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绝师太徒弟是谁 你知道灭绝师太的师傅是谁吗?

2018-11-17 - 灭绝师太

我1985年出生于西北的一个小县城,县城交通闭塞,经济落后,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半小时即可转一遍,属于典型的贫困县。印象最深的是读小学二年级时,正在上课,屋顶上突然掉下来一块瓦片,咣当一声砸在我面前的桌子上,就差一点,脑袋就要开花,只记得当时老师的脸都变白了。

灭绝师太徒弟是谁 你知道灭绝师太的师傅是谁吗?
灭绝师太徒弟是谁 你知道灭绝师太的师傅是谁吗?

物质条件如此,课外活动当然匮乏,学校的的操场是土操场,其实就是村里的堆麦场,体育课就是跑步,倒是有一个课外阅览室,可惜常年门窗紧闭,小学六年我们居然从来没有进去过。

好了,命中注定的时刻到来了,六年级时,班里有个姓刘的男同学从家里拿来一本书,很旧的书,书页泛黄,书角一层层卷起,而且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没有封面,开头直接就是正文,没有封底,结尾还是正文,也不知道正文被撕掉多少页。

灭绝师太徒弟是谁 你知道灭绝师太的师傅是谁吗?
灭绝师太徒弟是谁 你知道灭绝师太的师傅是谁吗?

只记得开头是一个叫张无忌的少年,武功卓绝,和各路高手比武,均不落下风,而且旁边还有一位叫做小昭的少女相伴,对他关怀备至。书中内容情节紧凑,故事推进迅速,尤其是关于武功的描写栩栩如生,让我们这些从来没接触过类似文字的少年心驰神往。

灭绝师太徒弟是谁 你知道灭绝师太的师傅是谁吗?
灭绝师太徒弟是谁 你知道灭绝师太的师傅是谁吗?

尽管书中还有一些字不认识,但并不妨碍我们的读书热情,下课铃声响起,等老师一走,刘同学就拿出书,三四个男同学就围上去,这样一来,就有问题了,书只有一本,但很多同学都想看,而且只下课看,不过瘾。

灭绝师太徒弟是谁 你知道灭绝师太的师傅是谁吗?

于是,大家集体讨论,决定轮流看,一个人一次只能看一章,而且必须要快,但话是这样说,往往一个同学下午早早来看书,早就有三四个同学在教室等待,然后摊开书,围在一起看。因为书只有一册,又残缺不全,有些字不认识,而且看书又很快,所以不免囫囵吞枣,这样班里同学对书中情节的讨论就开始天马行空的发挥想象力,其中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就是张无忌的高超武功从哪儿来,大家相互讨论,各抒己见,有个同学的见解最为高明,就是书的主人刘同学,说是很可能是被雷劈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全班男生几乎都看完了这本书,可是这个故事没头没尾实在难受。大家刚开始讨论张无忌的武功,之后开始讨论张无忌身边的四位女子,最后干脆开始给书中人物的武功排座次,张无忌当然是第一,但第二就有争论,有人说是金毛狮王,有人说是灭绝师太,还有人说是金花婆婆,总之,众说纷纭,笑声连连。

有一天,大家又开始讨论,有个同学问我:“你知道灭绝师太的师傅是谁吗?”我想了半天,书中也没说是谁,只好说不知道,那位同学说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晚上睡觉时想到这个问题,第二天就想问问,旁边的书主人刘同学拿出那本旧书,认真的翻了起来,手中那本书经过全班男同学的蹂躏,早已惨不忍睹,书页上面布满了唾液,手指印,有很多页码都开了线,脱落出来,真是摇摇欲坠,体无完肤。

翻了半天,他也没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上课铃声响起,刘同学当即把书塞进书桌下。忽有一日,班里有位女同学课间休息时说自己最近在看一部电视剧,里面有好多人的名字和书里的一模一样,张无忌,谢逊,灭绝师太,只字不差,我赶紧问:“那电视剧里有没有出现灭绝师太的师傅?”,女同学摇摇头,说没看到。不过女同学最后说到,电视剧的名字叫做《倚天屠龙记》。

哦,《倚天屠龙记》,原来这本好看的书叫做《倚天屠龙记》,于是之后每天下课,我们就会问那位女同学,昨晚电视剧的剧情如何,这位女同学也着实了得,每天下课就开始扮起说书人的角色,讲起剧情来是唾沫横飞,口若悬河,就差手舞足蹈了。

每当这时,不仅男同学,甚至好多女同学都凝神细听,场面蔚为壮观。可是几天过后,男同学就不怎么爱听了,男生喜欢武打场面,所以要求这位女同学把武打场面描述的细致一些,再细致一些,细致到什么程度呢?打斗在那儿发生的,有没有携带武器,有没有用轻功,最好描述清楚,可这位女同学的心思显然不在这儿,倒是对张无忌和四位女子的感情纠葛颇为用心,描述起来格外动人,于是围在其周围的男生日益减少,女生却是越来越多。

可惜好景不长,就要毕业考试了,女同学的家长禁止她看电视,于是每日的说书活动宣告停止,而灭绝师太的师傅是谁,自然也无从下落了!

毕业考试结束后,学校让学生尽快把各自的课桌课椅搬回去,于是同学们又一次聚在教室里,这次是男女同学都讨论《倚天屠龙记》,只记得刘同学对我说:“我回去问我表哥了,张无忌武功高超,就是因为被雷劈了,然后打通任督二脉。

”同学们都觉得有道理,更多的是惊奇,这样都能成为武林高手。之后,我猛然想起一个问题:“那灭绝师太的师傅是谁?”刘同学愣了一下,面色严肃:“我问了,我表哥说灭绝师太的师傅是——灭绝人性。”我们都惊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名。时至今日,我想起刘同学说起这句话的面部表情就想笑,其脸部肌肉紧绷,眉头锁住,似乎流露出恐怖之意,拉长音调,说道“灭绝人性”。

急急流年,滔滔逝水,后来读初中、高中直至大学,我几乎读遍了金庸、古龙、梁羽生的小说,当然,一不小心还读了一部署名“全庸”的小说,但回想起小学六年级的那本旧书,心中从来涌起的都是一种感动和亲切,因为那是一种最初的文字享受,一种最单纯的精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