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琼和阮巡 吴琼阮巡离婚新闻 吴琼与阮巡的近况

2019-01-17 - 吴琼

吴琼是中国著名黄梅戏演员,她的老公是相差她15岁的阮巡,也许是因为这对恩爱夫妻年龄差距有些大,近年来,有关于吴琼和阮巡离婚的传闻愈演愈烈,让喜爱吴琼的粉丝和观众们也对此备受关注。那么吴琼和阮巡离婚的消息是真的吗?他们的近况又是如何呢?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吴琼和阮巡 吴琼阮巡离婚新闻 吴琼与阮巡的近况
吴琼和阮巡 吴琼阮巡离婚新闻 吴琼与阮巡的近况

吴琼阮巡离婚新闻

吴琼是黄梅戏全国十佳演员之一,她有着一对迷人的酒窝,舞台上的她扮相俊美,感情投入,不管是大戏还是小戏都能驾驭妥当,受到了全国戏迷的喜爱。今年53岁的吴琼感情生活似乎不如事业那么顺利,她在40岁时才遇到自己的现任老公阮巡。那时的阮巡才25岁,正值青春的大好年龄。相差15岁的两人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并没有出现离婚等危机,所以很多不实的报导总是影响着观众的判断。

吴琼和阮巡 吴琼阮巡离婚新闻 吴琼与阮巡的近况
吴琼和阮巡 吴琼阮巡离婚新闻 吴琼与阮巡的近况

这对相差15岁的姐弟恋,在当时也受到了很多阻碍,不只是当时来自周遭的异样眼光,最重要的是阮巡的父母十分反对,不是因为吴琼人不好,纯粹是因为年龄的问题。在很多相对保守的家庭里,女生比男生大几岁也许还能接受,但是吴琼比阮巡足足大了15岁。当时听说这一消息,阮巡父亲甚至提出断绝关系来阻止这段感情,但最后,在阮巡的争取以及吴琼的不断努力下,两人终于在2004年走进婚姻的殿堂,婚后夫唱妇随的二人十分甜蜜。

吴琼和阮巡 吴琼阮巡离婚新闻 吴琼与阮巡的近况
吴琼和阮巡 吴琼阮巡离婚新闻 吴琼与阮巡的近况

吴琼与阮巡的近况

近期,阮巡主演的《零炮楼》在各大电视台热播。这也是他首次挑战自我,饰演一个由游手好闲的农村小混混,到端掉鬼子“零号”炮楼的抗日青年“大黑”。在剧中有很多戏份舞刀弄枪以及骑马让他过足了戏瘾。

吴琼和阮巡 吴琼阮巡离婚新闻 吴琼与阮巡的近况

吴琼与丈夫阮巡的恋爱经过

吴琼年长老公15岁,两人的认识纯属巧合。她创作的一首歌曲《魂断蓝桥》拍摄音乐电视时,需要挑选一位男演员。制片人大卫给吴琼力荐两位候选人。一个是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扮演重要角色的演员黄海波,另一个是在《刘罗锅》里扮演嘉庆皇帝的阮巡。当时她对两位男演员都没什么印象,就随便点了一个,“就小皇帝吧!”。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吴琼与阮巡经过两年的爱情长跑,力排众议在征得男方父母的同意后,2004年,42岁的吴琼与小她15岁的阮巡举办了隆重的婚礼。婚后这对“姐弟恋”十分恩爱幸福,让圈内朋友羡慕和妒忌。

爱情和婚姻一样,就像是月老为每个人量脚定做的一双鞋子,这双鞋穿着舒不舒服别人看不见,只有自己的脚才知道。我只知道,我和阮巡穿着这双鞋很舒服,很合适。

阮巡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他不仅清纯而且好看。眼睛是褐色的,带着淡淡的忧郁。也 许,正是这点褐色,配在这张充满阳光、清纯的脸上,使他显得有些与众不同。经过交往我发现,阮巡的内心比他外表更为美好。他身上有些东西我非常喜欢,作为一个男人比较有定力,不是很外露,在情感上不是那么浮躁。

另外他比较责任心,他爱上我我也爱上他的时候,他非常坚决,说:“我决不会与你做地下情人。”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这让我非常吃惊,他投入得这么彻底,是我没想到的。

我一向大大咧咧,生活中的细节小事儿几乎都交给他去处理。他对弄那个“影音室”很上心,以前老抱怨房子太小,看个电影只能躺着看,对人家多不尊重啊。他自己爱看碟不说,还经常拉着我一起看,说实话,我从中获益不少,知道了很多以前闻所未闻的事儿。

有时候我工作累了先去休息,他会停下正看着的电影,轻轻走过来拥抱一下,道个晚安吻,已形成了一种习惯。越是这种细节性的东西,越是令我感动,没想到他一个男孩子心思那么细腻,想着要让对方感受到他切切实实的爱。

阮巡父母现在对我们也很好,尽量不给我们增添负担。阮巡对我的家人那才叫一个好呵。他每次出去拍戏,不管多忙多累,总记得给我爸爸带两瓶酒,给我妹妹带礼物,给妹妹的宝贝儿带吃的、玩的,凡是亲朋好友他都记着带东西。我原先是绝对不爱在演出的地方买东西的,反正北京也有的卖,干吗要费那么大劲拎一大包东西跑那么远呢。这下推不掉了,阮巡会专门打电话催着我买当地特产。

每当我出门在外,阮巡就不停的打电话、发短信。一个女子,被心爱的人重视,实在是一种很幸福的感觉。比如我在外地第二天早上要六点起床坐飞机回京,他在那天六点的时候准给我打电话叫醒我。我跟他说,你别打了,宾馆服务员会打的。

他说不行,我得打。他对你的那种真心关爱会很明白的让你知道。他单纯透亮,直白,在他这里,我满腹的雕虫小技根本用不上。我最后决定和他一起生活的时候,也是看到他父亲母亲对奶奶的照顾,这是家庭对他的影响,我相信没看错人。

很多人都说我们有夫妻相。那次我们参加朋友婚礼,结婚誓言里说什么无论贫穷疾病永远爱你,永远不离不弃,新郎新娘双双回答“我愿意”时,我被那场景感动得眼泪夺眶而出,回头拿面巾纸发现他也哭得稀里哗啦的。我说:“我是女的要哭,你一个大男人,哭啥呀?”他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他也那么容易被感动。

阮巡是急性子,急性子疼人才好呢。他买了个最好的家庭DV机,平时给我拍拍练手艺。我的新专辑里《日出》的MV就是他拍的,他兼导演、制片、演员、场工于一身。我当然很担心他第一次当导演到底行不行啊,他说放心吧,到时候你怎么样怎么样就好了。

我从此以后叫他阮导了,经常问他“阮导,看我这服装还行吗?阮导……”他还真拿出大导演的味儿来,当然我还得靠我的摄影师。不过,他的鉴赏力真的很强,他不在的时候我都不敢买衣服了,怕穿出来不好看。

我想,要不是我当年毅然决然走出安徽那个安乐窝,我就不可能有今天,不可能有新的突破。或许有人无法理解我当年的选择,但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正因为大家彼此不同世界才多姿多彩。我不敢说自己做了件多么有益的事儿,我只想表明,我真心真意尝试过,努力过,付出过,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