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锦松与伏明霞 伏明霞与梁锦松

2019-01-05 - 梁锦松

“跳水皇后”伏明霞与香港财政司长梁锦松的婚姻轰动一时。鲜为人知的是,梁锦松只比伏明霞的父亲小两岁,这对年龄相仿的翁婿曾一度格格不入。当梁锦松黯然“下课”,陷入人生低谷时,岳父与他冰释前嫌,用心良苦地激励他再扬人生风帆,这对特殊的翁婿情深意浓。下面随康网小编一起具体了解下吧。

梁锦松与伏明霞 伏明霞与梁锦松
梁锦松与伏明霞 伏明霞与梁锦松

准女婿比自己小两岁,“跳水皇后”父亲心乱如麻

2001年3月,“跳水皇后”伏明霞应邀出席香港一年一度的杰出领袖颁奖典礼时,与当时香港财政司司长梁锦松一见钟情。短短的两天相处,49岁的梁锦松与25岁的伏明霞在心灵上碰撞出爱的火花。

梁锦松与伏明霞 伏明霞与梁锦松
梁锦松与伏明霞 伏明霞与梁锦松

此时的伏明霞已经从国家跳水队退役,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系深造。梁锦松经常在百忙中飞赴北京,与伏明霞悄悄会面,这对忘年恋人的感情急剧升温。

伏明霞是父母贴心的小棉袄,有什么秘密,都会毫无保留地告诉父母。一次,伏明霞回到武汉,认真地对父母说:“我恋爱了,男朋友是香港的梁锦松。”父亲伏宜君、母亲林杏娥一脸惊愕地望着女儿:“就是电视里经常出现的香港财政司长?”伏明霞连忙解释:“你们不知道,与他在一起我很放松。”

梁锦松与伏明霞 伏明霞与梁锦松
梁锦松与伏明霞 伏明霞与梁锦松

伏宜君经常收看香港凤凰卫视,对梁锦松的情况有所了解,知道他离过婚,今年已经49岁,仅比自己小两岁。自己怎能容许女儿找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老头。伏宜君板着脸说:“你如果替我们着想,就与他断绝来往。”

伏明霞知道,突然要父母接受梁锦松是不现实的,于是她假装答应父母与梁锦松分手,私下里继续来往。她相信,父母对梁锦松有了了解后,会接受他。女儿答应不再和梁锦松交往,伏宜君夫妇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10月初,媒体抛出伏明霞与梁锦松开始谈婚论嫁。伏宜君和林杏娥这才知道,女儿根本没与梁锦松分手!伏宜君在电话里狠狠地将女儿数落了一顿。

冷静下来,伏宜君想这事不能全怪女儿,女儿从小就在运动队里过着封闭的集体生活,比同龄女孩子单纯得多。要斩断女儿与梁锦松的情丝,只有让梁锦松主动退出。

10月下旬,伏宜君与林杏娥主动给梁锦松写了一封信:尊敬的梁锦松先生,也许你还不知道,我只比你大两岁。如果你与我女儿结婚,我和妻子怎么与你相处?我知道你是个通情达理的成功人士,如果你真的替伏明霞着想,替我们着想,就请你不要再与我女儿来往了……

伏家父母的来信让梁锦松心里掀起波澜。那几天,梁锦松一遍一遍地梳理自己的心绪,也萌生过与伏明霞分手的念头,然而他发现自己的激情只为伏明霞燃烧,他不想因为伏明霞父母而欺骗自己。

一个星期后,梁锦松委婉地给伏宜君夫妇写了回信:尊敬的付先生、林女士,我与伏明霞真心相爱,年龄差距不应成为爱的障碍。虽然我和你们年龄相仿,但我会和阿霞一样尊重你们,孝敬你们!我想,如果你们了解了我,一定会接受我……

梁锦松的回信让伏宜君夫妇心乱如麻。伏宜君是湖北省输变电公司车队的钣金工,林杏娥也在车队工作,现在女儿和梁锦松恋爱,上班时,他们都不知该如何面对同事。夫妇俩与同事也很少交流,生怕同事问起女儿与梁锦松感情的事;在家里夫妇俩也常常唉声叹气相对无言。

