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书裴秀传翻译】晋书陈骞传 裴秀传卷三十五(翻译 原文)

2019-10-28 - 裴秀

陈骞传,是临准东阳人。父亲陈矫,是魏的司徒。陈矫本来是广陵刘氏,由外祖父陈氏养育,因而改了姓。陈骞深沉有智谋。当初,陈矫任尚书令,侍中刘晔被魏明帝宠幸,诬陷陈矫专权。陈矫忧虑害怕,向陈骞询问。陈骞说:“皇帝圣明,父亲是大臣,假如不如意,不过不作公罢了。”后来皇帝的疑虑果然消除。陈骞少年时,被夏侯玄侮辱,神态自如,夏侯玄因此觉得也不寻常。

【晋书裴秀传翻译】晋书陈骞传 裴秀传卷三十五(翻译 原文)
【晋书裴秀传翻译】晋书陈骞传 裴秀传卷三十五(翻译 原文)

最初作官任尚书郎,改任中山、安平太守,都有显著业绩。徵为相国司马、长史、御中丞,升任尚书,封为安国亭侯。蜀国入侵陇右,陈骞以尚书持节兼代征蜀军,打败敌军回朝。适逢诸葛诞之乱,又以尚书身份兼代安东将军。寿春平定,官拜使持节、都督淮北诸军事、安东将军,爵位升为广陵侯。转任都督豫洲诸军事、豫洲刺史,持节、将军之位依旧。又转任都督江南诸军事,调任都督荆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封为郯侯。

【晋书裴秀传翻译】晋书陈骞传 裴秀传卷三十五(翻译 原文)
【晋书裴秀传翻译】晋书陈骞传 裴秀传卷三十五(翻译 原文)

武帝接受禅让,陈骞以辅佐开命的功勋,升车骑将军,封为高平郡公,升为侍中、大将军,聘任都督扬州诸军事,其余官职依旧。攻取员国的枳里城,打败涂中屯兵,赐陈骞兄长的儿子陈悝关中侯的爵位。

咸宁初年,升太尉,转大司马。陈骞趁着入朝,对皇帝说:“胡烈、牵弘有勇无谋,过于自用,不是安定边防之才,将给国家带来耻辱。希望陛下详察。”当时牵弘为扬州刺史,不服从陈骞的命令。皇帝认为两人不和互相结仇,于是徽召牵弘,来了以后,不久又出任凉州刺史。陈骞私下叹息,认为此举必定招致失败。两个人后来果然失去了与羌戎和好,都死于敌寇,连年征讨,仅得以安定,皇帝很后悔。

【晋书裴秀传翻译】晋书陈骞传 裴秀传卷三十五(翻译 原文)
【晋书裴秀传翻译】晋书陈骞传 裴秀传卷三十五(翻译 原文)

陈骞少年时就有度量,宽容大度,无论任何职都有业绩。与贾充、石苞、裴秀等都是辅佐大臣,而陈骞的智谋度量在他们之上,贾充等人也自认为比不上他。多次担任一方重任,被士人与庶民怀念。官至极品以后,超过退休年龄,打算退休。

咸宁三年,请求入朝,于是乞求告老免职。赐地老百姓的身份,下诏书说:“陈骞有大功旧德,治理东部,弘扬远大的业绩,来统一吴会,而所劳苦的事情没有消除,每次上表言辞恳切。一方的事务辛苦劳累,现今听任他留在京城,以以前的太尉府为大司马府,增置两名祭酒,帐下的司马、官骑、大车、鼓吹都依旧,亲兵一百人,厨田直顷,厨园五十亩,厨士十人,器物用品都留给大司马府。

又给乘与车,出入宫殿加鼓吹,如同汉代萧何的事例。

”陈骞屡次称病辞官,诏书说:“陈骞行德论道,是我参佐。正在依赖他的谋略,来弘扬业绩,应该管理政务。可以派遣散骑常侍中敦促陈骞回官府。于是坚决请求,皇帝答应了他。官位如同保传,在三司之上,赐他几案手杖,不必上朝,安车驷马,以高平公的身份回家,皇帝因为他的功勋大年龄高,对他很礼敬。又因为陈骞有病,听任他乘轿上殿。

