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评价王东岳 梁文道评析黄锦树的《马华文学》

2018-10-28 - 梁文道

梁文道:非常有名的印度小说家他自己是一个用英语来列作一个小说家,那么他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好,他说英语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对它声称拥有所有权了。意思也就是说,今天的英国人、美国人、加拿大人都不能够出来说我们觉得英语该怎么样、怎么样,什么叫做正统,什么叫做规范,为什么?既然这个语言已经成为国际语言,既然出现了那么多从印度来的人,从加勒比海来的人,从非洲来的人,从亚洲各地来的人,用英语能够写出那么好的文学作品的时候,你英国人、美国人还凭什么声称自己才拥有一个正统跟正中的地位。

梁文道评价王东岳 梁文道评析黄锦树的《马华文学》
梁文道评价王东岳 梁文道评析黄锦树的《马华文学》

其实同样的现象,会不会也发生在我们中文身上呢?我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一位我非常欣赏的马来西亚作家跟学者叫做黄锦树,他写的一本早期的一个文集,叫《马华文学》,内在中国语言与文学史。那么黄锦树他一个非常好的学者,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小说家,现在已经移居台湾,那么这是他早期在马来西亚的时候,在当地出版的一本文集,那么里面谈到很多马来西亚华人文学的东西,但是里面其中有两篇文章很符合我们之前在谈的语言的问题,可以拿来一起并读一下,这里面就谈到一个,我们昨天也谈过的,一个很关键的一个现代语言发展的一个现象,就是言文分离的重新合并的问题。

梁文道评价王东岳 梁文道评析黄锦树的《马华文学》
梁文道评价王东岳 梁文道评析黄锦树的《马华文学》

我们要知道中国古代,我们各省的人,都在说不同的方言,我们对着日本人或者朝鲜人的时候,大家说的话都是彼此听不懂,我们用什么来沟通呢?就是文字。那么这个文字它是一套书面语,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文言文,那么这套书面语是彻底跟我们日常口语分开的,这个就叫做言文分离。

梁文道评价王东岳 梁文道评析黄锦树的《马华文学》
梁文道评价王东岳 梁文道评析黄锦树的《马华文学》

其实在很多不同的语言里面,都有同样的现象,但中文特别的地方,就是的文字是象形的,它不表音。所以它特别能够脱离的真实的言语说话的环境,然后,但是即使如此,在先秦两汉时代,黄锦树认为汉语仍然不断的吸收口语,真正言文分离原则的确立,是在魏晋南北朝。

他就依据学者郭少虞,对中国文学史的分析去说,这个魏晋南北朝,骈文兴起了,这是个词赋时代。这个时代,使文学逐渐走上文字型的途径,跟语言型的文学不相一致,也就是说他追求一种美文,在文字上追求一种极致的变化跟表现,让他越来越脱离日常口语。那么至此之后,中国文学史上就不断反复见到这两种运动的颠覆。

你一说要复古,其实复的就是先秦之古,也就是说,希望找会口语的力量。要不然的话,你就是尊重这个文章,上面的言词的表现。所以从这里看,白话文运动是什么?白话文运动就是要求这个言文分离的状态的结束。“我手写我口”让我们写出来的那套文字,跟我们说话是重新结合为一体。

可是问题很快就出现了,就在于你要我手写我口,要写的是哪个口呢?是北京人的口,还是我们广东人的口,还是四川人的口,还是安徽人的口。这你会发现各地的方言都不一样,那我们是不是全部都用我们的方言把它改成文字,来书写出来呢?

当然不是,所以白话文虽然说是我手写我口,其实它仍然是一套书面语,而且经过后来的发展,(五四)以来的发展,我们现在的白话文已经出现越来越多,一种纯书面的写作方式,是跟日常口语是截然不同的。然后黄锦树又在这里面提到,汉族的共同语,或称为华语,这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叫法。

把中文叫做华语,把汉语叫做华语。因为他要区别出这是他在马来族的国家,统治的国家里面,他们要认为自己是华人的话,就说的是华语,那这个华语大陆叫普通话,台湾叫做国语。

它有一个特别的身份、认同的问题在里面,我们看这里面他怎么讲。他说在现实环境里面,马来西亚这个社会,他主要流行各种的华人社学各种方言,有广东话、有闽南话、有潮州话、有海南话。那么这些话呢,要不就是很难书面化,要不就是书面化之后,没办法跟人沟通。