2002年元旦,在伏明霞的陪同下,梁锦松来武汉拜见未来的岳父岳母。走进伏明霞的家,伏宜君发现梁锦松比实际年龄看起来年轻许多。面对伏家父母,梁锦松也想跟着伏明霞叫爸爸妈妈,但想到自己与他们年龄相仿,只别别扭扭地叫了声“伏先生、林女士”,这让伏宜君和妻子感到非常刺耳。

准女婿第一次登门拜访,伏宜君夫妇不仅对亲戚封锁了消息,而且对梁锦松很冷淡。晚饭过后,伏宜君悄悄将女儿拉到一边:“你送他去宾馆住一晚上,明天就让他回香港。”伏明霞尊重了父亲的意见。第二天一大早,她为梁锦松买好了回香港的机票,将他送到机场。

2002年7月,伏明霞突然告诉父母:“爸爸妈妈,我已和锦松办理了结婚手续,准备15日在香港举行婚礼。不管你们对锦松有什么看法,我还是希望你们来参加婚礼。”伏宜君气不打一处来:“孩子,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们商量就擅自做主?”“爸爸,我已是成年人了,我的事自己能做主!”一句话噎得伏宜君哑口无言。

尽管伏宜君和妻子心里不痛快,但女儿举行婚礼那天,他们还是飞赴香港,见证了女儿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在婚礼现场,看着女儿和梁锦松幸福地偎依在一起,伏宜君夫妇虽然脸上带着微笑,但心里却湿漉漉的,女儿与丈夫的年龄相差这么大,她会幸福吗?他们生活会和谐吗?

心有成见格外挑剔,岳父母与女婿尴尬相处

梁锦松与伏明霞的婚姻世人皆知,梁锦松与他们年龄相仿的事实,成了他们心头不可触摸的痛。

为了避免与外界过多的接触,伏宜君和妻子双双从单位办理内退手续。夫妇俩深居简出,过着低调简单的生活,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他们在家享清福,谁知他们承受着这么大的压力和烦恼。

这年中秋节,梁锦松在电话里告诉伏宜君:“我打算和阿霞来武汉看望你们。”伏宜君幽幽地说:“你们最好晚上来,住在宾馆里,千万别被记者发现。”中秋节当天,他和伏明霞晚上飞回武汉,伏宜君和妻子赶到宾馆与女儿女婿会面。四口人在一间幽静的包间里吃了一顿饭,气氛相当压抑。第二天一大早,伏明霞和梁锦松就飞回香港。

此时的伏明霞已有几个月的身孕,妊娠反应严重,加上香港气候潮湿,饮食不习惯。她和梁锦松商量,希望父母能来香港照顾她。梁锦松理解妻子的心情,在电话里主动向伏宜君发出邀请:“阿霞行动不方便,不能经常看望你们,希望你们来香港定居,安度晚年!”伏宜君拒绝了:“我们住在武汉习惯了,不想去陌生的地方,阿霞如果想我们,我们会经常给她打电话。”

得知父母的态度,伏明霞在电话里哭了:“爸爸,我没想到到现在你还不肯接受他,他除了年纪大点,哪点不好?你们不知道,我一个人在香港很孤独,怀着孩子特别想你们。”伏明霞的泪水和恳求让伏宜君夫妇的心软下来,他们同意去香港生活。

11月初,梁锦松来到武汉亲自迎接岳父母,与他们一同前往的还有伏明霞的姐姐伏明燕。

伏宜君夫妇到达香港的当天晚上,梁锦松把父母、舅舅等长辈请到家里,特意为岳父岳母举行隆重的欢迎晚宴。他将岳父母向长辈们做了介绍:“他们都是世上最善良朴实的好父母,我很尊重他们,感谢他们送给我一个好妻子,我会像阿霞一样尊重孝敬他们。”一番情真意切的话语,让伏宜君夫妇心里有几分温暖。

