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王维 王维《终南山》原文及赏析

2019-02-02 - 终南山

首联“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诗人远眺终南,从主峰“太乙”着笔,以夸张的艺术手法,勾画了终南山的总体轮廓。

远眺终南,太乙高耸,穿云入天;余脉绵延,磅薄无边。“太乙”,又称太一,乃终南山主峰。“天都”,传说中天上之帝都,而非今人解读之“长安”。“近天都”,极言主峰之高,从远处眺望,终南山之主峰与天相接,似乎靠近了传说中的天都。既是写实又是夸张,同样,“接海隅” 极言余脉连绵,一望无际,似乎接近了海边。在诗人的眼里,终南山其高不可达,其远不可及,好一个洞天福地!

终南山王维 王维《终南山》原文及赏析
终南山王维 王维《终南山》原文及赏析

颔联“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此时诗人已经身处半山,四周云雾缥缈,路径小诗,他景隐匿,于是诗人驻足回首,只见来时之路,云海茫茫,合而无隙;向前看去,一片蒙蒙青霭,待继续前行,却再也看不见了,回过头去,那青霭又合拢起来,蒙蒙漫漫,真真是可望而不可及啊!

终南山王维 王维《终南山》原文及赏析
终南山王维 王维《终南山》原文及赏析

我们可以想象那时候的终南山:千岩万壑,苍松古柏,怪石清泉,珍禽异兽,奇花灵草,值得观赏的景物数不胜数。但诗人着重于终南山的动态云海,将一切都笼罩于茫茫“白云”、蒙蒙“青霭”之中,既看不真,又看不清。唯其如此,才更加令人心驰而神往。我们看经典影视《西游记》,凡有天宫的镜头,皆是一片云海,朦朦胧胧,如梦如幻。只有王维这样的诗人,才深解其中真味啊!

终南山王维 王维《终南山》原文及赏析
终南山王维 王维《终南山》原文及赏析

颈联“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诗人终于走出了云海,视线也清晰了些许,此时,纵目四望,但见群峰罗列,阳光透过云霭照在山间。因了光线变化,参差起伏的众壑,就显得或明或暗,或浓或淡,或有或无,千姿百态,阴阳而殊。

终南山王维 王维《终南山》原文及赏析

首联写出了终南山之高和从东至西之远,颈联的“分野中峰变”则写出了其南北之阔。古时以十二星次的位置,划分地面上的州郡国,其位置与星次相对应,就天文说,称之“分星”,就地面说,谓之“分野”。天上的星宿竟然以终南山的主峰为分界线,是言终南山的广大。登高望远,诗人鸟瞰之下,由于阳光照射角度的不停变化,此时的众壑就显得明暗显晦,瞬息变幻,整个终南山就更加灵气十足,气象万千。

尾联“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历来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评价。甚至有些人认为它与前三联不统一、不相称,不搭调。王夫之辩解说:“‘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则山之辽廓荒远可知,与上六句初无异致,且得宾主分明,非独头意识悬相描摹也。”(《姜斋诗话》卷二)沈德潜也说:“或谓末二句与通体不配。今玩其语意,见山远而人寡也,非寻常写景可比。”(《唐诗别裁》卷九)

这些见解都有可取之处,笔者细品,又有一些领会。第一,“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看似突兀,实则自然。美景当前,一片静寂,诗人正沉浸在清心静观的境界中,远处隐隐传来丁丁的砍柴声,将诗人唤醒,这才意识到天色已晚,该找个有人的地方投宿了;第二,美景尚未看够,明天还需继续,诗人难免要就近投宿,便隔水相问樵夫,这里有诗人的不写之写,我们似乎可以看见:隔着山涧,诗人高声相询,而樵夫口答手指,诗人循声辩向,才发现了樵夫的身影,两人挥手示意,一问一答,回音不断,动感十足,余味无穷。

第三,如此高山,怎有人烟,这砍柴人,真的就是普通的樵夫吗?何况终南山处处山木,哪里砍不得柴呢,偏偏在这接近山顶的地方?我们常见访隐者不遇的诗,这里诗人王维不期而遇的恐怕是个高人呢!所以说,尾联之妙,妙在画龙点晴。

诗人王维的《终南山》,以游踪为线索,以时空变换为顺序,从不同的视点描绘了终南山的巍峨壮观和气象万千,真正达到了“以少总多”“意余于象”的艺术效果,并为后世“天下修道,终南为冠”作了最嘹亮的领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