那么所以对他们来讲,使用这个书面语的华文,就像我刚才所描述的,就是以前我们中国人,用的文言文来写作一样。假如一个现代作家,他把白话文当成像古人写文言文一样去写的话,会写出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我们看看,这里面他就说到,作为一个以汉字书写的创作者,如果身在中国大陆或者台湾,这种选择是天经地义的。

可是如果身在海外,而且置身于华人被视为少数族裔,而且被压抑的国度,像马来西亚这样的话,这种选择对他们来讲就是一种获得,他必须好好珍惜。因此马来西亚出现了一批很奇特,而且非常优秀的华文小说家。

这些人他们特别强调文字里面的中华性,例如说,现在旅居台湾的有名的作家李永平。他说读了多年的外文,我自认为得到一个宝贵的收获,外文的教育培养我判别语言的能力,什么是中文,什么是英文,我不能忍受恶性西化的中文,文化以及语言上的买办作风最是亵渎,而我们社会买办实在太多了,他要要求保证中文的纯正性。

而这种纯正性的追求,跟他在写作里面的展现出来的表现,是会让两岸所有的作家都感到吓一跳的。为什么好像我们大陆作家、台湾作家,自己都不大要求这种纯正性,而是一个马华作家要求这种纯正性呢?那是因为他把华文,一种书面上的一种文字,当成了是他寄托中华性的一种追求的表现。

那么王安忆他又引述黄锦树,引述王安忆在90年代写过篇文章,比较大陆跟台湾的小说。他说大陆的小说语言,是口语化的。这个口语,带有极强的地域特征,因而更加方言化或俗语化,而台湾小说的语言,这是汉语的技术化,也就是语文化或者书面化。

这个讲法也很有趣,因为台湾作家有很多母语是闽南话,所以他在写中文的时候,写出来的那个感觉,也是一个他觉得完全是在写文言文一样,一个特别特别书面的一个语言,那么这种书面语言风格,到了马华作家张贵兴的手上,就变得非常非常的夸张了。

相关阅读
如何评价梁文道如何评价梁文道的穿衣风格?

梁文道先生,人称“道长”,可能跟他复杂的地区性成长经历有关,道长的着装风格区别于港风但又不是完全台湾人的清新风格,骨子里透着中华文人的风雅,但又由于开放的文化背景,造就道长幽默风趣又平易近人的气质,加上这几年“一千零一夜”“圆桌派”的热播。

梁文道推荐的书梁文道推荐的书 如何评价梁文道的《我执》?

这本书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梁文道是个感性的梁文道。摘下这些喜欢的片段“真正享受孤独的人,也必定喜欢爱情。因为唯独在爱情当中,才能最圆满最深刻地体会孤独,而且这还必得是不可成就不会成就的爱情。就这么闭户独居。

一千零一夜梁文道优酷一千零一夜梁文道优酷 梁文道:怎样去评论一本根本不存在的书

凤凰卫视10月5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梁文道凡是与书为伍,甚至是以书为业的人,以书为生的人,大概都会有些无聊的小兴趣,比如说时常喜欢围绕书做种种的想象、幻想,然后写一些跟有书的没的东西,像书画等等。

梁文道节目梁文道节目 梁文道:娱乐和广告 不是电视节目的唯一目的

几天前,我们就谈过《开学第一课》变“广告第一课”这件事。也谈到了,这档节目原本希望承载的教育意义,其实并非坏事。只可惜,在传递的过程中出了错。当商业利益成为一家公共电视台的追逐目标,原本应是公益性质的节目。

我执梁文道我执梁文道 读书笔记|我执|梁文道

这一切谎言与妄想,卑鄙与怯懦。它们就像颜料和素材,正好可以涂抹出一整座城市,以及其中无数的场景和遭遇。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想象你以为是自己的,只不过是种偶然。握得越紧越是徒然。此之谓我执。在真实与虚伪之间往复。

推荐阅读
梁文道老婆梁文道老婆 梁文道:马家辉太太的书写得比他更好
梁文道和许知远交恶梁文道和许知远交恶 我和梁文道先生做客达西庄园 | 祝羽捷
gai爷说唱空城计歌词gai爷说唱空城计歌词 货车爆胎司机用脸盆当警示牌 还唱“空城计”
吴铮真现状吴铮真现状 非诚人气女嘉宾吴铮真关注特教行
猪骨头汤怎么熬最好喝猪骨头汤怎么熬最好喝
刘惜君好听的歌曲刘惜君好听的歌曲 刘惜君金曲捞演绎经典 一首《笔记》引起共鸣
心迷宫影评心迷宫影评 《心迷宫》其实每个人都有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