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海蓉被下药 田海蓉带病出演《雷雨》 全场掌声如雷(附图)

2018-10-03 - 田海蓉

经历过一次突发事件,观众心里都有些紧张,所以,昨晚有很多人提前进入剧场,安静地在座位上等着演出开场。濮存昕的姑姑、叔叔、妹妹在他的邀请下,打扮得漂漂亮亮地等待着,濮存昕年过七旬的姑姑开心地说:“他太忙,能在舞台上看到他我们已经很开心了。

田海蓉被下药 田海蓉带病出演《雷雨》 全场掌声如雷(附图)
田海蓉被下药 田海蓉带病出演《雷雨》 全场掌声如雷(附图)

”省文联主席李致也早早坐到座位上,他说:“从上个世纪40年代开始看《雷雨》,什么版本都看过,这次来尝尝明星版的鲜。”许多观众也表示,对剧组停演表示理解,毕竟生命是最可贵的。

“四凤”田海蓉赢得掌声

19:36,三道铃声后,昏黄的灯光照亮曹禺先生的巨幅照片,大幕渐渐拉开,鲁贵正坐舞台中央的沙发上,四凤忙着帮繁漪扇凉刚熬好的药。听到父亲的招唤,四凤“哎”了一声,跑跳着到舞台中央,灯光下一转身亮出漂亮的正面。“是田海蓉!”“这姑娘真不容易。”观众兴奋地议论着,并报以热烈的掌声。

田海蓉被下药 田海蓉带病出演《雷雨》 全场掌声如雷(附图)
田海蓉被下药 田海蓉带病出演《雷雨》 全场掌声如雷(附图)

休息了一天,田海蓉坚持登上舞台。由于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演完三个小时的戏对她来讲是巨大的挑战。作为专业话剧演员,白荟的扮相靓丽、声音甜美,对角色拿捏到位,塑造了一个乖巧听话,令人怜爱的四凤。影视演员出身的田海蓉,与剧组有了较长时间的磨合、排练中也下足了功夫,活灵活现地展现了四凤这个角色。

田海蓉被下药 田海蓉带病出演《雷雨》 全场掌声如雷(附图)
田海蓉被下药 田海蓉带病出演《雷雨》 全场掌声如雷(附图)

特别是第三幕、第四幕的激情戏,四凤被世俗、父母、情人压得喘不过气来,几乎被逼疯,田海蓉也并没有因为病情有丝毫松懈,让观众为她紧紧地捏了一把汗。

《雷雨》来不及加演

22:40,《雷雨》落幕,8个明星的表演,给观众带来了真正意义上的“明星版”《雷雨》。艺术家们的到位的演出,把每个人物刻画得活灵活现,伴着雷声、电光、雨声,观众像走进了那个年代,为剧中人物悲、痛。演出结束,观众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带病上台的“四凤”田海蓉获得特别多的掌声。

很多无缘看到演出的观众四处询问,《雷雨》会不会如《云南映象》一样,为热情的蓉城观众加演一场,满足大家看戏的愿望。但是,由于全明星版《雷雨》的演员的特殊性,把他们聚在一起本来就很难,潘虹、濮存昕今日还将奔赴片场,继续拍摄影视剧。锦城艺术宫的负责人张先生说:“加演一场,演员们太累,而且演出在周末,而且半天时间售票来不及,所以,很遗憾,《雷雨》不能加演。”

另悉,作为“第三届北京国际戏剧演出季”中的重头戏,叶惠贤将率明星版《雷雨》,于4月18日在保利剧院拉开帷幕,为明星版《雷雨》的全国巡演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记者李姝摄影李丹

思考 过后留下问号

一场轰轰烈烈的《雷雨》,虽然只在成都“下”了两个晚上,但却给一直萎靡不振的成都演出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票房大收、好评如潮。这场震耳欲聋的“雷雨”,除了给观众带来愉悦和兴奋外,还给成都的演出市场留下了许许多多的疑问与反思。

问号一:看明星还是看话剧?

打开明星版《雷雨》的宣传画册,潘虹、濮存昕、达式常、田海蓉等明星的剧照和名字扑入眼帘,让人眼前一亮。连续两个晚场,上演《雷雨》的锦城艺术宫座无虚席、掌声雷动,但是观众买票是究竟是冲着明星还是冲着话剧而去的呢?对此,一位从自贡专门赶来观看的徐先生坦然地告诉记者:“话剧《雷雨》大家都知道,但是如果不是潘虹和濮存昕他们演,我肯定不会这么大老远的赶到成都来。

但是,在看的过程中,我发觉自己并没有盯着明星,而是被激烈冲突的故事震撼了。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大多数观众都和徐先生持相同意见:买票时冲着明星,观看时却忽略了明星的存在,“潘虹一出场时,她的那个神态、那个眼神,活脱脱就是一个繁漪,让人马上就沉浸到了话剧故事中,忘记了她是潘虹。”

问号二:《雷雨》走了,还有什么?

