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志敏对曹燕华高分 焦志敏安宰亨的传奇跨国乒乓情缘(图)

2018-05-27 - 焦志敏

上世纪八十年代,焦志敏是广大的乒乓球迷们都非常熟悉人物。这位国球重量级人物,自八十年代中叶,以优异的成绩领衔中国女子乒乓球。更让人们难以忘记的,是她与韩国乒乓球运动员安宰亨,那段相距已久的异国婚恋。

焦志敏对曹燕华高分 焦志敏安宰亨的传奇跨国乒乓情缘(图)
焦志敏对曹燕华高分 焦志敏安宰亨的传奇跨国乒乓情缘(图)

打乒乓球是缘于父亲的执著

1963年,焦志敏出生于黑龙江省伊春市双子河。北方黑土地的养育,使焦志敏有着大森林一样的粗犷、泼辣的性格,小时候比淘小子还“野”。为管住这个“野”孩子,也为了解决家庭生活拮据问题。本就喜爱运动的焦志敏父亲,更希望他的孩子能够走出林区。

焦志敏对曹燕华高分 焦志敏安宰亨的传奇跨国乒乓情缘(图)
焦志敏对曹燕华高分 焦志敏安宰亨的传奇跨国乒乓情缘(图)

在当时,上体校出去打球,是基本上还尚存的希望了。焦父在将焦志敏姐姐送进体校之后,又要将7岁的焦志敏送进体校,谁知遭到体校的婉拒。为了能够让焦志敏也进入体校训练,父亲甚至不惜去为体校做生火劈柴等艰苦工作,以换取体校教练的同意焦志敏进入体校训练。父亲的执著,终使焦志敏走上乒乓之路,而后扬名世界,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焦志敏对曹燕华高分 焦志敏安宰亨的传奇跨国乒乓情缘(图)
焦志敏对曹燕华高分 焦志敏安宰亨的传奇跨国乒乓情缘(图)

从不服输

许是基因遗传,父亲的执著,也在焦志敏身上反映了出来。焦志敏的训练,往往不用教练多说,决不含糊。好强,从小就非常愿意打比赛,而一打比赛就得要拿第一,拿不到第一就哭,就自己给自己加训加练。

焦志敏对曹燕华高分 焦志敏安宰亨的传奇跨国乒乓情缘(图)

焦志敏的这种个性,被省体校正在招生的胡淑君老师看中。胡老师:“这好啊,运动员就是应该这样,不想打第一的人怎么能当运动员!”。就这样,12岁的焦志敏很顺利被省体校选中,进入省体校训练。

三年的省体校训练,没有白费,这其中经历了很多周折,但最终得到了回报。1978年12月,焦志敏被招入省运动队。

姚国志和张燮林将焦志敏送上巅峰

进入了省队后的焦志敏,运动成绩飞速提高。机会也随之而来,在一次秦皇岛乒乓球集训时,国家青年队教练姚国志,一眼看中了这个胆大的左手横握球拍的哈尔滨姑娘,将焦志敏调入国家青年队。不仅为焦志敏打开了眼界,并造就了与国内最高水平运动员同时训练比赛的机会。

果然不久,在1981年12月天津举行全国乒乓球名将邀请赛上,非正选参赛的焦志敏,则一路绝尘,两天淘汰4名世界顶级高手进入了决赛,爆出冷门。其中就有世界冠军童玲、黄俊群等。决赛是焦志敏和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曹燕华之间展开,就在大家都觉得冷门即将结束时。

焦志敏又以5局108比106,这个世界上罕见的高比分纪录,第一次战胜曹燕华。这一战,让所有的乒乓球工作者对焦志敏刮目相看,当时在场的国家队主教练张燮林毫不犹豫的将焦志敏收罗门下,之后成为爱将。

巅峰初起

1983年,是焦志敏乒乓生涯的重要转折点。在进入国家队后,训练水平显著提高,运动成绩有了质的变化。先是在上海举行的第五届全国运动会上,获得了女子单打冠军,也是她的第一个全国成年比赛冠军。而后,在1984年的全国锦标赛、1985年全国乒协杯,焦志敏蝉联女子单打冠军。并先后在世界比赛上连创佳绩,名副其实的成为当时中国国家女子乒乓球主力队员。

人和球技同样漂亮

焦志敏的横拍左手与戴丽丽右手配对双打,是当时的一个极佳的组合,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一时间天下无敌。两人配合默契,戴丽丽称焦志敏不仅球打的好,人也长的漂亮。这球打的好,所有的人都高兴。而人长的好,更引来了不少异性青年的追求,这种追求延伸到了国外。

