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智丽比赛 体育看世界 知名作家评说 小山智丽

2018-05-27 - 小山智丽

这是令人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一幕一一广岛亚运会乒乓球女子单打决赛已到最后时刻,比赛的激烈程度达到白热化、刺刀見红的地步。对阵双方横眉冷对竭力搏杀,全场观众群情激昂挥臂助战,声嘶力竭的日语喊叫声压的少数中国啦啦队喘不过气来……。参赛一方是中国头号杀手邓亚萍,对阵一方是代表日本队出战的前世锦赛冠军小山智丽。

小山智丽比赛 体育看世界 知名作家评说 小山智丽
小山智丽比赛 体育看世界 知名作家评说 小山智丽

尽管赛前绝大多数国人都亳不怀疑这块金牌是中国队的囊中之物,但赛场上紧张激烈的程度不由的让人捏一把冷汗! 小山智丽拼命搏杀,已明显占了上风;因连续征战而显得疲惫的邓亚萍奋力抵抗,却力不从心大失水准。让人难以接受的一幕终于出现了,随着最后一球的落地,小山智丽张狂地举起双臂高喊狂跳,让中国人早已忘却的日本话"约西!""约西!"声竟从她嘴里狂呼出来。

小山智丽比赛 体育看世界 知名作家评说 小山智丽
小山智丽比赛 体育看世界 知名作家评说 小山智丽

然而,此时此刻,她一一可曾想到,一声声"约西“刺伤了多少中国人的心?甚至包括她自己的父母家人、亲朋好友……。许多曾对她同情,为她的遭遇抱不平、为她抱屈的人们沉默了,伤心了,继而转向了对她厌恶!已经昏了头的她当时也许没有意识到,瞬间的得意忘形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小山智丽比赛 体育看世界 知名作家评说 小山智丽
小山智丽比赛 体育看世界 知名作家评说 小山智丽

在体育比赛中,胜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邓亚萍本场发挥失常,输了,小山智丽超水平发挥,赢了,本属情理之中。中国队尽管丢了一个冠军,人们短时间难免有点婉惜,过后也不会耿耿于怀。

何况本届亚运会中国队金牌多的很,早已稳居金牌总数第一,不会这么肚量小。人们不能原谅的主要是小山智丽情不自禁的张狂,不能容忍她为打败了养育她的祖国,甚至从小苦心培养她成为世界冠军的中国队所表现出来的狂妄!

小山智丽比赛 体育看世界 知名作家评说 小山智丽

更为她喊出连日本有身份的人也耻于出口的“约西"声而愤怒!中国人知道这两个字是从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时鬼子得意忘形的狂喊声中了解的,她得罪了重于感情的亿万人。她可曾想到过,一个因泄个人私愤而连祖国都不爱了的人,是个什么一一?

果然,一年后天津世锦赛,她胆怯推说身体有病不敢来了。邓亚萍报仇雪恨没能如愿,中国队同仇敌忾全力对付她,准备了一年的计划落空。国手们尽管囊括了全部七项冠军,五项亚军,取得了空前大满贯胜利,但是胜利之余总有那么一点儿遗憾。

等待复仇是最煎熬人的,却贮存有令对手恐惧的力量。机会终于等来了,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不待邓亚萍出手,平时温情脉脉的二号国手乔红一反常态,立马横刀狂轰滥炸,干脆利落打的小山智丽亳无还手之力,3:0,小山智丽狼狈不堪败下阵来。在全场观众欢腾雀跃下,中国队终于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

平心而论,这场比赛不是小山智丽的真实水平,论实力她仍属世界顶尖高手之列,是中国队的头号对手。赛前没有谁敢断言能战胜她;是她自己底虚、肝颤、心慌意乱乱了方寸,面对中国队或许还有一点儿忏悔。她自己打败了自己,她一一受到了几年前广岛那一瞬间得意忘形的惩罚报应!而且还将会无休止地继续……二应该回过头来,重新识一下小山智丽其人。

小山智丽,原名何智丽。是土生土长的上海籍乒乓球运动员。少年时代就以其精湛的球艺、永不服输的斗志夺取多项桂冠而成为小明星。被选入国家队后,曾多次征战,成绩突出。问题发生在1987年第39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当时,女单争夺战异常激烈,上届冠军韩国梁英子咄咄逼人,立志卫冕。

为了将失去的女单桂冠重新夺回来,中国代表团领导及教练班子煞费心机,最后决定由管建华(山西籍运动员)出战梁英子。原因是以前几次交手管建华均战胜了梁英子,取胜把握较大。

