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寺主持 龙泉寺禅修纪事

2019-03-22 - 龙泉寺

今天,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接受学诚辞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这意味着8月初龙泉寺两位僧人对学诚的举报并非是歪曲事实、构陷捏造。学诚的形象轰然倒掉,他一手创建起来的曾经红极一时的龙泉寺据说目前已经被关闭。

龙泉寺主持 龙泉寺禅修纪事
龙泉寺主持 龙泉寺禅修纪事

三年前,我曾在龙泉寺参加了一次禅修营活动。今年4月,单位组织去凤凰岭春游,重游龙泉寺,发现寺门外新建了一处楼阁,院子里显得杂乱无章,有的地方在施工,想找见行堂,转了一圈竟没有找到上去的路。

龙泉寺主持 龙泉寺禅修纪事
龙泉寺主持 龙泉寺禅修纪事

现在回想起来,也许三年前我参加禅修时,正是龙泉寺的鼎盛时期。现把禅修纪事这篇文章重新发一遍。希望龙泉寺不会因为学诚的倒掉而败落。

2015年9月11日下午四时,我准时来到位于北京凤凰岭景区的龙泉寺,参加龙泉寺信息中心举办的第三届IT禅修营活动。

龙泉寺主持 龙泉寺禅修纪事
龙泉寺主持 龙泉寺禅修纪事

在往龙泉寺走的过程中,遇到两位同是参加这次禅修营的学修,一个来自杭州,一个来自郑州,看来龙泉寺的影响力不仅仅限于北京。而中途遇到一位女士,是来龙泉寺做义工的,亲切地向我们打招呼,邀请我们上她的车,把我们带到寺门前。这种热情让我最先感觉到龙泉寺的友好,而这种友好贯通在以后整整两天的禅修营活动。

龙泉寺主持 龙泉寺禅修纪事

报名的同时把手机上缴了,禅修营要求活动期间不许带手机。禅修营共有十个男众组、八个女众组,近三百人。每组有一个辅导员,引领大家按次序活动。正值用斋时间,大家依次走进斋堂,在桌前就坐。桌上放着一大一小两个不锈钢碗,旁边摆一双不锈钢筷——这些都是义工提前做好的。

有义工为大家宣导用斋注意项:要止语,就是不要说话;尽量不要发出声响,尽量不要剩下饭菜。还告诉大家如何用手语表示自己需要多少饭菜,比如要极少量,就用拇指顶住小指指尖;要半碗,就用拇指顶住中指,等等。为大家盛饭菜的是其中一组学修。饭菜极其简单:大米粥、馒头、酸豆角咸菜。用完斋后,每人发了三四颗枣。虽然用斋的人有数百人,但是却很安静,没有人说话。

禅修营学修们全部住在了龙泉寺附近的农家院,五人一个房间,让大家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的集体宿舍。在从寺庙走往农家院时,从山坡上俯视山下,一片灯火辉煌。山上山下,俨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下面是喧闹缤纷的世俗世界,山上是清静寡欲的佛界。

9月12日凌晨三点五十,有人敲门叫大家起床,让大家在院子里排班。排班就是排队的意思。很快,大家排列整齐,依次走回龙泉寺,从寺西跨院往山上走,这叫行脚禅。整个过程要求止语。大家走得快而整齐,仿佛是急行军。当达到最高处时,东方一片通红,太阳尚未出现,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走下山,大家走进龙泉寺的见行堂,听法师开示。法师为大家讲授了行脚禅的意义,然后教大家打坐。因为我所在的小组要为大家行堂,就是盛早餐的意思,我们小组提前退堂,在厨房排班。厨房里一派忙碌景象,全部是义工们在洗菜、切菜、炒菜、蒸馒头。我们这组身着围裙,穿梭在饭桌中间,为服务。大家用完斋后,我们才坐下用斋。早斋比昨晚的斋饭要多样,除了粥、馒头、咸菜外,还有炒菜、月饼。

接着是在见行堂学唱修心八偈。然后收看了龙泉寺主持学诚大和尚的开示录像。午斋时间,花样也不少,有粥、馒头、米饭、炒菜,还有油页子和烤饼。下午的活动先是出坡,就是到龙泉寺自己的农场干农活。我们要做的是割栗子树下的草,清理干净以便于捡掉下树的栗子。

许多人首次在出坡活动中使用了镰刀。接着的活动是盲行。就是每队人员,除了首尾人员之外,其余人都蒙上双眼,在前手的引领下行进。要求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睁开眼睛。

这个活动让人感到信任和责任。对前手要充分信任,一高一低地向前行进,唯一的引领就是前手的手。有上台阶、下台阶、过障碍等。而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始终紧握后面同修的手,因为要承担前引领后手的责任。然后是学修们分享盲行感受。许多学修激动得流下眼泪。

晚斋依然是粥、馒头、酸豆角咸菜。之后是龙泉寺的蒙山超度法事。法师唱诵法经两个半小时没有间断。法事结束之时已经是晚上九点。

9月13日比头一天晚起了一个小时,直接从农家院来到见行堂,与头一天一样,听法师开示,在法师的引领下坐禅。然后用早斋。之后是学唱完修心八偈,接着是龙泉寺信息部的贤信法师为大家开释。用午斋后,在见行堂收看了《五岁普提》纪录片,讲述了龙泉寺自2005年4月恢复道场以来的五年的发展史。

之后是各组学修分组讨论心得、义工代表发言,最后是贤信法师开示。9月13日下午四时,禅修营活动结束。当手机回并打开的那一刻,仿佛从一个世界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两天的禅修营对理解佛文化只能算是浮光掠影。期间,法师用通俗的语言为大家开示,讲如何修慈悲心、智慧心,如何以善待人,等等。正是佛教弘扬的这种慈悲善心,让整个活动秩序井然,大家处处以人为先,处处为他人着想,并以此为高兴。

更有许多义工,无偿为禅修营服务。服务过程中,他们始终面带微笑,心平气和,营造着一派祥和气氛。然而,通过蒙山超度法事,我知道,佛法本身的确是十分高深,要不然,龙泉寺怎么会有多位清华、北大等名校的博士,放弃世俗生活,遁入空门,潜心向佛?我们所见到的三位法师,都很瘦,足以显示出佛家生活的清苦。

他们在龙泉寺苦行,不仅仅是我们所体会到的出坡、用斋等修行,我想重点应是对那些高深的佛经的研修,然后才能转化为通俗的语言,传播佛法的要义。

相比佛界,世俗社会没有那么多的清规戒律,但是必要的规矩是绝对需要的。比如,在公共场合不要大声喧哗,要自觉排队,要对师长尊重。同时,也缺少仪式。比如,用斋前先要诵经,在请法师开示前后也要诵经,虽然简短,但是多了这么一个环节,就会让人感觉到吃饭的意义、需要对法师尊重。

而在世俗社会中,没大没小、不守规矩的风行,让人心中没有了敬畏感,什么都可以突破边界。所以,老人在媒体的报道中都变成了坏人,警察、法官常常被冲撞,甚至发生了法官被刺伤案件。

向善、有爱、敬畏、守规,当然不用像佛界那样严格,但对于世俗社会来说,这些绝不可以缺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