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胡轶从前慢 《从前慢》后第三年 刘胡轶与木心先生的再度相遇

2019-04-09 - 从前慢

木心先生与刘胡轶本是两颗没有交叉轨迹的星,却在音乐中不期而遇,最初结缘的开端就是一首《从前慢》。

想创作一首无论词或曲都自然而然触动人心的作品,这其中的机缘巧合只可遇不可求,刘胡轶与《从前慢》之间相遇的故事就很简单,当时刘胡轶一心想以一首好作品去参赛,然后他便寻到了木心先生的《从前慢》这首诗,歌曲的旋律灵感也是突然蹦入了脑海,刘胡轶坦言说自己一边开车,一边就哼唱了出来,从灵感到成曲仅用了15分钟。

刘胡轶从前慢 《从前慢》后第三年 刘胡轶与木心先生的再度相遇
刘胡轶从前慢 《从前慢》后第三年 刘胡轶与木心先生的再度相遇

当年为了参加《中国好歌曲》的比赛,刘胡轶准备了十多首作品,其中就包括录制前两个月才创作出的《从前慢》,没料到这一首直接被导演组一致同意作为他的参赛第一曲,当刘胡轶回忆起当时为何会选择《从前慢》时,他思索半晌:“可能大家都觉得这首歌的气质有些不同吧。”

刘胡轶从前慢 《从前慢》后第三年 刘胡轶与木心先生的再度相遇
刘胡轶从前慢 《从前慢》后第三年 刘胡轶与木心先生的再度相遇

《从前慢》成为一首歌曲作品到现在已过去3年多。从电视节目刚播出之后便被大受听众喜爱,到成为2015年央视春晚歌曲节目之一,到至今翻唱的版本仍更新不断,《从前慢》这首作品不禁令人很好奇,这首歌吸引人的魔力到底是什么?

刘胡轶从前慢 《从前慢》后第三年 刘胡轶与木心先生的再度相遇
刘胡轶从前慢 《从前慢》后第三年 刘胡轶与木心先生的再度相遇

“我认为文字的力量一定是先行的,没有《从前慢》这首诗,我也不会写出这首歌的旋律。大家喜欢这首歌的最大原因,我个人觉得主要是因为,这首诗里包含了大部分当代人对慢节奏生活想得而不可得的向往。”—— 刘胡轶

刘胡轶从前慢 《从前慢》后第三年 刘胡轶与木心先生的再度相遇

从爱情到生活,人们对《从前慢》的理解一直在更新,从不同年龄段、不同阶层的人眼中看到的《从前慢》是不同的景色,这也促使了许多风格迥异的翻唱版本面世。在过去的三年里,刘胡轶一直在做幕后的音乐制作,作曲,作词,编曲,为其他的歌手做企划、唱片等,而《从前慢》这首歌一直活跃在听众的周围,先后被衣湿乐队、彩虹合唱团、叶炫清、叶丽仪老师等演唱出了不同的诠释与韵律,许多网友不约而同的将各种版本与刘胡轶的演唱相作比较,对此刘胡轶却说:“作品写出来,就有了它自己的生命,在每一位歌者的演绎下,又会长出新的样子,每一个版本都是独一无二的。

喜欢的一件事物,不一定永远只能依靠一种姿态存活,换一种方式去听说不定会更惊喜呢?刘胡轶到现在演唱《从前慢》的次数多到数不清,相比于《中国好歌曲》舞台上曾经那位参赛选手,现在的他已经有了新的领悟与理解,却无法具体言说,所以他本人更愿意将这份慢慢的改变看作是人生中必不可少的经历与成长,唯有细细品味才能得出一二。

12月21日,应主办方文化乌镇的邀请,为纪念木心美术馆开馆三周年暨木心先生逝世七周年,刘胡轶与那些曾将《从前慢》精心改编的演唱者们和谱曲木心作品的音乐家们,在木心先生的故乡乌镇-乌镇大剧院里将上演一场“他们都唱从前慢”纪念演唱会。

刘胡轶作为此次活动的策划人,在谈到活动的缘起时表示,这就来自于对木心先生以及其作品的敬爱之心:“想法比较单纯,就是想为先生做点事情。”同时他也小小的剧透了一点,在这场音乐会中他将会献上为木心先生诗词全新谱曲的歌曲作品——《春汗》与《大卫》。

我们穷,只此一身青春。我们在床上,檐角风过如割,凄厉,甘美。

——摘选木心《春汗》

莫依偎我,我习于冷,志于成冰。莫依偎我,别走近我,我正升焰,万木俱焚。

——摘选木心《大卫》

木心先生这两首诗词风格主题截然不同,从刘胡轶以往作品来看,他的曲风从巴洛克时期的古典派、浪漫派到民族乐派、古典音乐都拿捏自如,不知这次新谱曲作品会拥有怎样的面目呢?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