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崇情书 《情书》柏原崇:你好吗?我很好。

2019-04-12

此刻,身边放着岩井俊二的《情书》,也刚看过电影。正惊叹着柏原崇的盛世美颜,又免不了感叹我和男神的年龄差,真真是恨不生同时啊!

现在是2017年2月13日,距离柏原崇40岁生日还有一个月零三天。昔日青涩秀气的少年早已被时间雕琢成了沧桑冷硬,内敛沉稳的型男大叔,但我记忆里的他仍是那个黑色日本校服,白色衬衫的男生藤井树。樱花落处,如斯美好。

柏原崇情书 《情书》柏原崇:你好吗?我很好。
柏原崇情书 《情书》柏原崇:你好吗?我很好。

认识柏原崇纯属偶然,我爱死了这种偶然。无需刻意寻找,在一个日光温暖的午后,阳光穿过玻璃窗和水蓝色的窗帘洒落在地上,空气中的尘埃不安份的躁动。或许我正在百无聊赖的翻着一本书,或许我正在吃着各种小零食,就是那么不经意的一瞥,便看见了那个少年。

柏原崇情书 《情书》柏原崇:你好吗?我很好。
柏原崇情书 《情书》柏原崇:你好吗?我很好。

依稀记得是广东卫视引进的日剧《一吻定情》,他和佐藤蓝子搭档饰演天才美少年入江直树。时间有些久远了,细枝末节早已淡忘,那清秀的少年却仍在我记忆中鲜活如初。很多人年少时都有过暗恋吧,那份喜欢好像见不得光只能偷偷的藏在心底。现在回首往事,当年那人可能都遗忘在了时间里,但那种悸动却无比清晰。

柏原崇情书 《情书》柏原崇:你好吗?我很好。
柏原崇情书 《情书》柏原崇:你好吗?我很好。

柏原崇成名于岩井俊二指导的电影《情书》,1995年上映后在日本国内引起了轰动,在整个东南亚甚至欧美都受到欢迎。《情书》也因此被众多影评人视为日本新电影运动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彼时正是柏原崇颜值人生的双巅峰,18岁的他因此获得第十九届日本电影金像奖新人演员奖,第十届高崎映画祭新人男演员奖以及第二十一回大阪映画祭新人奖。可以说是《情书》成就了柏原崇,但回头细想,又何尝不是柏原崇成就了《情书》?

柏原崇情书 《情书》柏原崇:你好吗?我很好。

两天前刷微博看到《情书》将启动翻拍中国版电影,剧本还在筹备,已经向日本富士电视台买下了电影《情书》的版权,目前尚未确定主演和导演。我只觉得辣眼睛,这是要毁经典的节奏啊~我仔细地看了全部的评论,无一例外的都是大写加粗的拒绝!

!网友们纷纷求放过,有人调侃道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抗日。也有人推测按照国产青春偶像剧的套路,一定变成了狗血虐恋加抠图美瞳大粗一字眉女主和艳压群芳的男主。更有人说不担心,反正也超越不了。哈哈,第一次觉得网友们这么可爱。

柏原崇有“日本二十世纪最后一位美少年”之称,在当时他的颜值只有《泰坦尼克号》男主莱昂纳多能与之比肩。《泰坦尼克号》至今无人敢翻拍,《情书》自当如是。没有人能代替柏原崇。1996年《一吻定情》在台湾半年内重播六次,创下纪录,柏原崇借此东风更是红遍亚洲。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情书》里的男生藤井树斜倚在窗边,长身玉立,手指修长。清风拂过浅白的窗帘,俊秀的少年微微抬头,一个眼神,惊艳到的何止我一人。停车场里,昏暗的灯光下,少年温柔的侧颜直叫人移不开眼。

学生时代的暗恋总是幼稚又含蓄的。八十七张书卡上的八十七个“藤井树”,一笔一划,都是少年浓的化不开的情思。不能宣之于口,只好付诸于笔了。安妮宝贝在《情书》扉页写到:“女孩藤井树停下自行车等待男孩藤井树。他从山坡上跑下来,用一个袋子罩住她的头。恶作剧是典型的内向少年表达感情的方式。两个少年的美丽容颜,有像月光一样的明亮光泽。”

幼稚的把戏,让女孩跳脚的恶作剧,无一不是为了她目光的短暂停驻。在班委选举时,同学们善意嘲弄,他却因了她的哭泣而动手打架。一切的一切,女孩藤井树毫不知情。成年后的女生藤井树更是说出了“总觉得对他的印象不是很深刻”“两个人的关系不过如此”“他的个人问题我可不知道”等等的话语。这一场青葱岁月里的爱恋,不过是他一人的独角戏罢了。

本来是有机会说出口的,特意制造的机会,男生藤井树前往女生藤井树家里还书。门开的一瞬间,突然仰起脸的少年,俊秀如斯,美好的让人移不开眼。却又因为女孩藤井树父亲去世,欲言又止。离别时男生藤井树骑上单车朝女孩深深一瞥,女孩抱着书在雪中笑容清浅。孰不知,却是两人此生的最后一面。女生藤井树一周后去学校的那天早上,他早已转学离开。自此别后,天长水远,再见遥遥无期。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很像你。男生藤井树大学时对肖像女生藤井树的渡边博子一见钟情,当时他问博子,“渡边小姐相信一见钟情吗?”不可否认,这句话里有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影片的结尾,女生藤井树看到写有“藤井树”的书卡背后自己的画像时,手足无措以致潸然泪下。她终于知晓了他的心意,而他却在登山时遇险已经去世两年了。

博子也终于放下了阿树,她与秋叶先生前往阿树遇难的山中,与他做最后一次的告别。在莽莽雪原上,群山环绕中,博子面对阿树遇难的山峰一遍遍的喊道:“你——好——吗?我——很——好!你——好——吗?我——很——好!你——好——吗?我——很——好!”喊着喊着,泪水噎住了喉咙,发不出声来了。博子哭了,简直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

《情书》是不可逾越的经典之作,柏原崇的藤井树更是惊艳了时光,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容颜若飞电,时景如飘风。草绿霜已白,日西月复东。华鬓不耐秋,飒然成衰蓬。22年过去了,美少年经历了婚变和事业低谷,复出后人气惨淡。我最不能见英雄落魄,美人迟暮,柏原崇的现境让我几度唏嘘。但是,光影世界里的柏原崇,不老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