每场《雷雨》落幕,现场掌声都是经久不息,不少观众都强烈要求加演,也有观众追问:《雷雨》走了,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这么经典的话剧?对此,多数业内人士的分析并不乐观:“话剧在成都很少引发这样的轰动,除了这次的《雷雨》,记忆中上次引发轰动的还是两年前的《茶馆》。

按照成都的演出市场规律,估计两年内很难再有这样的轰动效应。”不过,也有一些业内人士表示,毕竟现在成都大众的文化生活水平比两年前提高了许多,而且这次《雷雨》的成功也会让业界对成都演出市场充满信心,所以不排除不久就有新的经典作品来蓉上演。

问号三:成都能造明星版吗?

以明星为招牌,以名著为基础,明星版《雷雨》的创意不得不让人惊叹,同时也为话剧界带来了一场全新的革命。明星版《雷雨》在成都引发了震动,会不会催生成都本土产生明星版作品呢?“其实,从四川走出去的明星并不少:张国立、邓婕、刘晓庆,还有潘虹也是当年峨影厂走出来的,把他们请来打造一个明星版并非没有可能,但是最主要的问题是有没有人来做这样的大手笔,有没有这样有魄力的投资。

”还有人提到了从四川走出去的明星刘晓庆:“前段时间刘晓庆主演的《金大班的最后一夜》就在上海和北京火爆一时,为什么不能回到家乡来出演呢?”同时,也有不少人对成都能否打造明星版持保留意见:“话剧在成都本土不是很景气,成都还不具备打造明星版的基础和实力。

问号四:成都将成话剧“第四城”?

《雷雨》在成都上演期间,成都人表现出了很高的文化接受能力和文化修养。高达880元一张的门票照样被抢购一空,演出期间观众秩序井然,反应强烈。在《雷雨》的考验面前,成都观众的文化承载能力还是让人出乎意料的高。

据统计,去年全国城市的GDP总量排位中,前三甲分别是上海、广州、北京,成都位列第10。但无论是去年杨丽萍的大型原生态舞蹈集《舞蹈集》,还是刚刚过去的话剧《雷雨》,在成都的票房都是异常火爆,并不输于上海、广州和北京。

尽管如此,业内人士对成都成为继北京、上海、广州之后的话剧“第四城”并不乐观:“这些年在成都引发轰动的都是外来作品,成都最缺乏的是本土原创力。虽然观众具备了承载的能力,但并不能说成都就拥有了多么深厚的话剧土壤,因为一个经典作品的产生,首先必须具备创作力和操作能力,这两点在成都还非常薄弱。要想改变现状,需要成都本土的艺术家和企业家更多的投入支持。”记者范东波

票房 过道加座都卖光

明星版的《雷雨》去年在上海国际艺术节连演三场,场场爆满,开演前10天票已售罄,创下上海话剧演出票房收入170万元的纪录。该剧后来还赴广州、深圳巡演四场,引起轰动,一票难求,承办单位要求加演,因演员演出档期排满无法安排,只得加卖“站票”。记者昨日了解到,《雷雨》在成都的票房也大赢。

连续两天,锦城艺术宫座无虚席,100%的上座率已久违好几个月。180元的门票继续以280元的价位卖出,连临时在过道加座的票,都卖到380元一张,而且还很难买到。票贩子拿着百元大钞,四处询问:“有没有票?”一位漂亮的女士遗憾地说:“我的座位在楼上,看不清楚怎么办?”一个票贩子马上追过去:“卖吗?”她一惊,紧张地捏着票,捂在胸前:“我不卖!

”急忙进场。锦城艺术宫负责人张先生说:“《雷雨》的票房应该是近几年来话剧演出很高的,肯定是赚了。”但具体数字他不愿透露。记者李姝

幕后 田海蓉拼命上场

昨日下午5点过,田海蓉早早赶到后台,请化妆师为她化妆,并穿上戏服,开始准备晚上的演出。而前晚救场的白荟当时还没出现,记者推断晚上的演出应该是田海蓉挑起大梁。

田海蓉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有信心,她说:“晕倒是因为在重庆演出时颈椎被撞得错位了,医生已经帮我正位,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她也知道,在目前的情况下,静养对她才是最好的,但是田海蓉总觉得对不起11日晚到场的观众:“很多人是大老远赶来的,又让他们回去了,很过意不去。所以我一直要求上场,明星版的8个人缺谁都会让观众留下遗憾。”

对白荟的救场,田海蓉发自内心表示感谢。昨晚,白荟也在台下,静静观看了精彩的演出。演出结束后,在后台见到有些虚弱的田海蓉,她被人搀扶着,神情疲惫,看上去体力有些透支。但她很激动:“一出场就听到成都观众热烈的掌声,让我特别感动,也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只要上了台就豁出去了,所以我没有吝惜自己,忘我的演出。”当被问到这样付出值不值得时,田海蓉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她坚定地说:“值得!”田海蓉说,上台前,濮存昕就让她躺下来放松,想着这是一场首演,不要有太大压力。

演到第四幕,“鲁妈”让她发誓再见周家的人,就让雷劈死时,“鲁妈说我的手冰凉”,我自己没觉得什么,反正上了台,什么都顾不了了。对自己的表现,田海蓉说:“我尽了全力,自己很满意。成都的观众太好了,谢谢大家!记者李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