 陈骞从来没有正直敢言之风,然而对皇帝说话态度高傲;等到见皇太子时十分恭敬,当时的人认为他谄媚。弟陈稚与儿子陈舆忿争执,于是说陈骞子女秽行,陈骞上表把弟弟逼走,为此受到世人的耻笑。

 元康二年去世,时年八十一岁,加衮服入敛,赠太傅,谥号武。下葬时,皇帝在大司马门亲临丧礼,看着灵柩流泪,丧礼依照大司马石苞的先例。儿子陈舆嗣爵。

陈舆字显初,官拜散骑侍郎、洛阳令,升任黄门侍郎,历任将校左军、大司农、侍中。因为与叔父和不睦,出任河内太守。陈舆虽然没有操行,而办事勤勉。不久死去,儿子陈植字弘先继嗣,官至散骑常侍。死,儿子陈粹继嗣,永嘉年间遇害,孝武帝让陈骞的玄孙继承爵位。死,弟弟的儿子浩之继嗣。宋接受禅让时,封地被取消。

裴秀传,裴秀字季彦,河东闻喜人。祖父裴茂,是汉尚书令。父亲裴潜,是魏尚书令。裴秀少年好学,有风度节操,八岁能写文章。叔父裴徽有大名,宾客很多。裴秀年十余岁,有些拜访裴徽的客人,出来后又去拜访裴秀。然而裴秀母亲出身微贱,嫡母宣氏对她无礼,曾使她给客人端饭菜,客人见她后都站起来致礼。裴秀母亲说:“我这样微贱,客人致礼应当是为小儿的缘故啊。”宣氏知道此事后,就不再轻视她了。

当时人们有句谚语说:“后进领袖有裴秀。”渡辽将军毋丘俭曾将裴秀推荐给大将军曹爽,并说:“生而聪明,长大后崇尚自然,虚静守真,性入深奥之道,博学强记,无文不通,孝敬尊长,友善兄弟,美名著于乡里,高声闻于远近。

实应为圣明天子之辅臣,登三公之位,参赞于大府,功德昭化天下。不只是子奇、甘罗这一类的人物,兼有颜回、冉求、子游、子夏的美德。”曹爽就将裴秀征召为掾属,继承父爵清阳亭侯,又迁为黄门侍郎。曹爽被杀,因为裴秀是其故吏而被免职。

不久又作廷尉正,历任文帝安东将军和卫将军的司马,他提出军国之政的谋略,多被信任采纳。后迁为散骑常侍。文帝讨伐诸葛诞时,裴秀与尚书仆射陈泰、黄门侍郎钟会以行台身份从征,参与谋划。诸葛诞平定后,裴秀转为尚书,晋封为鲁阳乡侯,增食邑一千户。魏常道乡公立为帝,因参与谋立定策,进爵为县侯,增加食邑七百户,迁为尚书仆射。

魏咸熙初(264~265),审查改革各种法律制度。当时荀岂页制定礼仪,贾充订正法律,裴秀修改官制,裴秀提出五等爵制,自骑督以上六百多人都得封。于是裴秀封为济川侯,封地六十里见方,一千四百户,以高苑县济川墟为侯国所在地。

当初,文帝未定嗣位人,而有意立舞阳侯司马攸。武帝怕不得立,问裴秀说:“人有贵贱之相否?”并把自己身上奇异的标记给裴秀看。裴秀后来对文帝说:“中抚军在世人中有德望,又有这样天生的标记,定非做人臣的相貌啊!

”自此才定司马炎为世子。武帝即王位以后,裴秀拜为尚书令、右光禄大夫,与御史大夫王沈、卫将军贾充都是开府,加给事中。武帝受禅让即帝位,加左光禄大夫,封巨鹿郡公,食邑三千户。当时安远护军郝诩给故人写信说:“与尚书令裴秀交朋友,是要从他那里得到好处。”有司上奏要求免去裴秀的官,皇帝下诏说:“一般人不能使别人不对自己指责诬陷,古人也难于做到这一点。

