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南生年轻 施南生:很少用“小鲜肉” 有的演员不能碰

2019-01-06 - 施南生

新浪娱乐讯 施南生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并没有如亦舒小说中所述的那样,身着开司米大衣和粗布长裤。

亦舒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正在热播。很多人说,真正的“亦舒女郎”就是施南生。面对这样的头衔,施南生说,七十年代她刚刚回香港的时候,确实会和亦舒玩在一起,但“我不是亦舒笔下的人,亦舒很聪明,她混合了周边好几个出色的女孩特点”。至于他人眼中的“职业女性典范”,施南生也谦虚表示:“最厉害的职业女性是工作和家庭都做得好,我没有孩子,只是单做好自己的一点点东西。”

施南生年轻 施南生:很少用“小鲜肉” 有的演员不能碰
施南生年轻 施南生:很少用“小鲜肉” 有的演员不能碰

这一次,施南生是坐着轮椅来到西宁的,应和和影业董事长杨巍的邀请,出任FIRST青年电影展创投单元的评委。尽管腿部受伤,她还是坚持来到了这个海拔2200多米的内陆城市,身边只有一位推轮椅的工作人员,从不缺席任何一个活动。

施南生年轻 施南生:很少用“小鲜肉” 有的演员不能碰
施南生年轻 施南生:很少用“小鲜肉” 有的演员不能碰

经历过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施南生现在又正处于内地电影市场的浪潮之中。在她看来,内地电影市场井喷式成长,但基础设施并不完善,譬如电影公司太年轻,真正懂电影的人不多,制片及完片担保等模式不成熟,部分人缺乏契约精神。

施南生年轻 施南生:很少用“小鲜肉” 有的演员不能碰
施南生年轻 施南生:很少用“小鲜肉” 有的演员不能碰

这些根本问题,也导致了演员尬戏、撕番位、漫天要价的乱象。

比如“撕番位”现象,施南生说大多是没有在合约中说清楚的缘故。至于漫天要价,即使是施南生这种级别的制片人也曾遭遇过,她认为那些明星和经纪公司太不懂事,“我们不是要你牺牲,钱花在你的身上可以看到的,全心全意把你拍好,你才有更好的找你。”

施南生年轻 施南生:很少用“小鲜肉” 有的演员不能碰

在某些方面,如今的内地市场,正重蹈八十年代香港电影的覆辙,“市场大了,大家都抢演员,拍一堆烂片出来,片商受骗了嘛。我的好朋友林青霞[微博],《东方不败》之后拍了十三部电影,每个都拍二十来天,怎么可能每部都好呢?” 施南生透露,她曾有意邀请一位前两年冒出来的年轻演员演戏,但业内都知道这位年轻演员“不能碰,那个人都不来的,替身拍几天,来了就上个大头。”

施南生说她很少用“小鲜肉”,也不是砸人进电影的监制,但有时候,并不好看的片子,砸人进去也还是能收到好的票房,“不过,今年夏天这么冷,等大家过了这个夏天看会不会冷静点。”

新浪娱乐:您担任过许多创投评委,FIRST青年电影展有什么特点吗?

施南生:每个工业必须要有新血去接替,才会变成健康的工业,FIRST做的时机非常好,现在导演不是树上长出来的,他要锻炼的,一般都是要花些时间的,你要有新导演,还要给他现金还给培训,香港没有这种同类的创投机会,像香港电影节的创投,通常有很多是有名的人去投,创投是有投资部分,投资人会倾向有成果的人。所以那样的创投,就变成加持的意义更大。

新浪娱乐:许多新成立的企业会青睐此类电影节,但有的只是想找可以“讲故事”的项目,为企业求名,您觉得有这种现象吗?如何看待?

施南生:这个不是好的方式,电影公司必须要懂电影是怎么回事。不讲中国国营老片场,民营里最老的是华谊吧,华谊最开始是跟美国哥伦比亚公司合作的,令他们学到应该怎么做电影的规矩,后一点是博纳,这种十几年的公司没几家,很多跟香港公司合作,也学到经验。

再后面,好几千家出来,但是只有几年的经验,他们自己创作了一套方法,有时候我说我不是咒你,我宁可你不成功,你一成功那还得了,你就觉得就是这样做的,有些公司想冒出头,就会找故事来说,你看这样宣传多好。但到最后还是要电影好,你根好了才有叶子。

新浪娱乐:有人说当下的内地市场很像八十年代的香港电影,您认同吗?

