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大学医学部很可怕】什么!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月入20万人民币?!

2019-10-28 - 东京大学

任何一个国家的医生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光鲜与尴尬,中国如此,其他国家亦是如此。在日本,医生正在面临着“叫好不叫座”的职业尴尬。

在日本,被尊称为先生的职业主要有议员,教师,律师和医生。由于医生社会地位高,收入高,受尊敬,医学部一度成为日本大学考试竞争中最激烈的战场。

【东京大学医学部很可怕】什么!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月入20万人民币?!
【东京大学医学部很可怕】什么!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月入20万人民币?!

目前,日本拥有80所医科大学,医学部定员数为8000余人。其中,私立医科大学29所,其余为国立和公立医科大学。录取分数最高的是东京大学医学部。

高收入背后的艰辛

      医学部的教育年限全部是6年制。而且在日本所有的大学中,医学部的学费堪称“最贵”。国立、公立大学6年的学费总额为350万~360万日元,折合成人民币是20多万元;私立医学部6年学费为2000万~近5000万日元,折合成人民币约130万~300万人民币。此外,书籍费和生活费另算。

【东京大学医学部很可怕】什么!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月入20万人民币?!
【东京大学医学部很可怕】什么!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月入20万人民币?!

      然而高昂的学费却算得上是“价有所值”,执业医生的的收入和地位一直位列日本各行业的榜首。国民平均年收入为400万~500万元,开业医生的平均年收入要远远高于这个数字,平均2086万日元。

       医生毕业后,研修期间初期年收为500万~800万;研修后期为800万~1200万;研修结束后,进入大学附属医院,收入大约在700万~900万。大学附属医院,特别是像东京大学这样一流的大学出来的医生,社会地位高,而工资却相对较低。

【东京大学医学部很可怕】什么!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月入20万人民币?!
【东京大学医学部很可怕】什么!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月入20万人民币?!

      相反,私立医院的医生收入相对高一些,平均年收入大约在1000万~1500万,进一步如果取得了专业医师资格,会达到1500-1800万,院长的收入大约是2000-2500万左右。单从收入上看,这比在医科大学行医要多,在大学任职的医学教授收入也只有1200万~1400万。据说,东京大学教授工资收入最低。

【东京大学医学部很可怕】什么!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月入20万人民币?!

      收入最多的是自由开业医生。如果选择自己开业,一般年收入在2000万~3000万左右,高者达到5000万~6000万,美容外科等院长可以达到5000万~7000万日元。

      不过,这份“黄金收入”并不好赚。就在2004年,日本实施了“新人医师初期临床研修义务化制度”,即医科大学毕业考取医生执照后,要在指定医院进行临床轮转2年。学业可以说近乎是8年,周期较长。

“医生荒”与政府对策

      日本医学生定员设计也不尽合理。1970年,政府计划将医学部的定员由当时的4300人增加到6000人,并且保证每个县都有一所医科大学。该项举措导致1970年到1981年的12年中,日本增加了33所医科大学,定员数达到8360人。

      政府对社会需求数量的预估也有问题。1986年政府在计划预测报告中指出,“2025年将有一成过剩”。同时为了节约培养医生的花费(在日本,培养一名医生,国家需要投入1亿日元,约600万RMB),日本对医学生人数进行了计划性削减,当时的目标是到1995年为止削减10%,结果是1993年定员为7725名(实际削减7.

7%)(如下图所示)。1997年政府根据上述情形还制定了进一步削减目标。

      实际上,日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医生数量不足的问题(厚生劳动省估计缺少14万人)。预计的失误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是上世纪80-90年代,国际上对医生的社会需求量,多数以人口比来计算的。每千人口需要几名医生这种形式,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一点,社会老龄化加重。老年人均就医次数比一般人高几倍,而且诊疗时间长,这就导致医生数量相对不足。

      OECD国际合作开发机构在2011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每千人口数中,医生人数为1.50人,美国为2.46人,英国2.81人,德国为3.84人,意大利4.10人,而在日本,每千人口数的医生仅为2.21人,在国际中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

      日本医疗还面临着医师分布不均衡的问题。在诸多学科中,如皮肤科、泌尿科、眼科和骨科医生正在逐年增多,而外科、产科医生由于诉讼风险大并且相对辛苦,人员总数一直在减少。而且,在日本女性医生占医生总数的18%,很多女性结婚后特别是分娩后,上时间脱离医生职业,这也导致临床医生更加缺少(如下图所示)。

      对此,在政府要求下,各医科大学在不增加学部数量的基础上,由原来的每校100人定员扩招10%,加上定向培养,现有医科大学的招生数量达到近120名。然而,考虑未来的供需关系,各大学经营方及医科大学协会对于政府的扩招要求,一直持消极态度。

     在日本,医生为终身制,没有退休期限。老医生还没有退休时,又有新医生不断补充,据估计,2025年日本医生数量将达到32.6万人,达到供需平衡,日本的“医生荒”也会逐步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