梁锦松和伏明霞住在香港浅水湾半山腰一套别墅公寓里,房子依山傍水。因对梁锦松有成见,即便住在优雅的环境里,伏宜君夫妇的心情也不是十分畅快。

作为香港的财政司长,梁锦松是个大忙人,应酬多,有时饭菜做好之后,又临时来电话说不回来吃饭。次数一多,伏宜君夫妇心里不免有些怨气。伏明霞忙替丈夫辨解:“他确实很忙,如果他在哪方面做得不好,看在女儿的份上,你们多担待。”女儿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伏宜君夫妇也不再计较。

两年来,梁锦松一直想与岳父岳母和平共处。考虑到伏宜君夫妇不会说粤语和英语,在香港也没有朋友,梁锦松经常把朋友带回家吃饭,每次都让朋友与岳父母聊天。因为听不懂粤语,伏宜君夫妇常常答非所问,这让他们感到很没面子,误以为梁锦松有意出他们的洋相。

一次,梁锦松又把朋友带到家里,伏宜君夫妇拒绝与他们见面。当梁锦松来岳父母房间里请他们时,伏宜君忍了多时的怨气终于发作了:“你让我们在你朋友那里出洋相,你心里舒服了?”梁锦松这才明白岳父母误解了自己。他把自己的良苦用心告诉了他们,伏宜君夫妇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碍于岳父岳母的身份,他们没有道歉。但从此,夫妇俩对梁锦松的态度发生转变,不再那么排斥他了。

2003年2月26日,伏明霞在香港玛丽医院生下女儿梁司渝。整个手术期间,梁锦松一直陪在产房里无微不至地照顾伏明霞。他耐心细致地为伏明霞冲红糖水,给孩子洗澡、穿衣服、换尿片……梁锦松的父爱柔情,让伏宜君夫妇感动不已。

就在梁锦松沉浸在喜得千金的幸福中时,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波悄然降临,将这个平静温馨的幸福之家搅得波澜翻滚……

真情融化隔阂,年龄相仿的翁婿情深意浓

原来,早在2003年1月,梁锦松为了方便接送伏明霞和即将出生的孩子,花70多万港元买了一辆豪华凌志房车。3月,香港政府大幅度提高汽车首次登记税,这时有媒体爆出梁锦松利用职务之便逃税。

梁锦松感到异常委屈。为了平息事端,梁锦松与伏明霞决定将把税制调整前后车价差额的两倍,捐给慈善机构。然而,舆论的炒作还是一浪高过一浪。迫于舆论的压力,2003年7月16日,梁锦松黯然下课,结束了其短暂而辉煌的政治生涯。

梁锦松的遭遇大大出乎伏宜君夫妇的意料,女婿的戏剧化人生让他们心里湿漉漉的。短短一周时间,梁锦松消瘦憔悴了许多,他的颧骨更加突出,因为睡眠不好,他眼睛四周全是黑黑的青晕。一向很注重仪表的他,变得不修边幅,好几次把领带都打歪了。因为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他常常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对着大海出神。

女婿从事业的巅峰骤然跌入低谷,伏宜君能够体会到他内心深处的伤痛。他几次想安慰他,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这让他的心乱成一锅粥……

9月,伏宜君左脚底的鸡眼开始化脓,左脚不敢着地。梁锦松知道后,担心地说:“这可不是小事,必须马上去医院。”说完,他开车将伏宜君拉到医院,陪着岳父做了鸡眼切除手术。回家上楼梯,梁锦松吃力地将岳父背到三楼的房间里。梁锦松身体瘦削,伏宜君比他重20多斤,累得梁锦松呼呼直喘粗气……

梁锦松对自己和妻子的尊重让伏宜君内心五味杂陈。经过朝夕相处,他对梁锦松有了透彻的了解,他是个风趣幽默、很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对女儿和外孙女呵护备至,做父母的对儿女的要求不就是这些吗?自己为何对他的年龄耿耿于怀?想到曾经对他的排斥,伏宜君感到非常自责和内疚。

