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学曾琴书全集】琴书泰斗关学曾(名人专访)

2020-02-15 - 关学曾

这就是唱了一辈子“北京琴书”的关学曾。

亲手创“北京琴书”

提起北京琴书,许多人首先想到的是电影《有话好好说》中的那一段——“我从小在北京土生土长,没招过谁,没惹过谁,总想要点强……”这段铿锵嘹亮、京味浓郁的琴书,从作词到演唱都是关老一手操办的。那一年关老76岁。

【关学曾琴书全集】琴书泰斗关学曾(名人专访)
【关学曾琴书全集】琴书泰斗关学曾(名人专访)

从上世纪30年代初,关老就在天桥演出。日子一长他有了自己的一拨儿书迷。“当时爱听琴书的人很多。还有人专门给我送了匾——用玻璃框做的,上面写着‘琴书泰斗’。我老说,这唱鼓曲就好比是‘平地抠饼’。凭您的本事、您的演唱、您的两片子嘴挣出‘嚼裹儿’来。说实话,那个年代,能抠出什么,您就吃什么。有本事您就有酒有肉,没本事只能喝西北风。”

【关学曾琴书全集】琴书泰斗关学曾(名人专访)
【关学曾琴书全集】琴书泰斗关学曾(名人专访)

“我虽没抠出什么酒肉来,总算没饿肚子。可别叫什么泰斗,人家多听我几回书比什么都强。”

新中国成立后,关老又赴朝慰问志愿军,又到各地宣传抗美援朝。这段经历让他大开眼界,见识了不少地方的曲艺形式,尤其是琴书,如山东琴书、徐州琴书、四川琴书、冀州琴书等,数不胜数。所有的琴书都冠有地方色彩,唯独他只有“琴书”两字。

【关学曾琴书全集】琴书泰斗关学曾(名人专访)
【关学曾琴书全集】琴书泰斗关学曾(名人专访)

于是,关学曾琢磨上了:“我唱的琴书是北京的土特产。我是北京人,又是用北京话唱的,怎么就不能把我唱的叫北京琴书呢?”回到北京后,关老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的琴书更名“北京琴书”。“我和老伙伴吴长宝把唱腔、板式、表演都做了大胆的改革。那年秋天,在前门箭楼上第一次以‘北京琴书’挂牌演出,那心里头乐得哟……”

【关学曾琴书全集】琴书泰斗关学曾(名人专访)

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曲艺界的同行只要一提到“北京琴书”,就会想到“琴书泰斗”关学曾的名字。

字正腔圆话人生

“我这一生,唱过上千个段子,演出近2万场,自己创作并经常演唱的段子就有200多段……”听关老说话就像听精彩的“长书”,虽无唱腔,句句都有点唱大鼓书的韵味,字正腔圆,不高不低,调门掌握得恰到好处。

“话说我年轻时候,地痞、流氓都管我们叫臭唱大鼓的、臭要饭的,刚‘解放’那会儿,政府成立了戏曲界讲习班,在讲习班里第一次听说我们是文艺工作者,我心里这高兴啊,打那以后,谁再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再不说自己是唱大鼓的了。”关老笑得脑门上现了纹路。

“想当年,我为赴朝志愿军唱过,为广西前线的战士唱过……这辈子演出,您说什么地方我没有去过,什么人物我没有见过?我就这么跟您说,为老百姓演出我最卖力气,为战士演出我最感动。只有为老百姓、为战士演出时,我才觉乎着我的价值,我演出的意义。

”有一次,演出刚结束,好几位部队首长建议把《周总理永远活在我们心间》再演一遍。关学曾马上答应下来,第二天就演出了这个段子。“等我唱完,全场鸦雀无声,只见战士们个个脸上都是泪水……”关老的小地桌上压着许多发黄的老照片,有些甚至已经分不清时代,但仍可以辨认出战士、孩子、老人……还有关老灿烂的笑。

“说实在的,我在党旗面前举手宣誓的那场面,一辈子也忘不掉。像我这样一个穷小子,一个唱了一辈子大鼓书的老艺人,意义太不平常了。我就觉着非把自个儿的一切交给党才行。所以,新中国成立50多年来,甭管别人怎样,我是关学曾,我就按自己个儿认准的道走。我一直认为,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我关学曾的今天。”关老背过身,哽咽着咳了两声,压了口白开水,清了清嗓子,言语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老鼓琴曲唱不断

