部分。我们平时常常说这个神经病,说那个精神不正常。在真正的精神疾患面前,人类其实只有无知和恐惧。

所以剧中王赦那样的律师,他的众生平等的理念高贵超越,几近神。他认为杀人犯是罪人,但是没有对错,善恶对错是没有标准的。他们也是人也有权益。尤其李晓明那样的无差别杀人案,不去试着找出答案,试着去预防,这类事件在世界各个角落每天都在上演。

他对杀人犯的理性态度,几乎等于对家人安全和被害者家属情感的直接伤害。王赦才是真正在挑战人性,他太高尚了,普通人消受不了,他那么贤惠的太太,都差不多毁在他的高尚里了。我想了想,如果家中有这么一号,我能不能包容他理解他,也是够呛。

我们都是普通人,都在人性的枷锁里活着,挑战人性的人,要么是英雄和神,要么是变态。《杀死伊芙》中的杀手Villanelle,人称小变态,她的人生字典里,只有我喜欢三个字。她跟道德约束、法律制裁,尤其别人怎么看,这些事都不熟。

只要她喜欢。她的老搭档前接头人对伊芙说,“你不能让她爱你,被她爱上的人,都没好下场,对她来说,相比恨比爱还要理性些。你看我(被她追杀),安娜(她的前情人,被她杀),爱你爱到杀死你,我们都是她爱的人。

”这一段对话可以解释很多因恋爱而发生的虐待和谋杀。也可以用来质疑一句鸡汤:恶的反义词不是善,是爱。在变态面前,爱的占有有时候比恨的背离更可怕。精神疾患的逻辑世界就是这样失控如粉碎机。

比如剧中杀人犯李晓明想要的是,做一件大事。思悦的妹妹思聪(思觉失调症患者)想要的是,拍一部好电影证明自己。这些意愿听起来都挺励志,字面意思没有错。但是精神疾患的极端进取心中没有疆界,好的愿景,可以让他们冷静杀人和在妄想中杀人。也就是说,通往爱和进取的道路,包括犯罪和疯狂。

3. 小时候不读书,长大当记者

《我们与恶的距离》中,和法律同等比重的是新闻职场戏。“小时候不读书,长大当记者”,这句话在剧中反复出现,新闻不实记者被观众骂的时候,新闻嗜血记者被自己良心谴责的时候,记者是要新闻还是要人道纠结的时候,都出现过,非常让本前媒体从业人士垂头丧气。

李晓文因为电视台跟拍她,曝光了自己的秘密和父母的藏身之处,她愤怒地呐喊,我哥是杀了很多人,但我跟我家人连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吗?!你们杀的人,没有比我哥少!

新闻杀人当然是最极端的结果。我反思了下自己的从业史,为了写好故事,无意干的坏事也有,媒体公器,一旦用到个体肉身上,的确有核武的效果。作为记者,对好新闻,好故事的有宿命追求,没有谁身上没背过间接伤害人过失过,还不算大意出错,误伤无辜。

这部剧的新闻职场和专业戏拍得很真实,比很多同题材剧都拍得好。新闻人在收视率和新闻理念之间,在忠于新闻事实和跪舔广告客户之间,在嗜血眼球和仁义道德之间,在外行领导和业务冲突之间,在24小时待命和正常家庭生活之间的那些纠结,都很触目真实。甚至比去年BBC出品的爆款媒体题材剧《报社》都不弱。加之丧子亲历的主题,《我们与恶的距离》其实是相当于双核运行,难得是两个都挺到位。

我收藏夹里,有看《报社》时候,记录的一些台词。

“就三个调查记者了,我是其中之一。”

“信息是nothing,故事才重要。”

“用封面广告包这新闻,失去尊重。”

“我们亏钱,你(名记)变得畏手畏脚。”

“心无旁骛,没有忠诚可言,我们就是要纯新闻。”

调查记者查出一个大服装品牌在印度非法雇佣童工,给很少钱甚至不给钱。服装品牌为了拿掉新闻,给头版广告,一周一百万。

这些台词,这些故事,算全球媒体业内天天发生吧。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句,“小时候不读书,长大当记者。”的确是打中七寸啊。如果现在小时候读书的小孩都不去当记者了,尤其不当调查记者了,新闻杀人的事就少了吗?《报社》中有句台词:“网络上都是研究好你的偏好,推送给你的。

公正还是看报纸吧。”这是一个相对性的问题,堕落的是行业和渠道,更迭的是手段和平台,但是从业者如果因此成为素质洼地,那么真正受害的还是新闻受众,任何体制下,他们都看不到公正客观的东西,只有偏好。

4.人生近看是悲剧,远看是喜剧

这句话是思聪引用卓别林的话,思聪是剧中最暖的奶茶小姐姐思悦的弟弟,思觉失调症(精神分裂)患者,一个有才华起点很高的年轻导演,被病魔折磨到吃药就是一幅大傻子模样,不吃药就伤人伤己。

卓别林的话也可以反过来说,人生远看是喜剧,近看是悲剧。才华和比天高的心气,都可能成为悲剧源头。

乔安的妹妹乔平,是精神病院的社工师,又善良又有爱又有担当。她跟王赦律师是剧中的人性善的力量代表。乔安丧子之后,与丈夫势同水火,跟自己的女儿冷若冰霜,女儿跟小姨乔平更亲。姐姐请求乔平替她跟女儿谈谈的时候,她提醒姐姐,小朋友的问题,多半的源头都是家庭啊。根据社会工作者的经验,家人之间只有互相伤害,没有互相治疗的。

乔平自己也险些败在家人之间的伤害上。她像很多败给心理疾患的心理医生一样,吸收了太多病患的负能量,自己的生活也濒临失守。乔安的丈夫林一俊是精神病医院的医生,林一俊算是这个社会的正常的大多数吧,有专业技能和职业冷静,并不攀登道德高地,会像权势低头,用油嘴滑舌人生抵抗生活的惨烈和无解。

乔安和林一俊是神仙眷属,同行相投,相亲相爱,说好了做不要小孩,快乐丁克。表面上贪玩的林一俊的内心世界是,“我是不想要我的小孩生出来要面对这个‘众生皆有病’的社会”。这是精神科医生的最后的坚守,当然,最后还是没守住。

从要面对“众生皆有病的社会”这个角度说,生孩子的确是个致人于险境的事,这个人还是你亲爱的小孩。很难说这是悲剧还是喜剧。

后面的私货:

这个剧新闻和精神健康双主题运行,都是我的敏感带。任性写下来,还是对媒体环节,更熟悉,说得更多。这是几十年的职业烙印。思聪和乔平有段对话很治愈,思聪绝望地说: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得病)?乔平说,可能因为,你比较勇敢!

姐姐乔安比较幸福的是,她有一个好丈夫,好妹妹,好搭档(没顾上写news 哥,乔安在职场上多亏他永远在身后支持,才有长袖善舞的空间),让她从冰箱人格中回温过来,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这么高配置的好人缘。

当我们人生配置比较低,活着的难度系数太高的时候,指天发问,为什么是我!就这么想吧,可能你比较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