1984年,在巴基斯坦举行的亚洲锦标赛上,焦志敏获得了女子单打冠军。而另一个插曲是得到几个异国小伙儿的青睐。在比赛期间,同样参加这次比赛的几个韩国小伙子,不约而同的迷上了,球技和人一样漂亮的焦志敏。安宰亨每每回忆当年,都似乎就在眼前,他对当时的焦志敏比赛的微小细节都历历在目。回忆是甜蜜的,因为在当时追求焦志敏的几个韩国小伙子当中,无疑,安宰亨是最终的胜利者。

1985年,一心追求焦志敏的安宰亨,托耿丽娟给焦志敏捎去了第一份礼物。出于礼貌,她给“送礼物的人”回了信。从此,安宰亨与焦志敏之间开始了礼物和书信的往来。由于语言问题,最初安宰亨与焦志敏的情书是通过他人撰写的。

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他们的信件都是众所周知的公开信,这里也不可能有更多的缠绵情话。当时同样追求焦志敏的韩国队刘南奎等,也在不断给焦志敏写信、送礼物,而且比安宰亨送得还多。但安宰亨竟蒙在鼓里,有时还让刘南奎帮他带礼物给焦志敏,不过这些礼物均被刘南奎悄然“拿下”。

直到几年后,安宰亨又一次让刘南奎帮他带礼物,经焦志敏证实的确没有收到,刘南奎的“小动作”才被安宰亨识破。不过庆幸的是,安宰亨也知道了焦志敏对刘南奎“不来电”。后来他们结婚后,刘南奎还开玩笑地说将来要娶她的女儿,可十几年过去了,焦志敏只有一个儿子,看来刘南奎的梦想只能是梦想了。

国际婚恋

有往有来,安宰亨与焦志敏的这种书信往来,慢慢就被朋友们传开了。敏感的韩国媒体捕捉到这一信息,开始抄作此事。毕竟,中国的乒乓第一人与韩国的乒乓国手本身就是“星闻”,而此时中韩两国之间的关系,也正处于微妙的恋爱时期。顷刻间,媒体铺天盖地的渲染,反到对安焦之间的友情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使本身就处在萌芽阶段的这段情谊,顿时浮出了水面。安宰亨和焦志敏的个人隐私,一时间成了街头巷尾的谈资。

1986年汉城亚运会,焦志敏要来韩国了。许是韩国与哈尔滨相距不远,这个哈尔滨姑娘在韩国人眼中,有着很高的观众缘和名誉度,媒体借机大肆渲染安宰亨和焦志敏的恋情,或许这就是生活。在汉城亚运会男子团体决赛中,中国男队意外出局,首次在洲际大赛的决赛上,以4比5的比分败给韩国队,爆出冷门。

而骁勇的安宰亨为韩国队独得三分,应该说这其中更有一份爱情的激励。甚至有人在放言,焦志敏通过安宰亨透露了中国队的情报。焦志敏情绪低落,在中国女子团体同样失利后,奋起直追夺得个人单打冠军。

韩国多数报纸的头版头条以“越过万里长城的爱情”为题,报道了两人恋爱的新闻。国内的地方小报,也羞羞答答的刊出了焦志敏她与安宰亨的非寻常关系。至此,安焦恋情抄作到了极点。

其实在亚运会之前,焦志敏就保持着对韩国选手的不败记录,张燮林教练把她调入国家队,就是看中了焦志敏对付韩国选手的左手横拍的打法。对焦志敏,韩国人则是又恨又爱,因为经常是焦志敏把她们挡在了巅峰之外,而后来成了她们媳妇的隆重婚礼,则证明了韩国人的大度和对焦志敏的喜爱程度。

由于中国男女团体,在汉城的双双失利。焦志敏给韩国人报信等流言蜚语满天飞,再加上异国恋情的语言和中韩两国关系无外交关系等问题,给这庄异国恋情以极大的困难,使焦志敏的情绪极度消沉,与安宰亨的恋情一度陷入崩溃的边缘。她在承受着本不是她这个年龄所应该承受的巨大压力。

汉城奥运会,她懵了

88年奥运会在汉城举行,也是乒乓球列为奥运会后的第一次奥运比赛。在焦志敏的乒乓生涯中,汉城是她的福地。在那里她获得过第10届亚运会女单冠军、第5届亚洲杯女单冠军,在汉城奥运会前,她刚刚获得第39届世乒赛女子团体冠军。

