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髦后人是谁 拼死一搏的曹髦 不愧为曹操的后代

2018-10-07 - 曹髦

司马懿死后,其子司马师和司马昭兄弟仍然独霸朝堂。后因魏少帝与大臣李丰、夏侯玄、许允等人密谋,欲除掉司马氏兄弟,但密泄事发,司马师便以郭太后的名义废黜魏少帝,一时颇有自立为王之意。

后来,在郭太后的坚持下,司马师立魏明帝的侄子——东海定王曹霖之子,年仅14岁的“高贵乡公”曹髦为帝。

曹髦后人是谁 拼死一搏的曹髦 不愧为曹操的后代
曹髦后人是谁 拼死一搏的曹髦 不愧为曹操的后代

自从走上历史舞台起,曹髦就从未令曹氏家族失望过。

刚即位时,虽然曹髦年少,但却有着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当他抵达魏都洛阳时,大臣请其住在舍前殿,可他说:那是先帝的住处,自己不应住,于是住到了西厢房;

曹髦后人是谁 拼死一搏的曹髦 不愧为曹操的后代
曹髦后人是谁 拼死一搏的曹髦 不愧为曹操的后代

次日凌晨,他进城时看到群臣们都跪在城门口迎接他,他马上要下车回礼,司礼官说:“礼,君不拜臣”。他却说:“我还没有登基,仍是人臣”,于是向群臣们回了礼;

当他到达皇宫门前时,又“止车下舆”,司礼官说:“天子的车驾可以直接入宫”,但他说:“我受皇太后征召,还不知是什么事”,于是步行到了太极东堂“见于太后”。

曹髦后人是谁 拼死一搏的曹髦 不愧为曹操的后代
曹髦后人是谁 拼死一搏的曹髦 不愧为曹操的后代

如此几件事情,既可见曹髦得体的言行,这背后更是其对曹氏家族正统地位的维护尊崇之意。其言行举止深得朝臣们的称赞,史载:“百僚陪位者欣欣焉”。

即位施政后:

仁政与才情

曹髦为帝后,很是有一番作为。他提倡节俭,关心百姓和将士们的疾苦,并实行了一系列“仁政”措施。

曹髦后人是谁 拼死一搏的曹髦 不愧为曹操的后代

首先,他下令减少宫廷开支,罢“百工技巧靡丽无益之物”,并派大臣微服私访,考察各地风俗,慰问百姓,还处罚了失职官员。

同时,他还多次下诏哀悼、抚恤伤亡的将士,“慰恤其门户”,免除其一年的赋税差役。而对于那些叛逃将士的家属,按法本应“连坐”,但曹髦却下令“皆特赦之”。

除了政治作为突出外,曹髦还有着很高的文学才情。他曾经在太极殿东堂与群臣“并讲述礼典,遂言帝王优劣之差”,讲的头头是道,使得“髃臣(肱骨之臣)咸悦服”。

后来,曹髦更是“幸太学,问诸儒”,与淳于俊等诸“博士”研讨《易经》、《尚书》和《礼记》的利弊。因其阐述的观点新颖,使得“诸儒”们佩服有加。

而他绘制的《祖二疏图》、《盗跖图》、《黄河流势》等众多画作,则被唐代张彦远所著的我国第一部绘画通史《历代名画记》评为:“曹髦之迹,独高魏代”。

据记载,司马师曾私下问亲信:“上何如主也?”魏晋名将钟会如实回答说:“才同陈思,武类太祖”。即曹髦的文才如同曹植,而武略则类同曹操。

司马师听后,虽有不爽,也只能违心地说道:“若如卿言,社稷之福也”。《三国志》的作者陈寿也说曹髦:“才慧夙成,好问尚辞”,有魏文帝曹丕的风范。可见,曹髦能力和才情在当时就受到人们的赞扬。

可是,这样的人才,实在并非司马氏家族所需。当他们注意到曹髦的出众之日,也正是他们要削弱甚至铲除曹髦之时。

主弱臣强下:

忍辱负重

所以,纵有满腔才干,曹髦也是生不逢时——因为,归根到底,他虽身为皇胄,又贵为皇帝,却只是个司马师操控下的傀儡而已。

可是,不想就此成为历史悲哀小丑的曹髦,却有着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他要恢复皇家的权威,他要重新执掌天下,他有这样的才情,也有这样的勇气和能力。

