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十力著作 怀念熊十力先生

2019-01-30 - 熊十力

冯友兰(1895——1990):字芝生,中国当代著名哲学家、教育家。191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24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任清华大学教授、哲学系主任、文学院院长,西南联合大学教授、文学院院长。其著作《中国哲学史》、《中国哲学简史》、《中国哲学史新编》、《贞元六书》等已成为20世纪中国学术的重要经典,对中国现当代学界乃至国外学界影响深远,被誉为“现代新儒家” 。

熊十力著作 怀念熊十力先生
熊十力著作 怀念熊十力先生

怀念熊十力先生

冯友兰

熊十力先生一生治学所走的道路,就是宋明道学家们所走的道路。大多数道学家的传记中往往都有这几句话:“泛滥于佛老者数十年,返求于六经,而后得之。”这个“之”字指的就是他们所认为的真理。

熊十力著作 怀念熊十力先生
熊十力著作 怀念熊十力先生

熊先生正是这样。但是,他比宋明道学家们又多做了一件事。他于返回六经之后,又回到佛学,清算了佛学中的一笔老账,澄清了佛学中的一个问题。

我认为,在中国佛教和佛学的发展过程中,有一场大辩论,有一个根本问题。那一场大辩论,就是“神灭”或“神不灭”的大辩论。这是佛教内和佛教外的人的大辩论。那一个根本问题是客观唯心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之间的问题。

熊十力著作 怀念熊十力先生
熊十力著作 怀念熊十力先生

这是佛教和佛学内部的问题。一切诸法唯心所现,这是佛教和佛学的各派所公认的。但是,这个心是个体的心或宇宙的心,各派的见解则有不同。主张个体的心的是主观唯心主义,主张宇宙的心的是客观唯心主义。这是一个根本问题,贯穿于中国佛教和佛学的整个发展过程中。禅宗也是围绕这个问题而发生争论,分为派别的。

熊十力著作 怀念熊十力先生

【五代】敦煌遗画《白衣观音像页》

那个根本问题就是中国佛学中的那笔老账。熊先生的《新唯识论》就是一部清算那笔老账、澄清那个问题的著作。隋唐之际,佛教中的客观唯心主义比较占优势,这是不合佛教原来的教义的。在这个根本问题上,佛教内部有点混乱,玄奘往印度留学,一观究竟,回来之后,作《成唯识论》,主张主观唯心主义。法藏与他不和,退出他的班子。熊先生的《新唯识论》直接向《成唯识论》提出批评,这同法藏退出玄奘的班子有同样的意义。

熊先生的《新唯识论》,主张没有离识之境,这是他和《成唯识论》相同的地方,但他又认为“取境之识,亦是妄心”。就是说,所谓识是个体的心,对于宇宙的心来说,这个识也是妄心,宇宙的心才是真心。这个论断就是《新唯识论》之所以为新的地方。

熊先生的《新唯识论》一出来,就受到旧唯识者的围攻。他们发表了《破新唯识论》,熊先生答之以《破破新唯识论》。他是自己确有所见,所以能够坚持不移。

【五代】敦煌遗画《药师如来像页》

熊先生在世时,他的哲学思想不甚为世人所了解,晚年生活尤为不快。但在五十年代他还能发表几部稿子。在他送我的书中,有一部的扉页上写道:“如不要时,烦交一可靠之图书馆。”由今思之,何其言之悲耶!

现在了解熊先生的人逐渐多了,他的哲学思想逐渐为世人所了解。我也恰好在这个时候,完成了《中国哲学史新编》中的隋唐佛学的那一段,对于熊先生在中国佛学中的地位,有进一步的了解,如上所说者。《新编》的下一段是宋明道学。在完成那一段的时候,当能对熊先生所得于六经者,有进一步的了解。

凡此诸了解,恨不能起熊先生于地下而就正也!

(原载《玄圃论学集》后收入《三松堂全集》

第十三卷河南人民出版社,2000)

叶朗先生按:

冯友兰先生仅仅用了这么短的一篇文章,就对熊十力先生一生的治学道路,做出了高度的提炼和概括,即从佛老返求于六经,之后又回到佛学,澄清了佛学中的一个问题。冯先生此时已是九十一岁的高龄,但他的思想依然那么敏捷,那么锋利,那么清晰,令人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