这天晚上,梁锦松在书房看书时,伏宜君悄悄走了进去,真诚地说:“锦松,以前我和你妈太固执,对你有些成见,让你受了委屈,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岳父的“检讨”,让梁锦松非常感动。他发自内心地叫了一声“爸”,伏宜君毫不迟疑地答应了。梁锦松让岳父在自己对面坐下来,动情地说:“我爱阿霞,也爱你们,怎么会怪你们呢?你们住在这里,能够幸福我就满足了!”那一刻,翁婿俩横亘心头的隔阂冰雪消融……

2003年12月,香港律政司宣布不对梁锦松提起起诉,梁锦松重重地吁了口气,而压在伏宜君夫妇心头的巨石也落了地。

2004年整一年时间里,他一直在家里休息。这年12月12日,伏明霞在香港玛丽医院又平安地生下一个男孩。儿女双全,又衣食无忧,梁锦松彻底失去了斗志,甘愿享受居家男人的平凡生活。

女婿的现状,让伏宜君夫妇心里很痛,他们知道梁锦松学识渊博、才华横溢,是当年香港高考文科状元,在世界金融界很有影响,曾当选为2001年度全球财经十大风云人物之一。2005年5月,梁锦松拒绝了美国一家著名银行让他担任亚洲区总裁的邀请,伏明霞与丈夫闹起了别扭。

伏宜君认真地梁锦松说:“锦松,你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应该出去干更重要的事,照顾孩子这些生活琐事交给我和你妈就行了。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晶莹的泪花在梁锦松眼角闪烁:“我也想出去工作,可我没有勇气。”

三个月后,在伏宜君夫妇的鼓励下,梁锦松与妻子及一双儿女,下课以来第一次在公共场合露面,拍摄八集专题片《星星细雨香港情》。女婿终于迈出了这一步,伏宜君夫妇感慨万千。

为了让梁锦松心头的阴霾散尽,伏宜君用心良苦地陪他出去散心。伏宜君夫妇节俭了一辈子,舍不得出去旅游,现在他却对女儿女婿说:“我和你妈年纪一天天大了,想出去走走,如果你们方便,陪我们出去旅游好吗?”于是梁锦松和伏明霞陪着伏宜君夫妇去东南亚等国家旅游。

梁锦松和伏宜君穿着泳裤,躺在沙滩上接受日光浴,看谁把皮肤晒成更健康的颜色。三天后,翁婿俩让伏明霞当裁判。伏明霞看看父亲又看看丈夫,调皮地说:“爸爸是冠军。”伏宜君得意地笑了起来。接着伏明霞又大声宣布:“梁锦松第一名!”一家人乐不可支。

平时在家里,伏宜君教梁锦松打扑克玩“斗地主”。他们定下规则:伏宜君和梁锦松谁输了就在对方的脸上贴“纸胡子”。结果梁锦松和伏宜君脸上都贴满了纸条,翁婿俩哈哈大笑……笑过后,伏宜君语重心长地说:“人生就像一副牌,好牌坏牌都会遇到,聪明的人总善于将坏牌也打出精彩,使自己的人生柳暗花明。”听了岳父的话,梁锦松若有所思……

2007年2月春节过后,梁锦松经过慎重考虑,加盟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出任该公司在香港的独立董事。上任那天,梁锦松着一身深灰色西装,配上白底碎花领带,显得干练利落,那个叱咤风云的梁锦松又回来了!无边的欣慰在伏宜君夫妇心头涌动……

梁锦松知道,自己能够东山再起,有岳父岳母的一份功劳,没有他们的鼓励和用心良苦的开导,他也许至今还在忧郁地带徘徊,因此,他除了对岳父岳母更加尊重外,还对他们充满了感激之情。

2008年4月初,伏宜君夫妇带着女儿女婿和外孙回武汉探亲。此时的伏宜君夫妇已丝毫不在意别人的谈论,而是坦然地拜访亲戚,与老街坊叙旧聊天,那份从容与满足令人感慨、令人动情!