施南生:相似之处是突然市场很好、拍很多电影。不同之处是,那个量不能比,那时候香港是两三百部电影,市场也不能比,当时香港非常靠海外市场的,最高峰期大概百分之四十收入是国际市场,所以我是很清楚规矩的,但其实,你要卖电影给海外,连配乐几分钟配的那一段叫什么名字、版权在哪里都是清清楚楚的。很多细节,包括主创的排名什么的。

我以前拿英文合同给投资人看,他会说我看不起他,不信任他。还有最简单的,你跟上海的酒店签好10万块的租场地合同,去了之后呢,说我们人太多,临时加价。我有一个朋友很有钱,想做电影,问我意见,说签了好导演,类似许鞍华那样的,打算明天跟导演讲换女主角、剧本也要改,我说你应该事先跟她讲,他说先跟她讲她就不签约了,很多这样的毛病,算了,慢慢会好的。

新浪娱乐:您刚刚提到主创排名,近年市场上,包括“撕番位”在内的演员乱象也是源于“规矩”的缺位吗?

施南生:第一是市场大了,大家都抢演员,拍一堆烂片出来,片商受骗了嘛,林青霞《东方不败》之后,一年拍了13部电影,我很清楚,她是我好朋友,十三部电影怎么可能每部都好呢?每个都拍二十天,一堆“东方不败”出来,市场就不要你了,观众也不要你了。

第二是没有规矩,你一打去问,有些演员开出的价钱太高,到底根据什么要求这些东西呢?太多新人没有经验,现在那么多经纪公司,也没有人教他们,他们想再谈,我也不会谈下去的,已经很不懂事了,再谈下去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的。

很多比较聪明的演员或者经纪人,一定是不开口的,每个预算无论你多大都有限制,我很坦承的,我的演员费不会特别高,很多年前我试过另外一个经验,那又是另一个故事。我常常说,我们的钱你都能在银幕上看见,钱都在你身上的服装、武术造型、剪接效果,都是很合理,我不要求你牺牲,全心全意把你拍好,你做完这个有更好的找你的。

新浪娱乐:这种情形是不是发生在“小鲜肉”的身上比较多?

施南生:我很少用“小鲜肉”,前两年有出来一个比较不错的演员,我有打去问一下,我一打听,行业很多熟人都说那个人不能碰,那个人都不来的,替身拍几天,来了上个大头,那我就谈都不谈。

新浪娱乐:那个人还在线上吗?

施南生:好像还在,前两年大家都乱来的嘛,太多人找,公司也不懂事,捧着你就一定行。哇,万一不小心电影卖钱还得了。其实好的演员都明白好的剧本能令自己身价上去,有的演员是为电影增值,有的是你来了,你自己增值。

新浪娱乐:哪些演员是为电影增值的?

施南生:我不是那一类砸人进去的监制,有的导演拍大片砸一堆人进去,不过,有时候片子不好看,砸一堆人进去也行,可能时机好,过年什么的。不过,今年夏天这么冷,等大家过了这个夏天看会不会冷静点。

新浪娱乐:近期亦舒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在内地热播,很多人说您就是“亦舒女郎”,《流金岁月》的蒋南孙就是以您为原型的,怎么看待这个称号?

施南生:我觉得我不是亦舒笔下的人,好多人都觉得是。其实我是亦舒的朋友,七十年代我回香港的时候也常常跟她一起出去吃饭玩,她是很有趣的人。我觉得亦舒很聪明的,她混合了周边好几个非常出色的女孩的特点,她不需要那么笨,指着我一个人写进去。

新浪娱乐:您是当代最具代表性的职业女性之一,在您心中,优秀的职业女性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施南生:我不觉得我是个代表,我觉得最厉害的职业女性,应该是工作做得好、家庭照顾得好。我一个女朋友生五个孩子,还写书,那是真的厉害,我没有孩子,我就只是单做好自己的一点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