在人事交往上,郝诩是有过错的,尚书令怎能防范呢?不要追究他的责任了。”司隶校尉李熹又上奏说:“骑都尉刘尚为尚书令,裴秀占用官家稻田,应禁止裴秀这样做。”皇帝又下诏认为裴秀支撑辅助朝政,有功勋于王室,不能因为小毛病而抹煞他的大德,命令有司追究论定刘尚的罪,也就禁止了这件事。

过了很久,皇帝下诏说:“三司的任务,是维护巩固皇位,辅助完成帝王大业的。故治国论道,赖三司的明哲,不能胜任此职的人,是不能充数的。

尚书令、左光禄大夫裴秀,心胸博大,能深谋远虑,先帝选拔任用于前朝。朕受命即位,裴秀又辅助光大王业,功高德盛,为国家元勋。应正其位居其宜,以使百事康乐。现任裴秀为司空。”裴秀对儒学多识博闻,且留心政事,当魏晋禅代之际,总括群臣进言的要领,他所裁定的事,都不违礼。又因自己职位是地官,认为《禹贡》中的山川地名,沿用久远,后世多有改变,解说者或牵强附会,渐渐混淆不清。

于是采集甄别旧文,有疑者缺而不论,古代有其名而当今不用者,也都作出注解,作成《禹贡地域图》十八篇,上奏皇帝,藏于秘府。书的《序言》说:“地图的创制,由来久远了。古代取法于自然而定制度,即是图画原理的运用。

夏、商、周设有地舆之官,由国家史官掌其职责。秦末义军焚烧咸阳时,汉丞相萧何将秦的图书都收藏起来了。今秘府所藏之书,既无古代地图,也无萧何所得的图书,只有汉代的《舆地》及《括地》等杂图,各图不设尺寸比例,又不确定方位标准,名山大川的名称也记载不完备,虽粗具其形,而都不精密,不能作为依据。

有些是来自边僻的荒诞之言,不合事实,其内容不可取。“大晋兴国,统一天下,澄清宇宙,征伐四方,始于上庸与蜀,深入其险阻之地,文帝命有司察绘吴蜀地图。

蜀地地图完成后,六军所过,地域远近,山川险易,征路曲直,对照地图与图文,没有一点差错。今上考《禹贡》山海河流,高地平原沼泽,古之九州,及今之十六州,郡国县邑,疆界乡里,以及古国盟会地的旧地名,水陆交通道路,制地图十八篇。“绘制地图的体例有六条。

第一是比例,用以辨别面积的大小。第二是方位,用以确定各地之间的方向位置。第三是道里,用以确定道路的里数。第四是高下,第五是方斜,第六是曲直,这三条用于不同的地形,用来区别地势的险峻与平坦。有图像而无比例,则不能区别远近;有比例而无方位,虽知道一个地方的大小,却不知道其在整体上的位置;有方位而无道里,则如山海隔绝,不能指导交通;有道里而无高下、方斜、曲直的审定,则道路的里数必然与实际的远近不符,或会发生方位的失误,故绘制地图必用这六条互相结合使用。

然而远近之实,决定于比例,彼此之实决定于方位,路径之实决定于道里,度数之实决定于高下、方斜、曲直的计算。故虽有高山大海之隔,绝域异国之远,登降曲回之势,皆可在地图上辨认出来。方位审定以后,曲直远近都不会掩蔽实有的地形地位了。”裴秀创制朝廷礼仪,陈列刑法,朝廷多采纳应用,作为范例。

在位四年,被称当世名公。有一次,裴秀服用寒食散,服后应当饮热酒却饮了冷酒,于是在泰始七年(271)病死,终年四十八岁。皇帝下诏说:“司空聪敏而有德,举止儒雅,佐皇室而辅国政,功勋宏大。方将赖其阐释施行各种法制,为世人作出典范,不幸去世,朕甚痛惜。

现赐给棺木、朝服一具、衣一套、钱三十万、布百匹,谥号为元。”当初,裴秀以为尚书属下三十六个部门,各部门所统之事条例不明,应使诸卿各任其职,计划未及上奏而死。

裴秀的友人整理他的书稿笔记时,得到一份上给皇帝的草表,内容是平吴之事,表文说:“孙皓残酷而暴虐,不趁皇上治世之时兼并暗弱者,此事留给子孙,将不能使孙皓臣服;形势发展有吉有凶,不会是长久万安的。臣过去虽多次提及此事,但未形成定见。

