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芸众生,沧海一粟 芸芸众生 如沧海一粟

2019-07-14

秋,有多少事与人在悄然的逝去,知或者不知。

前些日子,因为是爱人母亲的祭日,需得陪她回家祭拜。她母亲的墓建在半山腰上,离家有些距离。在准备好祭拜用的物品后,需要驱车前往。乡下的路多是小路,不像城市里的那么宽阔平坦。虽然有些地方也修了些水泥路,毕竟是要上山的路,也就没有那么宽了,不过通过一辆车还是可以的。离墓地越近路也就越不好走,走到最后一段路程时,余下的还是泥路,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路面还有些湿滑泥泞。

芸芸众生,沧海一粟 芸芸众生 如沧海一粟
芸芸众生,沧海一粟 芸芸众生 如沧海一粟

我们两个人从相识到现在已经有七年之久,而她母亲去世的那一年刚好是我们相识的第一年,所以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母亲,我也不知道她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也只能从她的只言片语中了解一些,而这一次也是我第一次祭拜她的母亲。

芸芸众生,沧海一粟 芸芸众生 如沧海一粟
芸芸众生,沧海一粟 芸芸众生 如沧海一粟

在这个季节祭拜前人,总是会让人变的伤感。尤其在这个深秋刚过,初冬刚至,正是万物凋零的时节。我不知道经过了七年之久,在她的心里还是不是依然带着悲伤。不过从她的面容看来,时间似乎也抚平了些伤痛。

芸芸众生,沧海一粟 芸芸众生 如沧海一粟
芸芸众生,沧海一粟 芸芸众生 如沧海一粟

当环顾四周,一排排的杨树就像在送别这个季节,看山涧还在飘落的枯叶,真的让人生出来很多感慨。有时常说:越长大越孤单。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许注定就得见证太多的分离。暂时的,长久的或是阴阳两隔的。有时候你会突然发现,曾经无比熟悉的面孔开始变得模糊,曾经熟悉的痕迹开始慢慢消散,也许哪一天就会突然消失不见。在毫无察觉中,如流水般失了痕迹。

其实第一次看到李咏去世的消息时,一直以为是一个与其同名的人。后来不断的有消息证实,才知道原来就是那个自己所知道的李咏。

在我的印象里,他似乎永远都是留着长发,在众多主持人中显得那么特例独行的人。关于他主持的节目看的很少,也就在春晚的时候认真的看过。关于他的离世,在确认消息的那一刻是很震惊的。不过当得知他离世的原因时,也让人变得淡然了许多。因癌症去世,已经不是让人惊吓的事情了。

从最开始的谈癌色变,到如今变得坦然接受,只是因为身边有太多的因为癌症而去世的人。不管相识不相识,熟悉不熟悉,不管是平平凡凡的小人物,还是人尽皆知的公众人物。当遇到遇人而噬的癌症时,似乎所有人都变得一样了。

芸芸众生,每个人都只是沧海中的一粒微尘。与大千世界相比,我们显得如此渺小,如此微不足道。每天都在想着如何摆脱负面的痛苦的事情的干扰,想着如何远离病痛、危险事物的侵袭。

其实我们就像沧海里一叶扁舟的摆渡人,前行的轨迹永远掌握在自己手里。在人生的这场旅途里也许会有坎坷,布满荆棘。但是只要心向阳光,总会有春暖花开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