扩展阅读:关于伏明霞幸福家庭

嫁入豪门是很多女性的梦想,一入豪门深似海也是不少豪门媳妇生活的写照。当年著名的跳水冠军伏明霞与前香港财政司司长、绰号财神爷的梁锦松一段轰轰烈烈的婚姻,成了伏明霞彻底告别公众的谢幕礼,而今香港浅水湾的一座别墅公寓成了她躲开公众视线的屏障。简单的相夫教子就是伏明霞生活的全部。

他们的结合就是一见钟情

和伏明霞的相识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有一次伏明霞在香港参加了一个活动,当时恰好我也在场,谁知就是这一次见面,让我们成了百年之好。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我和伏明霞一照面,双方就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双方留下了电话,后来竟产生了感情,用中国的一句古话来说,我和伏明霞的结合就是一见钟情。

当友人问起他和伏明霞的年龄差距是否会影响到爱情生活时,梁锦松谨慎地说;有关我和阿霞的年龄差距,一段时间内已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我也曾担心过,和阿霞也聊过这个事,但阿霞却说年龄不是差距,爱情才是最美好的。我也很清楚地知道什么样的女性适合给自己做太太。

阿霞以前没有进过高等学府,但退役后她又读了大学,是一个刻苦上进的好女孩,我需要娶这样的太太。我的经历告诉我,一个人在社会上有官职,有地位固然重要,但那些都不是永久的,只有生活才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事实证明,我和阿霞在年龄上的差距并没有影响我们婚后的幸福生活。

我和阿霞结婚这么长时间了,她唯一的缺点是有时候比较任性,情绪不好时还会发发脾气,但过一会儿就好了。不过这些我都能理解,毕竟她年龄还小。在日常的生活中,我和阿霞都能够相互理解,相互支持,互敬互爱,彼此信任。

他接着说;我一直认为,自己目前的爱情生活是幸福的,至于别人如何评价我们的婚姻,我和阿霞并不在意。我毕竟是五十岁的人了,眼看孩子就要出世了,我十分珍惜现在的婚姻。

婚后伏明霞深居简出

伏明霞现在和丈夫、孩子及自己的父母一起住在浅水湾半山上的一栋别墅公寓里。自从2003年初出世之后,伏明霞和梁锦松的女儿梁司渝也和父母一样深居简出,而梁锦松在辞去香港财政司司长的职务之后,也和伏明霞一起把时间都交付给年幼的女儿,浅水湾的海边常有一家三口的身影。

对于自己的婚姻,伏明霞觉得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喜欢成熟一点的,因为我属于不操心的那种人,不想那么远的东西,我就想现在的东西,有他就是他来管家,我可以轻松一点。

其实以前有些人呢,就是到谈恋爱结婚这个阶段都说要找有文化的,我就不这么想。但是我现在回过头来觉得呢,其实有知识真的还是很重要的,因为特别是当你有了家庭,有了小孩之后,因为这个文化对我来说,是欠缺的一部分。

对于自己的过去伏明霞想得很清楚,而对于未来她也安排得很明白:因为你太辉煌了吧,会有很多方面对你有想法,其实我觉得这也是很正常的。所以为什么我觉得现在很好,我不要名也不要利,我只要我自己活得开心,这个名利好像对我来说,离我已经远去了的感觉。

可能你单身的时候,你会牵扯得更多一点,但是你已经有家庭了,有小孩子了,可能你现在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你孩子的健康,你怎么样去培养你的小孩。

1997年退役下来的伏明霞正式进入清华大学学习,成为该校经济管理学院的本科生。由于9岁就开始接受专业跳水训练,连小学文化基础都不具备的伏明霞,在清华大学是由学校为她专门制定一套特殊的教学计划。

由于经历了复出、参加2000年奥运会及结婚生子等一系列事件而耽误了学业。2004年年7月她正式从清华大学毕业历时7年。不过在伏明霞结婚生子的这段时间里却并没有耽误她学英语。因为女儿的保姆是菲律宾女佣,只能说英语,为了和保姆交流,2001年还因为英文不好闹出脏裤子事件的伏明霞,如今已经能把英语说得很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