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决战·淮海战役 观潮:我军淮海战役领导指挥的决策全过程(三)

2019-02-01 - 淮海战役

在此方针下,由你们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但将战况及意见每日或每两日或每三日报告一次。”——从第一项的“完全同意鱼戌电所述攻击部署”一句中就可看出,此电是回复粟陈张钟刘6日20时电报的。“(二)、第一仗估计需要十天左右时间,力争歼灭黄百韬十个师(包括四十四军),李弥一至两个师,冯治安四个师(包括起义者在内),刘汝明六个师(包括可能起义者在内),以上共计二十一个至二十二个师。

大决战·淮海战役 观潮:我军淮海战役领导指挥的决策全过程(三)
大决战·淮海战役 观潮:我军淮海战役领导指挥的决策全过程(三)

如能达成此项任务,整个形势即将改变,你们及陈邓即有可能向徐蚌线迫进,那时蒋介石可能将徐州及其附近的兵力撤至蚌埠以南如果敌人不撤,我们即可打第二仗,歼灭黄维、孙元良,使徐州之敌完全孤立起来。

大决战·淮海战役 观潮:我军淮海战役领导指挥的决策全过程(三)
大决战·淮海战役 观潮:我军淮海战役领导指挥的决策全过程(三)

”电报内容清楚地表明,毛泽东在未得到粟裕等人关于敌人南撤、不用打海州等地的情况报告时,就已经将“第二仗”指向了徐蚌线,并且对徐州之敌可能南撤做出了预判。

由此可见,淮海战役刚刚打响的第二天,就因敌我情况的进展,战役计划和指挥方面随之又产生了重大变化。

大决战·淮海战役 观潮:我军淮海战役领导指挥的决策全过程(三)
大决战·淮海战役 观潮:我军淮海战役领导指挥的决策全过程(三)

1948年11月7日,淮海战役打响后的第一天,中央军委、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三个方面,根据敌情变化,对战役的下一步规划开始了新的统一认识过程,从而在9日、10日间做出了新的决断。

就在淮海战役打响的这一天,敌军方面也开始有了大的动作。在此之前,敌军的指挥系统调整和作战部署因各种原因,一再犹豫拖延。直到11月5日,顾祝同代表蒋介石到徐州召集各兵团司令官会议,才最后决定陇海路沿线次要城市一律放弃,集中主力与津浦线徐蚌段两侧,徐州“剿总”转移蚌埠,徐州仅留一两个军防御。

大决战·淮海战役 观潮:我军淮海战役领导指挥的决策全过程(三)

依此计划,黄百韬兵团退至运河以西,李弥兵团退至徐州东南灵璧、泗县地区,海州44军随黄百韬7兵团撤退;邱清泉兵团集结于永城、砀山地区,刘汝明四绥区转移至临淮关,孙元良兵团集结于蒙城。该方案于6日正式下达书面命令。

这个态势,就是粟裕给军委电报中所说的,何基沣张克侠所告知的“部署南撤”方案。

7日20时,陈邓致电军委并粟谭、刘邓李,报告中野东进主力的行动情况:“我各纵与昨日午后开进,今日拂晓后先后进至陇海路以南,仅在马牧集东南发现一八一师,正围歼中。并已确实查明刘汝明五个师,系于六日经砀山,今日继向永城前进。……据此情况,我们决心以一纵歼击一八一师外,三、四、九纵决于明夜东进,如刘汝明尚在永城,则歼灭之;如刘向宿县逃,则乘势追至宿县歼击之,并控制徐宿线,调邱、孙来增援并歼击之。”

同一时间内,陈邓还致电在徐州以西的华野三纵孙继先、丁秋生并粟谭,报军委,令孙、丁应立即尾追已开始撤退的邱清泉兵团,直逼徐州,“我们下一次作战,或歼永城刘汝明,或直追刘汝明到宿县而歼击之,或不理刘汝明直出宿县,并控制徐宿段,调邱孙增援,而歼击之。”比较陈邓20时给军委并粟谭、刘邓李的电报内容,陈邓在此电中多列出了一种可能性:“或不理刘汝明直出宿县”。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即陈邓与军委情况相同,此时也还没有收到粟陈张7日午时电,因为陈邓与8日10时有一电给粟陈张并告军委,明确是回复粟陈张7日午时电的,这个情况与军委回复粟陈张7日午时电同样晚一天的情况完全一致。可见7日这一天华野与军委和陈邓之间的电讯,都因技术原因出现了时间上的偏差。这种技术原因造成的收发报时间偏差,在整个淮海战役过程中,都曾一再出现。

