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祥熙身高多少 孔祥熙有多少钱 移居美国巧掩家底

2018-11-19 - 孔祥熙

1944年,抗日战争的形势已经明朗,日本侵略者的失败命运已成定局。在抗日军民迎接抗战胜利的最后时刻,孔祥熙的日子却越来越不好过,处于内忧外患之中。

抗战期间,国民党政府口头上也号召“举国抗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而孔祥熙及其家属则利用所掌握的权力,谋取私利,大发国难财。国民党统治区的广大民众,对“四大家族”在抗战后期的独裁、贪婪、不恤民生的所作所为,日益不满。

孔祥熙身高多少 孔祥熙有多少钱 移居美国巧掩家底
孔祥熙身高多少 孔祥熙有多少钱 移居美国巧掩家底

到抗战后期,孔家的丑闻不断被人揭露出来,一桩桩走私、舞弊大案令舆论大哗;国民党内与孔祥熙素来有矛盾的政学系、CC系、军统组织以及孔的大舅子宋子文等群起而攻之;一些爱国民主人士也愤怒声讨孔家不顾国家民族利益大发国难财的可耻行为;美国统治集团也对国民党政府的贪污腐败深感不满,又因孔祥熙在经办美援的过程中中饱私囊而失去了对孔的信任。

孔祥熙身高多少 孔祥熙有多少钱 移居美国巧掩家底
孔祥熙身高多少 孔祥熙有多少钱 移居美国巧掩家底

一时间,孔祥熙成了众矢之的,他在旧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再也混不下去了,蒋介石不得不采取“换马”的策略。

1944年11月,孔祥熙被免去财政部长之职;1945年5月以后,他又先后失去了行政院副院长、中央银行总裁、“四行”联合办事处副主席和中国农民银行董事长等重要职务。在1945年5月召开的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尽管孔祥熙施展了他惯用的收买拉拢的办法,但选举结果仍令他目瞪口呆,孔祥熙等四人落选。

孔祥熙身高多少 孔祥熙有多少钱 移居美国巧掩家底
孔祥熙身高多少 孔祥熙有多少钱 移居美国巧掩家底

后来,蒋介石命人强行将孔祥熙等四人加上去。这样,孔祥熙只剩下了中国银行(601988,股吧)董事长、国府委员和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等职,这多是些有名无实的头衔。

抗战胜利后,孔祥熙虽然不居高官,但孔家的财富继续增长,孔家企业违法经营的丑闻也时有发生,1946年长江公司的粮食案,1948年扬子公司的囤积案,曾轰动一时,受到社会舆论的指责。

这些事实说明,孔家的“商誉”和以往的“官声”一样令人侧目。但是由于受到蒋介石和宋美龄的庇护,孔家总能一次次“逢凶化吉”,毕竟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孔祥熙下台后,手中没有实权,很不得志,住在上海老宅,门庭冷落,满腹牢骚。为了谋求东山再起,孔祥熙也曾进行过一些活动,1946年曾当选为“国大”代表,但由于政学、CC等派系的抵制,孔复出无望。1947年秋,孔祥熙更感觉到日暮途穷,蒋介石也越来越表示出对他的不满和厌恶。

孔祥熙不得不以接获宋霭龄在美病重的电报为由,匆匆离沪去美国,从此就结束了他二十余年的政治生涯。在孔祥熙失势避居美国之际,国共内战激战正酣,蒋介石急需大量美援为其支撑岌岌可危的局面。

1948年,国民党军队在与解放军的较量中屡屡失败,蒋介石不得不再次请夫人出马,赴美求援。可这回却碰了壁,杜鲁门对这位“蒋总统夫人”又冷又硬。宋美龄不得不暂时栖身宋霭龄家里寻求打算。

孔祥熙虽然对蒋介石怀有怨气,但毕竟是一家人,两人在反共的利益上也是一致的。在美国,孔祥熙貌似当寓公,实则替蒋介石做着暗中牵线的角色,积极为其服务,被美国人称为“院外援华集团的神经中枢”。

他义不容辞地表示可以借助自己和几位美国友人之间的关系,说服美国政府。果然,在孔祥熙的游说下,时任美国参院拨款委员会主席的布里奇兹不仅投票支持院外援华集团的活动,而且派出一个代表团赴华考察。回国后,这些人向美国政府提出了一个“公正”报告书,恳切希望给予南京国民政府以经济上的帮助。

但是,蒋家王朝江河日下,美国不想和国民党绑在一起,美国公众多不赞成美国政府继续在军事上援助国民党,因而孔祥熙的活动收效并不大。

1948年12月25日,共产党宣布了43名头等战犯名单,孔祥熙名列第9位。这时他已经不再担任南京国民政府的实际职务了,但是作为中国官僚资本“四大家族”的主要代表,又一贯积极反共,还在美国为蒋介石拉援助,共产党是要将他“绳之以法”的。