这样一来务必要求其它几位运动员让道,为管建华铺路。其中让道的运动员包括后来代表台北队打球的陈静及何智丽。具体安排是陈静让何智丽,何智丽让管建华,最后由管建华出战梁英子。

纵观历届国际比赛,中国队都是大兵团作战,为了确保最后胜利,让球让道已成为历来的传统。祖国的荣誉高于一切!尽管现在看来似乎有点儿不那么光明正大,对运动员也不公平,强人所难。运动员吗,从小苦学苦练,甚至耽误了求学深造,还不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出好成绩出人头地,夺取桂冠吗?何况不是一直号召向荣国团(中国第一个乒乓球世界冠军)学习,学习他"人生能有几次搏“的精神吗?凭实力,平等竞争才公平。

让球让道的运动员口服心不服!但是领导的决定要不折不扣地无条件执行,这是铁的纪律!中国乒乓球队多少年来还从未出现过有人不执行的先例。

据说这也是国家队多年来能够确保长盛不衰的经验之一。可是,也许是受80年代全国改革浪潮的影响,谁也没想到这个传统现在竟被何智丽斗胆率先打破了。这也算是改革开放解放思想面对旧体制的挑战突破吧。面对领导的决定,何智丽明里无法反对,暗中却打定了自己的小九九。

比赛中,陈静老老实实地让给了何智丽,何智丽却根本不让管建华分毫,一上来就劈哩砰啦猛打硬扣,管建华以为何智丽会让球,根本没有思想准备,不是预先领导已经安排好了吗?怎么一一?

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以0:3败下阵来一一运动员休息室里气氛极度紧张,要知道这可是破天荒的大事件,领导们脸色铁青,对何智丽目无组织纪律的行为忍无可忍,但是考虑到第二天的冠军争夺战,又不得不强忍下怒火;不管怎么说,拿冠军比什么都重要,为国争荣誉压倒一切!

教练们只好耐下心来帮助何智丽制定比赛计划,分析梁英子的长、短得失,仔细安排明天的比赛方案。其它一切免谈。自知闯下大祸的何智丽自始自终不敢言语一声,心里想着如果明天夺不了这个冠军,自己可就彻底完了,想到此,不由地暗里攥紧了拳头。

开弓没有回头箭,拼了,让事实来证明一切吧! 平心而论,何智丽的境遇值的理解与同情;试想,一个战士时刻准备报效祖国,上战场去拼博,去撕杀,而这种权利被无情地剥夺,给了谁心里不难受?

何况她还那么年轻,又是那种毫不让人的性格。而且,为了报上届比赛自己输给梁英子的一箭之仇,她已经苦苦准备两年了,两年来,几乎天天起早摸黑苦磨苦练,针对梁英子的技术特点细细琢磨,早已练就了一整套克敌制胜的奇招。

更何况两年前的何智丽其实力也并不在梁英子之下,只不过因为年轻经验不足,背上了想赢怕输的包袱,临场发挥失常而输掉了比赛。她又怎能吞下这口恶气?何智丽君子报仇急不可待,她自信对梁英子有绝对胜出的把握,这次来比赛,她更多地是冲着报仇!更冲着拿个单打世界冠军。现在领导一句话:让!怎能让她甘心?

果然,第二天冠军争夺战时,她把一肚子怨气统统发泄在梁英子身上,技术水平发挥出奇的好,打的梁英子懵了,傻了,何智丽是越有情绪发挥越好的天才运动员,在一阵霹雷疾风狂扫下以0:3的悬殊比分打败了不可一世的上届冠军梁英子。

她终于如愿以偿,登上了世界女乒霸主宝座,为中国队重新夺回了上届丢失的这项冠军。何智丽的做法合适吗? 体育界各方見仁見智,一时吵的不可开交;新闻媒体更是报纸大战,上海媒体旗帜鲜明地支持自己的英雄,批评国家体委、中国乒乓球队没有搞改革开放,肆意压制人才,早就该打破这一潭死水,给运动员一个公平机会!