综合7日一整天的电报往来,可以看出我军战役指挥的几个方面,自刘邓李5日提出“斩断敌人中枢”的建议后,到7日时军委毛泽东、华野粟陈张和中野陈邓,都已经逐步将注意焦点转移到淮海南线徐蚌段的宿县这个要点上来了,可以说刘邓李的建议,对各方面战役指挥思路的影响作用,已经开始显现。

而由于前两天的技术原因,造成电报收发时间的偏差,在后面的若干时段内,这一时间偏差仍旧在起作用。所以后人在看当时的电报时,很容易混淆各方电报的收发应答次序,从而对各方各种意见的提出先后与相互间的影响产生误解,这是我们在解析这一时段的电报文献资料时,特别要注意的问题。

11月8日上午8时许(辰时),粟裕、张震联名致电军委、陈邓并报华东局、中原局。这就是那份著名的“齐辰电”。现在相当多的人,将这份电报视为粟裕本人决定了淮海战役走向、从而证明粟裕为淮海战役实际指挥者的重要依据。那么这一论断是否成立呢?让我们还是从当时各方的往来电报解析入手去得出结论。

粟张的“齐辰电”内容,分为甲乙丙三项。

甲项根据全国战场形势,判断蒋介石在徐蚌战场可能采取的两种方针:“第一,以现在江北之部队再加上由葫芦岛撤退之部队,继续在江北与我周旋,争取时间,加强其沿江及江南及华南之防御。第二,立即放弃徐、蚌、信阳、两淮等地,将江北部队撤守沿江迅速巩固江防,防我南渡,而争取时间整理其部队,以图与我分江而治,待机反攻。”

乙项分析敌军两种方针对我之利弊,“蒋匪如采取第一方针,使我在江北仍有大量歼敌的机会。如果能在江北大量歼敌,则造成今后渡江的更有利条件,且在我大军渡江之后,在苏、浙、皖、赣、闵各省不至有大的战斗(如在江北大量歼灭了敌人,则严重的战斗要在华南才有打的),也不至使上述各省受战争之更大破坏,使我军于解放后,容易恢复。但如此,对江北及华北各老解放区的负担,仍将加重,又为不利。

如果蒋匪采取第二方针,可大大减轻我江北及华北各解放区的负担,使这些解放区迅速得到恢复,但我今后渡江要困难一些(困难仍完全可能克服),并于渡江之时在苏、浙、皖、赣各省尚须进行一些严重的战斗和部分的拉锯战,且在江南大量歼敌的条件亦较江北差一些,这又是不利的一面。”

丙项是结合上述情况,提出对淮海战役第二步的设想,“我们不知各老解放区尚能支持到何种程度,如果尚可能作较大的支持的话,则以迫使敌人实现第一方针为更有利。如果认为迫使敌人采取第一方针是对的,这我在此次战役于歼灭黄兵团之后,不必以主力向两淮进攻(新海敌人已西撤),而以主力转向徐固线进击,抑留敌人于徐州及其周围,而后分别削弱与逐渐歼灭之(或歼孙兵团,或歼黄维兵团),同时以主力一部进入淮南阶段浦蚌铁道,错乱敌人于孤立徐、蚌各点敌人。

为此,在战役第一阶段之同时,应即以一部破坏徐蚌段铁路,以阻延敌人南运。”

电影《大决战·淮海战役》截图

粟陈张的“齐辰电”内容,的确是从解放战争的南线战略角度出发去设想淮海战役的进程,这一点是很清晰的,而且也是粟裕方面自提出淮海战役计划后,第一次完全从战略角度向军委表达意见。但如果说是此电的内容决定了从军委到中野、华野对淮海战役的决策,导致淮海战役发展成为解放战争的南线大决战,则有商榷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