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葆玖胡文阁 胡文阁被梅葆玖“看”得紧紧的(组图)

2018-10-30 - 梅葆玖

歌星变梅派传人,不是说出来的,这些年胡文阁付出了太多。梅派京剧的唱腔和表演特点看似易学易唱,实则深邃精致,除了要有很好的天赋外,更难的是领会和掌握其内在的神韵,虽然表演的是女性艺术形象,但却是以男扮女为前提设计唱腔、身段和表演的,因此男旦的表演更多了一层性别的障碍,这对于胡文阁来说是一个挑战。

梅葆玖胡文阁 胡文阁被梅葆玖“看”得紧紧的(组图)
梅葆玖胡文阁 胡文阁被梅葆玖“看”得紧紧的(组图)

去年11月纪念梅兰芳仙逝50周年演出,胡文阁演了一个梅派难度最大,也是最冷门的戏《生死恨》。按行内的说法,这部戏是悲剧,从头到尾都很“温”,就“夜遁”一场戏比较出彩,但是胡文阁一出戏下来有十几次的掌声,其实在这背后都是汗水和心思,“我用了半年准备这出戏,先花很长时间对人物进行分析,每一段唱练到滚瓜烂熟,再背下大段的道白念词,用戏曲的程式把这些融合在一起,然后还要和其他演员配合,要一起排练很久,推到舞台上以后还不算成功,还需要千锤百炼的磨合。

梅葆玖胡文阁 胡文阁被梅葆玖“看”得紧紧的(组图)
梅葆玖胡文阁 胡文阁被梅葆玖“看”得紧紧的(组图)

我一出戏演完晚上接十几个电话,都是跟我探讨表演的。”

半路出家的胡文阁凭借自己的天赋和努力,这些年演了不少大戏,赢得了业界和观众的喜爱,有了一定的名气,但是胡文阁始终很低调。“有不少朋友对我说,你有现成的金字招牌,论形象嗓音唱功这些条件又无人跟你相提并论,怎么不去炒作啊?我说我真的去炒作,就当不了梅派传人了,现在大家都很浮躁,都想出大名挣大钱,岂不知京剧就是一门要耐得住寂寞的艺术”,胡文阁说。

他如此清醒也因为梨园行里“残酷”的现实,“我是秦腔演员的出身,又当过歌星,在梨园行里受排挤,我必须要小心翼翼,有了点小名气也不能髭毛,因为本身就有很多人就戴着有色眼镜看你,就拿《生死恨》来说,很多人都想看我的笑话,看我能不能担得起这出戏,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更不能瞎折腾,只能靠百倍的努力,用作品证明自己的实力。

”胡文阁的处境,作为师傅的梅葆玖心里都清楚,“他对我的参加演出和宣传活动卡得很严,也经常叮嘱我不能太张扬,就拿实打实的艺术说话。”

男旦不是比谁的嗓音高

低调严谨并不等于固步自封,除了在剧场演大戏之外,胡文阁也会参加一些综艺节目的录制,他和师傅梅葆玖还一起参加了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他在周华健的《女人如花》的MV中也有出色的表演,今年1月20日胡文阁将在人民大会堂的舞台上参加一年一度的北京新春音乐会的演出,在交响乐队的伴奏下,演绎最正宗的《贵妃醉酒》、《梨花颂》。

选择这些活动胡文阁只有一个目的,通过大众传播平台,让更多的人喜欢京剧,了解梅派艺术,同时也纠正一些人们对男旦艺术的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