北京等地的报纸从国球的长胜不衰谈起,运动员组织纪律的严肃性,纪律是执行路线的保证!上纲上线……。

中国的体育媒体一时间热闹极了,这实实在在是幸事,大好事。我们暂且抛开中国代表团及乒乓球队领导的决定对错不讲,更不管上纲上线及违背改革精神等大是大非,就何智丽本身的做法,还是有一些难以让人认可的地方,仔细想来,最佳方案是把自己的观点亮出来,但是考虑到当时的情况,这是不可能的。

她一个人身单力薄,不可能改变领导的决策。尽管领导的决策未必正确,管建华上来也未必比她打的好,很可能还不如她而输了球呢。当时形势所迫,她难于直言反对让球决策,那么退一步讲,最起码私下里也应该告知几年来朝夕相处的伙伴陈静和管建华一声:领导叫让球,我可是不会让,你们要想争冠军,咱们在台上真刀真枪凭本事公平竞争,当然,咱保密,谁也别告诉领导。

让伙伴们心里也有个底。要知道,论实力而言,陈静、管建华甚至其它队员都有问鼎世界冠军的可能。而且后来直至当今陈静的实力多次被证实,1999年底,陈静世界排名第一,而何智丽(已经是小山智丽)排到第9位。陈静当年也是竞技状态如日中天,技术水平发挥最佳的大好年华。

让球同样给陈静留下了刻骨铭心的终身遗憾。陈静后来出走代表台北队打球也许和此有关。何智丽不光得罪了领导,也得罪了朝夕相处的同伴,失去了像老女排那样知心一生的亲密队友。

乒乓球队载誉归来时,国家领导人和许多球迷去机场迎接,别的队员都兴高采烈围了上去,而夺了世界冠军的何智丽一个人灰溜溜的尽量往后躲,场面尴尬极了。(笔者当时电视里看的特别清晰,曾为她抱过不平)

队伍回国后,紧接着备战1988年汉城奥运会。队员们又投入到紧张的训练之中,可想而知,何智丽是怎样度过了那段最难耐的日子。她还那么年轻,让人不由不生出怜悯之心。她咬紧牙关,泪水咽回肚子里,坚强地支撑着,以超常的克制力等待着,等待一个盼望已久的梦想,能参加奥运会,渴望夺一块奥运金牌。

为了这一梦寐以求的理想,受尽一切委曲都值了!她自信自己是世界最强的第一号选手,打败任何人都不在话下,奥运金牌非她莫属。她经常自我安慰地想道:就算自己犯了错误,但世锦赛金牌金杯毕竟被自己拿回来了,功过相抵总可以了吧。面临奥运大战,没有理由不让她这个世界冠军参赛。

然而,她的如意算盘还是被打的粉碎,奥运参赛名单公布了,她被无情地剔了出去一一!她呆了,傻了,继而按捺不住地怒火像火山一般迸发而出,多日来的委曲求全与煎熬变成熊熊烈火,一发而不可收。她夜不能寐,以至半夜便从床上爬起来,将电话打到了北京张變林教练家里:(据媒体透露,情况是这样的) 何:张导,你是教练,你说,为什么不让我参加奥运?我是世界冠军,不让世界冠军参赛,你们还讲不讲理?

张:小何,你冷静点儿,这是班子里集体讨论,从多方面的因素决定的,不是哪个人能说了算。主要是锻炼年青队员。老队员管建华她们也没有,并不只是你。何:我不管,我是世界冠军就应该去,不让我去就是迫害! 张:你怎么能这样说话?谁迫害你了?要从大局出发嘛。

何况你也有缺点错误……何:张變林,是你,是你们迫害我! 你也是从上海出去的,看你以后回来怎样面对上海的父老乡亲! ……就这件事,笔者认为领导班子处理的也有些欠妥,毛主席的政治思想工作哪儿去了?对年轻人要允许犯错误,更要帮助其改正错误,不应该不给人改正错误的机会。

1988年汉城奥运会中国兵团大范围兵败,(山西作家赵瑜《兵败汉城》祥细记述)但是,乒乓球女单桂冠却没有旁落,被小将焦志敏夺得。中国乒坛高手云集,不上何智丽,照样夺冠军。何智丽一气之下出国到了日本,为了加入日本国籍,随便嫁了个叫小山什么的日本男人,拿自己一生的幸福去赌,变成了小山智丽。

她当时大概想:在中国即然已经没有了出路,以后也不会有参加奥运的机会,就到国外发展吧!以自己的实力,在国外同样能争取到参加奥运,夺取奥运金牌的机会,而且机会很大,我要让全世界看看,我才是真正的世界第一!