上世纪80年代中期,退休后的关老担任起北京市曲艺协会主席,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培养接班人上,连续组织“曲艺进校园”,还在家里开办了“北京琴书讲习班”。“每礼拜六上午9点半到11点半,我在家里教北京琴书。谁愿意学都可以来,不但不收费,中午还管一顿炸酱面。”

这话一出,本来就不宽敞的家,每周六挤满了前来拜师学艺的人。全国各地不断有人给关老写信,求学求艺。河北有个叫王树才的年轻人,打遍了电话才找到关老。“这小子先天条件很好,我对他抱很高期望。”现在,王树才已经被北京戏曲学校破格录取。看着老鼓琴曲有了传人,关老高兴得了不得。

如今年事虽高,关老仍在为弘扬北京的传统文化鼓与呼。上世纪60年代始天桥茶社销声匿迹,时隔40年后,天桥茶社重张。其间,关老倾心尽力,亲笔书写“天桥曲艺茶社”牌匾并为之揭幕,还担起茶社的名誉主席。“只要有人喜欢,曲艺就不会灭绝。

如今,人们的文化需求呈多元化,喜欢歌啊、舞啊,都很正常。但我始终认为,身为中国人,首先要了解自己国家的文化历史,了解传统的艺术。你说什么能代表咱北京的市民文化,不就是曲艺嘛。”关老说。

这不,他的学生王树才又为他铺上纸墨,为宣南文化博物馆题字。关老一气呵成:“中华文化几千年,民族遗产代代传,华夏儿女共携手,走向世界永流传。”笔墨稍停,两滴硕大的泪珠润湿了未干的字迹,“还真是不争气,字没写几个,我倒是先流起墨来了。”关老赶紧抹着眼角,他望着手中撇到一边的笔头笑言。

相关阅读
关学曾孙女关晓珊 【关学曾孙女关晓珊】今天送别琴书大师关学曾 郭德纲:继承人挑大梁

“我打小在北京长大,没招过谁,也没惹过谁”这段脍炙人口的北京琴书今后无法再听到原人原唱了。今天上午10点,八宝山第一告别室外,人们将送别北京琴书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关学曾老人。关老离开后,有些人提出琴书时尚化的思路。

关学曾琴书《骑驴》 【关学曾琴书《骑驴》】琴书泰斗关学曾葬礼举行 姜昆李金斗前来送行

本报讯 (记者 丁博) 八宝山的苍松翠柏依旧营造着厚重与肃穆,而弥漫着的京味儿悠扬的琴书唱腔也在敲打着每一个到场人的心。昨天上午,“琴书泰斗”关学曾的葬礼在八宝山第一告别室举行,各界人士纷纷赶来为这位堪称中华曲艺界瑰宝的老人送行。

关学曾北京琴书视频 【关学曾北京琴书视频】关学曾:20岁就闯下'琴书泰斗'名号

27日晚8时50分,“琴书泰斗”关学曾因“双侧肺炎多脏器功能不全”在北京友谊医院病逝,享年84岁。关学曾人生是一段精彩的“长书”在民族曲艺相对落寞的今天,北京琴书的创始人和硕果仅存的表演艺术家关学曾。

关学曾北京琴书12段 【关学曾北京琴书12段】业界关注关学曾北京琴书传承与研究

近日,关学曾北京琴书研究会成立十周年纪念大会在北京举办,单弦表演艺术家赵玉明、河南坠子名家马玉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伟建以及关学曾的几十位弟子等共计百余人参加了纪念活动。北京琴书泰斗关学曾是北京天桥文化的代表性人物。

贾立平哪里毕业的 贾立平哪里毕业的 贾立平OR王鹰豪 360手机N4曝发布会嘉宾

【中国派 报道】诞生于1974年的魔方与中国的华容道、法国的单身贵族(独立钻石棋)同被成为智力游戏界的三大不可思议。但请你千万不要以为魔方只是一个简单的游戏,因为在其游戏趣味性的背后,隐藏着深厚的数学知识。

推荐阅读
对四大名著的评价经典 【对四大名著的评价经典】“淮盐”对中国古典文学“四大名著”的贡献
简弘亦写的歌 简弘亦写的歌 简弘亦“亦×不染”演唱会武汉站圆满结束 唱响江城
安琪拉心灵骇客 【安琪拉心灵骇客】王者荣耀安琪拉去衣图篇
赵雅芝近照 【赵雅芝近照】64岁赵雅芝街拍近照 网友:想起了上海滩的冯程程
浪潮信息股票代码 浪潮信息股票代码 浪潮信息:奏响IT国企改革最强音 买入评级
贝尼特斯下课 贝尼特斯下课 贝尼特斯皇马下课的原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