现在卧病不起,谨以死启君,愿陛下不久能付诸实施。”友人将此草表封好上呈皇帝,皇帝下诏回答说:“司空之死,使我痛悼不已,又看到草表,司空虽在危困时刻,不忘王室,尽忠忧国。看后更加伤怀,当立即与诸贤商议此事。”

咸宁初(275~280),与石苞等并列为王公之位,配于太庙享祭。裴秀有二子:裴浚、裴危页。裴浚嗣位,官至散骑常侍,早死。裴浚庶出的儿子裴憬智力低下,另封高阳亭侯,以裴浚少弟裴危页嗣位。

裴輎传,裴輎字逸民,有雅量而见识高远,通古博今,从小知名于世。御史中丞周弼见到他感叹道:“裴輎像一座武库,各种兵器齐全,是当世的豪杰啊!”贾充是裴輎的姨父,上表说:“裴秀有辅佐王室的功勋,不幸嫡子早死,遗孤细弱。裴輎才德英茂,足以使嗣国兴隆。”皇帝下诏让裴輎袭爵,裴輎坚意辞让,皇帝不许。

太康二年(281),征召为太子中庶子,迁为散骑常侍。惠帝即位,转任国子祭酒,兼右军将军。当初,裴輎兄之子裴憬没有官爵,裴輎陈述其先祖功勋,赐爵为高阳亭侯。杨骏将要被杀时,杨骏党羽左将军刘豫,陈兵于门前,遇到裴輎,问太傅杨骏在哪里。

裴輎骗他说:“刚才在西掖门遇到太傅,他坐着素车,带着两个随从往西边去了。”刘豫说:“我到哪里去找他!”裴輎说:“应到廷尉。”刘豫听了裴輎的话,遂离开杨骏而去。随即有诏让裴輎代替刘豫兼左军将军,屯兵万春门。

杨骏被杀后,裴輎因功当封武昌侯,裴輎请求封裴憬,惠帝竟封给裴輎次子裴该。裴輎又向惠帝陈请,裴憬本是嫡子,应袭巨鹿郡公爵位,先帝恩旨让我袭爵,辞让而不准。武昌侯应是我所受,特请求转封裴憬。

裴该当时已娶了公主,故惠帝不听。裴輎迁至侍中。当时天下暂时安宁,裴輎上奏请修建国学,将经书刻于石碑。皇太子读书开讲明义,陈酒馔祭祀先师孔子,饮宴祭祀射箭各种礼仪,都很有秩序。又令荀藩实现其父荀勖的遗愿,铸钟凿磬,完备郊庙朝会时的礼乐制度。裴輎博学多闻,兼通医术。荀勖修订音律及度量衡时,得到一把古尺,比当时所用尺子短四分多。

裴輎上书说:“应改革各种度量器具,若不能全部改革,可先改太医用的衡器。称药物有差错,就会与神农、岐伯定的用药标准不符。药物的轻重,差一分一两就大不相同,可以致人死命,为害尤深。古人寿命长,今人寿命短,未必不是这个原因。

”这个意见终于没有被采纳。乐广曾经与裴輎清谈,欲以理说服裴輎,然而裴輎谈论内容丰富广博,乐广笑而不能对。世人以为裴輎是言谈之林薮。裴輎因贾后不喜欢太子,上表直言,请求提高太子生母谢淑妃的位号,又上奏增设护卫东宫的后卫卒吏,提供三千士兵,于是东宫宿卫兵共万人。

后迁为尚书,侍中官职不变,又加光禄大夫。每授予一个职务,裴輎未尝不殷勤辞让,有时上表上疏十余次,博引古今成败的事例以成文,读者莫不寒心。

裴輎深忧贾后乱政,与司空张华、侍中贾模商议欲废贾后而立谢淑妃。张华与贾模都说:“皇上自己无废黜贾后之意,如我等专断行事,皇上内心不以为然。且诸王血气方刚,贾后朋党,必有异议,恐怕灾祸一触即发,那时身死国危,也无益于国家社稷。

