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吴王李恪 第一一〇章 吴王李恪最英武

2019-05-15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唐朝败家子 > 第一一〇章 吴王李恪最英武

第一一〇章 吴王李恪最英武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圣墟龙王传说三寸人间天下第九飞剑问道我是至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元尊大道朝天 大龟甲师

唐朝吴王李恪 第一一〇章 吴王李恪最英武
唐朝吴王李恪 第一一〇章 吴王李恪最英武

    延康坊,魏王府。     刘轩垂首而立,王座上李泰的表情阴沉,甚是不悦。     “失败了?”     “殿下恕罪,本来一切进展顺利,成功激怒了李崇晦和韦悦,并将其灌醉,他也去寻衅,调/戏谢杜氏。

”     刘轩道:“两家也起了冲突,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韦家获胜,韦悦便可肆意欺凌谢杜氏,羞辱谢逸……”     “可是出了意外?”李泰表情阴冷,反问一声,颇为失望。

唐朝吴王李恪 第一一〇章 吴王李恪最英武
唐朝吴王李恪 第一一〇章 吴王李恪最英武

    刘轩擦了一把额上的汗珠,低声道:“殿下恕罪,实在不曾料到,先是郑娘子出声阻止,后有吴王殿下直接出手。”     “郑丽琬和老三李恪?”     “没错,不曾想郑娘子恰好也在东市,如果单单是她,事情虽然可能闹得更大些,但也能成功。

唐朝吴王李恪 第一一〇章 吴王李恪最英武
唐朝吴王李恪 第一一〇章 吴王李恪最英武

”     刘轩遗憾道:“偏生吴王突然回了长安,瞧见便出手了,吴王身份尊贵,且素来英武,所以……”     李泰愤愤道:“本王的三哥真是……许久不见,一回长安便坏我好事,难道他蓄意针对本王?”     “应该不是!

”刘轩低声道:“从当时的情形看,吴王只当是寻常纨绔子醉酒惹事,只是呵斥了几句,并未深究。     属下也查过了,吴王是奉陛下恩旨,回长安团聚新年的,刚到长安,去东市据说是为杨妃和诸公主采买礼物。

唐朝吴王李恪 第一一〇章 吴王李恪最英武

我们的人瞧见,他从安逸轩购置了一批香水。”     “表面如此,内里还不知是怎样?”李泰沉声道:“以往主要盯着东宫,倒是有些忽略了这位三哥。

”     刘轩不以为意道:“殿下多虑了,您是嫡出,吴王是庶出。

”     李泰轻轻摇头道:“他虽是庶出,却占着长呢,二哥(楚王李宽)早薨,东宫若是不在了,他行三我行四。他居长,本王虽是嫡出,却非嫡长子,要真争论起来……”     刘轩道:“虽说如此。

但只凭杨妃的出身这一点,储位于吴王便没有希望,殿下不必担心。”     “不见得,不可太想当然了。

”李泰谨慎道:“他虽是前朝隋帝的外孙,却也是李唐的皇子。只要是父皇的儿子,凭什么没有继位的可能?     何况他还居长,且颇有英姿武略,本王承认,在这一点上远不如三哥。

我们兄弟几个虽然都有大都督的头衔,可真正赴任的只有吴王一人,这未尝不是父皇有意历练之举。”     刘轩摇头道:“以陛下的性格,疼爱的皇子都留在长安,吴王赴任安州未必是好事;何况先前吴王行猎踩踏农田,刚刚受了斥责。

还削了封户,朝臣亦无好评。”     “那你应该还记得,父皇先责备的是吴王府长史权万纪,若非御史坚持直谏,父皇未必会降罪,这番维护之情……     今次父皇又特意召他回长安团聚,如此恩宠,不得不防啊,往后还得多加小心。

”李泰话锋一转道:“不过乱世需英武,盛世需文治。

皇祖定江山,父皇开边功,大唐日趋呈平,往后需要的是文治璀璨。这方面,三哥他远不如本王。”     “殿下所言甚是,论文才哪个皇子能比肩殿下呢?”刘轩躬身赞同,悄然拍上一记马屁。

    李泰忽又问道:“对了,你说郑丽琬也曾出言阻止?”     “是的!

”     “很凑巧啊!”李泰悠悠道:“平日里没听说郑娘子好打抱不平,怎地谢家人一出事。她就恰巧出现……”     “殿下这么一说,倒确实有些太过巧合。

”     李泰冷笑道:“而今再想想孙伏伽发现的血迹,想想你说的那番话,郑丽琬就真没有说谎的可能?”     刘轩眉头皱起,点头道:“确实!

”     “所以啊,此事耐人寻味,还是值得深挖的,说不定……”李泰冷冷一笑,颇有期许。     刘轩欣然道:“是,属下会多用心的。

”     “还有,韦家那条线也不要放,且先观望几日,看看各方反应,然后寻个合适的机会,这样……”     刘轩附耳听完李泰一番吩咐后,当即赞道:“殿下高明啊!

”     ……     次日,吴王李恪入宫觐见。

    承庆殿里,李世民好生端详一番英武最类己的三儿子,又询问诸多安州情形。虽然这些他都知道,各个渠道都有上报,但他还是想听儿子自己说说。

    李恪早有腹稿,自然是对答如流,李世民听闻,连连赞叹,好一番夸耀。     “恪儿,不错,在安州历练一年有余,总算没有辜负朕的期望。

”     “父皇谬赞了。”李恪低声道:“儿臣在安州自不敢忘皇命职责,亦恐有负父皇期望,权长史也时常教导劝勉儿臣。     不过有时候……儿臣年轻,难免有些得意忘形,犯糊涂,做出些许错事,惹父皇恼怒。

”     显然,李恪所指乃行猎纵马踩踏农田之事。

    李世民了然于心,轻声道:“你还年轻,偶尔犯错乃寻常事,何况只是些许小事而已,不值一提,恪儿莫要在意。     若非柳范不依不饶,朕焉能忍心苛责吾儿?那些削掉的封户,寻个机会再给你加回去。

”     “谢父皇厚爱,但儿臣犯错,理当受罚。”李恪当即躬身推辞。     “嗯,恪儿懂事了,很好!

”李世民点头赞许,悠悠道:“让你去安州,千里之遥,朕和你母妃都舍不得,但朝廷需要,只能辛苦你了。朕也是想要你多加历练,将来成为朕或太子的臂助。

”     李恪意动,欠身道:“是,儿臣明白,定不辜负父皇一片苦心。”     “那就好!”李世民轻抚爱子额头,微笑道:“去见你母妃吧,她很想你,新年后你多留些日子,待三月里你母妃的生辰之后再走。

”     李恪喜形于色,躬身道:“谢父皇。”     李世民补充道:“另外,回头去东宫一趟,你皇长兄受伤卧病,你该去探望……近来长安不太平,你出行也当加强护卫,注意安全。

”     “是,多谢父皇,儿臣知道了。

”李恪心中一动,欣然领命。     李世民瞧着英武挺拔,步伐稳健有力的爱子李恪远去,脸色平静,眼中却神色几动,情绪似乎有些复杂。     然帝心难测,谁又能看得懂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