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者的誓言】扫雷舰:美国海军中的“被遗忘者”

2019-10-19 - 被遗忘者

在接受美国ProPublica新闻网采访时,一位美国海军军官对美军扫雷舰现状一吐为快。

这位军官所在的舰艇是美国海军的11艘扫雷舰之一,因为维修不力,该舰已经坐了20个月的“冷板凳”。一旦这艘驻扎在日本的军舰重返前线,船员们只有很少的时间练习如何识别和拆除水雷。这位军官说,训练期间,船员们很难发现船上的导航系统存在问题;事实上,它用的操作系统还是Windows 2000。

【被遗忘者的誓言】扫雷舰:美国海军中的“被遗忘者”
【被遗忘者的誓言】扫雷舰:美国海军中的“被遗忘者”

这名军官打算直言不讳地指出问题,但推迟了原定的采访时间——他的船又抛锚了。“我们基本上是被遗忘的一群人。”他说。

在几千公里外的波斯湾,另一位隶属于美军第五舰队的军官给出了大致相同的观点。虽然美国与伊朗的关系日益紧张,但这名军官表示,驻扎在海湾地区的4艘扫雷舰“非常不可靠”:为其生产零配件的公司早就不复存在,用来探测水雷的声呐“眼神儿很糟糕”,在训练中经常把不知被谁丢在海底的洗碗机和汽车残骸标记为“爆炸物”。

【被遗忘者的誓言】扫雷舰:美国海军中的“被遗忘者”
【被遗忘者的誓言】扫雷舰:美国海军中的“被遗忘者”

“如果接到命令,我们会立即出动。”这位军官表示,“可我担心这些老家伙突然断裂。”

后勤保障问题“显著改善”

作为美国海军现役主力的“复仇者”级扫雷舰是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建造的,本应在数年前退役。然而,它们的退役节点不断推迟,最新的说法是2023年,原因是没有合适的替代品。

【被遗忘者的誓言】扫雷舰:美国海军中的“被遗忘者”
【被遗忘者的誓言】扫雷舰:美国海军中的“被遗忘者”

当下,美国海军部署在波斯湾的反水雷部队由水面舰艇、高科技无人机和直升机混编而成。一名发言人近日称,这支部队“完全有能力”履行探测和清除水雷的使命。虽然老旧的扫雷舰面临挑战,可能得花费更长时间才能完成任务,但他强调,后勤保障问题近来已“显著改善”。7月6日,驻扎在波斯湾的全部4艘扫雷舰同时出海。有匿名受访者指出,这只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合影,正常情况下,同时看到4艘扫雷舰“相当罕见”。

【被遗忘者的誓言】扫雷舰:美国海军中的“被遗忘者”

与官方的乐观态度相反,来自军队、承包商和学术界的受访者普遍认为,高层制定了破坏性的预算,使美军无法拥有运转良好的扫雷舰。“他们不是不想要,而是更想要其他东西。”一名军官说,“你花在反水雷上的每1美元,都会让那些很酷的新型潜艇少得到1美元。”

按照一位国防承包商的说法,美军所有的舰艇中,扫雷舰的机械故障发生率最高。“破坏者”号扫雷舰(MCM6)前不久被迫退役,原因就是某些关键部件无法修复。这艘船离开大海太久,被困在陆地上动弹不得,被船员们戏称为“6号楼”。

扫清伊朗水雷?水兵说“不能”

美国海军在20世纪40年代接收了第一艘现代意义上的扫雷舰。这种舰艇在二战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清除了太平洋海域密布的水雷,往往在大型两栖攻击行动前率先出击。

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后,扫雷舰一如既往地为美军主力舰队清除威胁,得益于此,战争期间只有两艘战舰触雷。战争结束后,扫雷舰在科威特附近海域搜寻并清除了伊拉克布下的1000多枚水雷。

如今,美军把矛头指向伊朗。德黑兰的武器库中也包括水雷,其中有漂浮在水面并在撞击目标时爆炸的老式水雷,也有隐藏在海底、探测到有船只经过才会发威的先进型号。

“我们当然有能力这么做。”伊朗外长扎里夫在今年7月谈及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时强调,“但我们肯定不想这么做,因为霍尔木兹海峡和波斯湾是我们的生命线。”

在参与扫雷行动的水兵眼皮底下,波斯湾的紧张局势持续升级。继伊朗击落美国无人机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最近目睹了伊朗革命卫队士兵从直升机上纵身跃下,占领了悬挂英国国旗的油轮。这一小批水兵渴望有所贡献,但时常怀疑自身的能力。当被问及“如果迫不得已,扫雷舰能否有效地在波斯湾探测并清除水雷”时,一名军官毫不犹豫地回答“不能”。

这些常驻巴林的扫雷舰,长度是标准篮球场的两倍多,由木头制成,以便更安全地接近磁性水雷。船员带任何金属制品上船都得小心谨慎,甚至要注意罐头食品的存放地点。

和所有部署在海外的舰船一样,扫雷舰也遵循“维修-训练-展示军力”这样的周期。问题在于,由于上述各种原因,4艘扫雷舰通常只有15%的时间能够航行。“破坏者”号的一位船员说,利用水下无人机探测水雷的成功率只有20%左右。在他印象里,船员们只有一次顺利找到了水雷,那是在一次模拟演习中,水雷的GPS坐标是提前指定的。

“好像有人在做实验。他们找来一群有才华和积极性的人,却让他们使用靠不住的设备,交给他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为看看他们在精神和情感上如何应对。”一位扫雷舰军官坦言。

努力归努力,问题仍是问题

美国海军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反水雷部队存在严重缺陷。海军前任作战部长乔纳森·格林纳特上将告诉ProPublica,2011年他上任时,时任中东作战指挥官的原国防部长马蒂斯将军立刻通报说,驻波斯湾水雷战部队的情况不断恶化。

作为回应,格林纳特强调多使用新开发的水下无人机,这些袖珍潜航器可以寻找和引爆水雷。他还要求部队积极与包括英国和海湾国家在内的盟友举行扫雷演习。

但努力归努力,问题仍旧是问题。

2013年,“护卫者”号扫雷舰在菲律宾撞上珊瑚礁,无人受伤,但这艘价值2.12亿美元的军舰不得不退役,美国驻菲大使还为珊瑚礁遭受的伤害赔礼道歉。

之后几年,美国海军准备用“濒海战斗舰”(LCS)取代扫雷舰,由于成本超支和技术缺陷,计划一再推迟。有人认为,开发新型扫雷舰的尝试一直在妨碍现有船队的维护。

美国国会要求海军不要让这些船只退役,也不可以削减船员,直到有能够“满足或超过”其能力的替代品。海军在今年提交给国会的计划中表示,明年将开始淘汰11艘扫雷舰中的3艘,剩下来的零部件将用于驻日本和巴林的8艘扫雷舰的维护保养。

一位了解该计划内情的军官表示,海军高层不愿投入更多资金维护老旧的扫雷舰,并且打算赌一把,盼望新型扫雷舰能在传统扫雷舰全部退役之际准备就绪。

当被问及“新型扫雷舰能及时接管任务”是否属于“一厢情愿”时,美国海军发言人表示,正在不断评估舰艇执行任务的能力。

在波斯湾,一名军官更倾向于怀疑,若伊朗部署水雷,高层永远不会相信他们的实力。“我必须告诉部下,‘我们必须时刻做好准备’。”这位军官抱怨说,“但是,当一群人私下里普遍认为自己‘不中用’的时候,你很难让你的船员有所警醒,并且直面无比艰难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