”裴輎说:“公所考虑的确有道理。但贾后昏聩,无所忌惮,不久将使天下大乱,这该怎么办呢?”张华说:“你们两个目前还为贾后所信任,可在其左右殷勤以祸福相劝戒,可望不要出现太悖理的行为。

幸而天下尚为安宁,可以过几年悠闲日子。”这个计划遂被搁置。裴輎早晚劝说姨母广城君,使她告诫贾后要像对待亲生子一样对待太子。有人劝告裴輎说:“你有幸能在宫内外尽情说话,可直陈己见,如意见不被接受,则可以病为由而退隐。

这两条如不赶快行动,就是再上十次表,大难也难以避免了。”裴輎慷慨叹息良久,竟没有这样做。裴輎后来迁为尚书左仆射,侍中官职不变。他虽是贾后的亲戚,然而德望素高,四海之内,无人说他因亲戚关系而晋升,而惟恐他不居高位。不久皇帝又使裴輎专任门下事,裴輎坚决辞让,皇帝不听。裴輎上书说:“贾模刚去世,又让我接替此职,这就满足了外戚的愿望,是显示用人偏私的举措。

皇帝亲族哪有能力自保,他们只知道依靠亲戚攀援不放。然而汉代二十四个皇帝,只有孝文帝、光武帝、明帝不重外戚,他们的外戚才得以保全,也不是这些外戚特别贤良,而是因为他们处在安全的地位。昔日鲁国的穆叔不办越礼的宴乐,我也不敢接受超出常规的诏命。

”又上表说:“咎繇为虞之谋士,伊尹为商之宰相,吕望辅周,萧何张良佐汉,皆建树功业,光被四极,泽及嗣君,咎单、傅说、祖乙、樊仲,亦有中兴之功。这些人或发现于乡鄙,或提拔于民间,岂不是崇尚才德的举动,才使这些朝代达到盛世之美吗?遍观近世,不能仰慕古代尚贤之风,沉溺于近侍之情,多用后妃亲族,以致天下不安。汉朝疏广劝诫太子不宜以舅氏为官属,前人以为是知礼。

况朝廷为何一定要取用外戚,即使是亲疏才德相等,还应该先用疏者,以表明朝廷用人特别公平,汉世不用冯野王,就是例子。”表呈上以后,皇帝又特下诏开导,敦促其上任。当时陈准之子陈匡、韩蔚之子韩嵩同在东宫侍奉太子,裴輎进谏说:“建立东宫,是为了储备帝王之才。

与太子交游接触的,必须选拔英俊人物,成年有德之人。陈匡、韩嵩年幼柔弱,不懂做人之道立身之节。东宫应是体现少年早成的表率,而今有童子侍从的名声,不是垂范远近的正大之理。

”愍怀太子被废时,裴輎与张华苦苦争谏而惠帝不听。裴輎深深忧虑当时风俗放荡,不尊儒术。何晏、阮籍在世人心目中名望很高,口谈玄虚,不遵礼法,倚仗当权者的宠信,白吃俸禄,无所事事;至于王衍之类的人,声誉太盛,位高势重,不以世务为己任,互相仿效,世风衰败,于是著《崇有论》以阐释当时的弊端。

王衍之徒,交互进行对裴輎攻击驳难,但都不能使裴輎屈服。 又著《辩才论》,对古今精义都进行了辩析解释,此文未完成而裴輎遇害。当初,赵王司马伦谄媚巴结贾后,裴輎很厌恶他。司马伦多次请求官职,裴輎与张华坚决不许,因此深为司马伦所怨恨。

司马伦又暗地图谋篡位,欲先除掉朝中有德望的大臣,就趁废贾后的时候,把裴輎也杀了,终年三十四岁。裴輎有两个儿子裴嵩、裴该。司马伦也想把他们杀掉。梁王司马肜、东海王司马越认为裴輎父亲裴秀有功于王室,配食太庙,不宜使后嗣灭绝,以此劝说司马伦,故二子得免于死,被贬徙到带方。

惠帝复位后,追复裴輎本来官职,以卿礼改葬,谥号为“成”。以裴嵩嗣爵位,任中书黄门侍郎。裴该为从伯裴凯过继,为散骑常侍。二人都被抢粮活命的流民头目陈午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