汉城奥运会,是焦志敏的巅峰时刻。在那里,她还会受到主场般的欢迎,种种现象表明汉城奥运会女单桂冠似乎在向她招手。踌躇满志的焦志敏一路过关斩将,很顺利地进入奥运会女子单打前4。但得到通知有徐寅生的电话时,焦志敏已经有了预感,她没等徐寅生讲完,焦志敏一下子懵了,焦志敏就全明白了,焦志敏的情绪到了极致。

她放下电话来到张燮林教练的房间时,泪水一下子忍不住的哗哗流了下来。直到今天,我们中央电视台的摄像机对着她,回忆这段往事时,焦志敏的泪水仍然止不住的往下流,一边搽泪,口中喃喃:都16年了,还这样没出息,你们把摄像机关了吧。

田忌赛马的道理人人都懂,为祖国荣誉让球,焦志敏也决不是第一例。但不战而屈的事情碰到谁,能好受吗。诚然,在焦志敏让球中,也的确有另一层的顾虑,这就是在一年前结束的39届乒乓球锦标赛上,焦志敏在进入半决赛后,在先赢两局的情况下,大意输给了捷克选手谢拉霍娃,为汉城奥运会的让球埋下了伏笔。

而恰恰汉城奥运会半决赛的形势是,焦志敏对李惠芬,陈静对谢拉霍娃。如陈静拿不下谢拉霍娃的话,这39届上的阴影将影响焦志敏对谢拉霍娃的发挥,张燮林对她的爱徒焦志敏耐心进行了解释。最终,焦志敏服从了领导决定。

得以欣慰的是,最终焦志敏在争夺铜牌时,战胜了谢拉霍娃。汉城奥运会领奖台上同时升起了三面五星红旗。只是这一战,竟成了焦志敏的谢幕之战。

安宰亨

安宰亨,1965年出生在韩国釜山市郊的一个小县城里。上有一姐,下有一妹,全家靠父亲在小学里当教师糊口,生活极为艰辛。1982年,安宰亨入选韩国乒乓球国家队,开始了他鼎盛的乒乓生涯。

当时由于焦志敏的出现,在韩国男子乒乓球队里一度悄然出现汉语热。为了爱情,安宰亨在不耽误正常训练的情况下,拼命学习中文。仅仅几个月,他的中文竟然达到汉城大学四年级的水平。事实证明也就是这种痴情和诚实,打动了焦志敏。

在退出国家队后,安宰亨数次担任韩国国家乒乓球男队主教练。现在,安宰亨在汉城体育大学任教授,同时负责该大学的乒乓球队。

婚礼大典

心情被受打击的焦志敏,在88年奥运会后就退出了乒坛。时年她刚26岁,正处于当打之年,她的退出表示着她对乒乓球的很多无奈。在韩国朋友的帮助下,1989年焦志敏登上赴瑞典的航班,给她送行的只有队友高军(注:15年后的今天,高军在乒乓球世界杯上还战胜了王楠,不知此时焦志敏做何想)。

那时的焦志敏心情是沉重和迷茫。她要去的目的地,即不是要继续她的乒乓事业,也不是安家生养之所。在焦志敏到达瑞典后几个小时,有了答案。

韩国的政府官员对安宰亨与焦志敏的恋情,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和帮助。由于那段期间,安宰亨正在服兵役。按照韩国政府规定,他是不允许出国的。是韩国政府高层官员出面为他疏通了关节,使他得以到瑞典去见焦志敏。就在焦志敏到达瑞典几小时后,安宰亨也到达了瑞典。有就在那个时刻,她们的爱情升华了。焦志敏回忆道:就是在那个时候起,她考虑到了婚姻。

当焦志敏和安宰亨在瑞典决定了她们的婚姻大事后,韩国媒体进行了大篇幅报道。当焦志敏和安宰亨从瑞典回到汉城时,韩国政府专门在机场为他们开辟了入境通道。电视台在现场直播,诸多媒体记者、各路长官、会长和梁英子、玄静和等乒坛名将,安宰亨的朋友亲属手捧鲜花等在通道两旁等待,盛况空前。焦志敏回忆道那场景称:太感人了、太辉煌了,或许这是每一个女孩子都梦中期待的。

1989年12月22日,焦志敏与安宰亨举行了隆重的婚礼。由于中国与韩国两国之间正在加强联系,尚未建立外交关系。这对乒乓名人的婚礼,揉进了浓重的政治色彩。在韩国汉城奥林匹克公园举行的婚礼中,当时的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发去了贺电,国际乒联主席狄村亲临现场司仪,整个婚礼仪式已是政府精心安排的演出程序。焦志敏和安宰亨已不仅仅是一对新娘、新郎,而是这场精心组织,时间长达7个小时演出程序中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