但曹髦也知道,他现在最需要的,是韬光养晦。所以,当司马师提出要享有“假黄钺,入朝不趋,奏事不名,剑履上殿”的特权时,他同意了。

好在没过多久,司马师病重身亡,其弟司马昭接掌了权力。

当司马师的死讯传到宫中,曹髦大喜。他立即诏令司马昭留镇许昌,同时又令尚书傅嘏“率六军还京师”,想要借机重掌大权。但司马昭识破了其计谋,迅速带兵回到了都城洛阳。

从此,司马昭独掌大权。计划失败的曹髦,又不得不开始新的忍辱负重的生活。

司马昭掌权后,对曹髦更加颐指气使,他规定:朝中的一切事情都要向他汇报,由他裁决,并要求“位为相国,封晋公,加九锡”。这实际上,等同了皇帝身份,只不过差个名号而已。

公元257年,镇守淮南的征东大将军诸葛诞,起兵反抗司马昭专权,结果却被迅速平定,曹髦仍然是“笼中鸟”般的傀儡皇帝。

可这次起兵的结果,却是大大激发了曹髦的反抗之心。他借着当时民间谣传被视为祥瑞的“龙”时常出现在水井中一事,如此说:“龙者,君德也。上不在天,下不在田,而数屈于井,非嘉兆也”。甚至于,他直接写了一首《潜龙》诗,将自己比作一条受泥鳅、黄鳝欺负而受困的龙。

个中心情,朝野自然知晓。被讽喻的司马昭,更是“见而恶之”,甚至在朝堂上训斥了曹髦。

这一次,曹髦“见威权日去,不胜其忿”。他决定,要用鲜血和生命捍卫其大魏天子的人格和尊严。于是,他召来比较信任的尚书王经、侍中王沈、散骑常侍王业等人,哭着说:“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我不能坐等着被司马昭废黜和羞辱,今天就要和你们一起去讨伐他。”

王经等人一听,吓坏了。先是王经劝道:春秋时期,鲁昭公不满季氏当国,起兵讨伐,结果“败走失国,为天下笑”。现在司马昭独揽朝纲已经很长时间了,官员百姓都愿意为他而死,而陛下“兵甲寡弱”,没有什么可以凭借的,我们怎么去讨伐他呢?这就像是一个人想治病,却方法不当,反而“祸殆不测”,请陛下三思啊!

但曹髦却从怀中掏出早已写好的诏书扔到地上,说:我已经决定了,即便是死,又有什么可怕的?更何况还不一定死呢!今天一定要去讨伐司马昭!

沈、业二人见事已至此,担心受到牵连,就请王经和他们一起去向司马昭告密。但正直的王经斥责了他们,那二人竟就此跑了。

于是,公元260年,曹髦正式走上了充满血性的、慷慨激昂的反抗权臣司马昭之路。

见酷于权臣:

慷慨反击英勇战死

接下来,在禀告郭太后之后,曹髦“遂拔剑升辇……击战鼓,出云龙门”。他独自带领着一群由“僮仆数百”组成的“军队”,“鼓噪而出”,去讨伐手握千军万马的权臣司马昭。

此时,“暴雨雷霆,晦冥”。曹髦刚出宫门,就遇到了司马昭的弟弟——屯骑校尉司马伷。可谁能想,曹髦手下的人士气很足,一顿呵斥下,司马伷竟吓得赶紧跑了。

而这时,司马昭的心腹亲信——中护军贾充已经带领军队赶到,并马上向皇帝的“军队”进攻。很快,“帝师溃散”,曹髦亲自挥剑拼杀并大喝:“吾乃天子也!”军士们见皇帝在冲锋,一时惊慌失措,纷纷后退,史载:“犹称天子,手剑奋击,觽(部队)欲退”。

关键时刻,贾充手下的小军官——太子舍人成济问贾充:“情况紧急,怎么办?”贾充答道:“司马公养你们这些人,就是为了今天,没有什么可迟疑的。”成济略一考虑,说:对。于是“乃抽戈犯跸,刃出于背”。一下子就把曹髦的前胸给刺透了,倒下车来。

曹髦死时,年仅20岁。

对于此事,《魏氏春秋》还有记载说:当时贾充的军队在曹髦命令下,本来已放下了武器,“大将军士皆放仗”。可贾充急呼成济和其哥成倅,说道:“如果今天司马公失败了,我们这些人还会有好下场吗?你们为何还不出击”?结果,曹髦就被成济一矛刺死。

当司马昭听说曹髦被杀后,竟装模作样地“自投于地”, 痛哭着说:“天下人会怎样评价我呢?”随后,他处死了成济,并诛灭其三族,以塞天下之口。同时,他以“教唆圣上、离间重臣”的名义杀死尚书王经,但却将告密者王沈封为安平侯,而且仍然袒护并重用着心腹亲信贾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