一个运动员将自己热爱的运动项目看的重于生命,甚至不惜以婚姻幸福为代价,何智丽偏执的性格,草率的决定虽然不可取,但值得同情。

笔者以为何智丽是不该去给国人感情上难以接受的日本。但又想到日本的乒乓球训练环境和氛围并不比中国差,在那里训练更适合。从何智丽个人的角度考虑日本当然更合适。四中国运动员出国闯天下已不是什么新鲜事,郎平还到意大利、美国当教练呢。

就乒乓球而言,国家队主教练蔡振华也是出国后又被请回来的,运动员当然更多了。这些年每逢国际大赛,对中国队构成威胁最大的不是外国人,乃是先后出国的海外兵团。改革开放后,运动员出国早已被国人认可,运动员同外国人结婚也被人理解,爱情婚姻无国界。

时隔不久,奥运冠军焦志敏不是也步何智丽后尘,同韩国乒乓球运动员安宰亨结了婚。国人并无非议,甚至认为是一对美满的跨国姻缘。小山智丽到了日本之后,真正英雄有了用武之地,打遍东瀛无敌手,连夺全日本女单桂冠。

在日本参加的国际比赛中她是头号主力。日本人当然高兴坏了,这真是天上掉下个何妹妹,把她当成了国宝,更当成对付中国队的重要赌注。追朔历史渊源,在五十年代末,中国乒乓球崛起之前,日本队多年横扫天下称王称霸。是中国队的崛起取代了日本,压的日本队多少年来一直难以抬头。

小山智丽的到来对日本人来说无疑是无价之宝,多少年来,他们渴望得到中国队训练的秘密、夺冠的密码,现在不费吹灰之力,小山智丽主动送上门来,战胜中国队指日可待!将打败中国队的厚望寄托在小山智丽身上。小山智丽更是野心勃勃豪气十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渐渐地把打败中国队立为最大目标。往事不堪回首,她要报那一箭之仇!

广岛亚运会在日本举行,天时、地利、人和,真乃天赐良机;中国队的一切秘密她了如指掌,邓亚萍利害?就那么小不点儿的个子竟然夺了巴塞罗那奥运冠军,她还真不服这口气!好,这次就较量较量,打败了中国一号邓亚萍就是打败了中国队,就报了仇泄了恨!

果然,在满场日本观众的助威声中,她踌躇满志,胜了。她是世界上少有的那种越有情绪发挥越超水平的天才运动员。时代的脚步已跨进二十一世纪,随着斗转星移,数年前的恩恩怨怨已成过眼烟云。

但是,我们仍不由自主地关注着小山智丽,怀着一种复杂矛盾的心情关注着这个当年风靡一时的焦点人物,从多种渠道了解着有关她的一切信息。据媒体披露,小山智丽已到山穷水尽,不由人不产生同情的地步。首先是同小山家的离婚案,轰动全日本国。

丈夫原本就是个图有虚名的浪子教练,并无真才实学;夫家又以借为名占有了她500万日元的私产,平时对她也不好,甚至歧视她为支那异族人。在婚姻破裂,不得已的情况下,她打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离婚官司。

在她热爱、寄于无限希望的乒乓球事业上,随着年龄增大,日本人早就对她失去了兴趣;在本届世界锦标赛上,她被日本队毫不留情地从名单中剔了出去。尽管她还能打,陈静不是仍然代表台北队参赛了吗?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真会捉弄人,难道真是报应?还是什么轮回?为什么恶运老同她过不去?在日本,由于她的离婚与落选,威信急转直下,同情者寥寥无几。

一筹莫展的小山智丽再也没有了半点儿当年勇夺世界冠军、称霸天下的影子。就是回国探亲,也只能以华侨的身份。

怕人认出来,只好化妆包裹,还真应了她当年说张變林教练的那句话:无颜面对上海的父老乡亲,只不过角色换成了她自己。小山智丽今后怎么办?我们同情她,更真心实意地关切她,从内心深处谅解了她,因为她毕竟是同胞,曾经为国争光夺过冠军。她身体里流淌着华夏热血,是炎黄子孙啊! 注:小山智丽一一何智丽今天境遇如何不得而知。

作者简介:晋贤,本名孙进喜,太原晋机厂退休工程师。1946年生,山西五台人。酷爱文学创作,原创长篇纪实小说《磨难》,5O万字,2017年完成。中篇小说《断发》3万字,(原创);短篇子说《一传不到位》、《算卦》、《天哪一一我可该怎么办?》、《女儿啊,爸咋能没有你?》、《女人花》、《悲壮的毁灭》等数十篇。

还有长篇报告文学《兵工赞歌》,特写《评说小山智丽》,回忆录《经历公元一九七六年》和《红卫兵大串联经历》,共计200多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