从1947年秋天起,孔祥熙和宋霭龄一直在美国的里弗代尔过着寓公的生活,后来又搬到纽约长岛的一幢新房子里。孔祥熙除了陪宋霭龄治病外,隔日到纽约照看他的中国银行。

1950年,台湾蒋介石的“总统府”聘请孔祥熙为“资政”。

但是美国并不是孔祥熙所想象的安静的“避风港”,孔、宋家族敛财的传闻成了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和媒体追踪的热点。孔祥熙的财产之谜,险遭美国人揭露。国民党在大陆的败退,美国一些政界人士强烈认为是国民党贪污腐败所致,他们送给蒋介石的几十亿美元的军援,都被国民党贪污了。

当美国总统杜鲁门得知与他较劲的宋美龄在美的活动有孔祥熙3000万美元支持时,吃惊不小的总统立即下令他的联邦调查局查清孔祥熙财产的来源和数量。杜鲁门跺脚大骂:“他们(指孔宋--笔者注)全都是贼,没有一个不是贼……他们从我们送给蒋介石的38亿美元中偷了7.

5亿美元。他们偷了这些钱,把它投资在圣保罗的房地产中,有些就投资在纽约这里!”有人告诉杜鲁门,孔家和宋家确有20亿美元存在曼哈顿。

杜鲁门愤愤不平地到处谈论蒋介石政府里的“贪官和坏蛋”,但是20亿美元的确切情况他无法查到,因为他犯了一个错误,暴露了他正在进行的调查。孔祥熙已经警觉起来,他展开了保护自己财产秘密的反调查活动。

孔祥熙拥有的那些美国朋友,使他的反调查如鱼得水。联邦调查局虽然掌握了孔在大通银行、花旗银行、西雅图和波士顿银行都有巨额存款的线索,但他们已经无法进一步核实具体数字。当调查局再次前往这些银行调查了解具体数字时,孔祥熙在美国金融界编织的关系网已启动,调查局官员都吃了各银行“无可奉告”的闭门羹。

银行指出,如果非要调查不可的话,调查局必须按规定出示传票。但出示传票就有公开总统调查意图的危险,这又是杜鲁门所严禁做的。

眼看总统的调查就要泡汤,一个名叫皮尔逊的美国专栏作家站出来指出:孔祥熙对美国政坛的了解不亚于他对中国财政的了解。孔祥熙早年就看好并投资的那些美国朋友,现在占据着美国的重要职位,他们帮助孔顶住了杜鲁门总统对他的私下调查。

不久,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和财政部公布了一个华人在美资产类似“证明”的材料。这个材料说,全部华侨,连同中国各银行在内,所有在美国银行的存款,也不超过美金5000万元,其中最大的存户也只有100多万美金。而且这些存户中,大部分是侨居美国经营商业的华侨,且都是久居美国的人。这里面虽然没有单独提到孔祥熙,但是对他来说比什么证明都有力。

杜鲁门抓不到孔、宋贪污美国军援贷款的直接证据,也无法核实他们的财产,当然就无法对他们进行打击。

在流亡美国期间,孔祥熙也参加了少量的社会活动。

1950年,尼克松竞选参议员,孔祥熙派他的小儿子孔令杰到洛杉矶向尼克松捐款表示支持。他还说服加利福尼亚州的大批华人选民投尼克松的票。由于孔祥熙的这些活动,孔家和尼克松家建立了联系,尼克松夫妇许多年来经常到孔祥熙的寓所访问。在尼克松后来竞选副总统、总统的活动中,孔祥熙一家都是热心的支持者。

香港《新晚报》1957年11月18日曾刊登一篇《孔祥熙在美国干什么?》的文章。文章披露说:“孔祥熙目前虽然没有担任国民党政府的任何职务,但却是代表蒋介石和美国一些参议员、众议员打交道的主要角色。此外,他和‘中国委员会‘的主持人鲁斯也经常来往……孔祥熙的大部分时间在纽约度过,原因是他的妻子宋霭龄在那里做股票买卖,已经成为股票市场上的一个第二三流的大户。

而他本人,为了想多活几年,遵照医嘱实行节食,大肚子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凸出了。

”孔祥熙晚年,还想树立一个慈善家的形象。1959年,他来到曾经就读的欧柏林大学参加纪念会,宣布捐出50万美元设立一项奖学金。当一位记者问他前些年盛传的他拥有巨额财产的情况是否属实时,孔祥熙摇头叹息,把几年来一次次说过的谎话又重复了一遍。

他说,随着大陆沦陷,他本人投资于国内各工商业的资本已荡然无存;孔家损失惨重,目下生活所需,不过是剩下的一点积蓄而已。言谈之际,竟一脸沮丧,眼噙泪花。于是这名记者发出一篇报道,称赞孔祥熙积蓄微薄而不忘母校云云,令许多读者摸不着头脑。

孔祥熙夫妇去世后,他们的子女遵照父母的遗嘱,将孔家在佛罗里达的大片房产匿名捐给了孔祥熙曾经上过的几所美国大学;还在台湾辅仁大学设立了“孔祥熙院长清寒奖学金”,资助有困难的优秀学子。大概孔氏家族也明白,财产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多做点善事可以挽回他们不好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