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身工芦柴棒 或许 你我皆为象牙塔里的包身工

2019-01-30 - 包身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学术界也并非一片净土。尤其在高等学府这个象牙塔,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

在解螺旋近期所发起的一项投票中,有72%的人表示自己遭遇过学术欺凌,显然,大多数人或曾经或正处于“学霸”的阴影之中。

包身工芦柴棒 或许 你我皆为象牙塔里的包身工
包身工芦柴棒 或许 你我皆为象牙塔里的包身工

而为了一解胸中块垒,解螺旋的读者们也将自身经历于留言区中一吐为快。

同行的恶意竞争

打压这些事情就是家常便饭啊。一些老教授对年轻教授的报告做贬低性评论,表面上一副维护学术尊严、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实际上只为发泄心中不爽、打击年轻教授。

包身工芦柴棒 或许 你我皆为象牙塔里的包身工
包身工芦柴棒 或许 你我皆为象牙塔里的包身工

我的课题组曾投一篇耐药基因分析的文章到某基因组期刊,他们说“目前对这个不太感兴趣”,然后过了俩月就在上面发了一篇非常近似的。

基金本子被拒后又被剽窃。呵呵哒。

有种理论叫做马太效应......

包身工芦柴棒 或许 你我皆为象牙塔里的包身工
包身工芦柴棒 或许 你我皆为象牙塔里的包身工

教师之间有时也会互相欺凌,主要体现在不让对方的学生毕业,对方学生开题的时候大肆为难等等。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论文署名之“权利游戏”

有的第一作者表示深谙此道。

本人硕士一枚,导师甩手掌柜。课题我定的、实验我做的、论文我写的,可一作却不是我。屈居二作的我,表示白给他人做嫁衣,呵呵。

包身工芦柴棒 或许 你我皆为象牙塔里的包身工

科研乱相,共同通讯和共同一作满天飞,挂名更是一大堆,层层压榨~

我千辛万苦写的论文,就因为导师要晋升职称,被硬生生的剥夺了一作。

我花费一年时间做的实验结果,被老师轻飘飘的送给了其他学生,理由就是其他的学生要毕业没有文章,先拿出来顶一下。

苦不堪言的求学之路

看过夏衍的《包身工》吗?区别就在于学生一般不会真的挨打。

在国内读研究生时,导师何止是欺凌!导师,还占一个“师”字,但是一部分的导师是“老板”,感觉自己就是“上帝”,能决定一切!即使是毕业后还要冷嘲热讽。

导师于我而言就是一个想到就不开心,看到来电就心里一哆嗦的存在。心里的种种压力与负面情绪,只能靠自己来调节。所以,特别能理解那些自杀的硕士博士。

实验室实行互联网加班制度就算了,毕竟科研是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的,也能理解。最让人压抑的是,导师监工似的时刻盯着你做实验,感觉跟个“背后灵”一样。

能否发文章受限制就忍了,待不下去想离开还要求着导师帮忙写推荐信,没有推荐信就不能深造,不能找工作,这个真是再生父母管一辈子啊……

实验室唯一的一年长假就是过年只放七天假。就是说一年在家只能呆四天。我为了理想毫不犹豫选择了众人嘲笑的“科学梦”,可是,就连在家陪父母的时间都要被剥夺。

隐忍或离开,欺凌的必然选择?

说了又怎样,问题解决不了没准还会遭到更多的报复。入坑后,难过又能如何,真的没勇气及时止损,还不是一忍再忍。

中国的科研体制决定了导师权利大于天。学生如何毕业都是导师说了算,只这一点就捏死了学生的命运。除了忍,还能怎样?

我就遭受过,最终我博士学位都不要就走了,两三年心理上才逐渐有所释怀,未来的职业方向也完全改变且全靠自学,一辈子不会喜欢这个学校了!

眼瞅着毕业在即,却还得抽出时间帮导师弄科研报销的事情,真是又累又烦又费时间。本想拒绝,可一想想还要毕业,就只能忍了。导师还美名其曰这是为了锻炼人,真是要吐血了。

我目前正在读研究生,现在研三了,就正在被导师压榨!很苦恼,但考虑到马上毕业,也不敢反抗,想想再忍几个月就毕业了,但是现在高校导师存在没有师德!学生也没有说理和举报的地方,很苦恼!

我导师对到岗卡的非常非常严。师兄的丈母娘去世时想请假回家,导师不同意,并表示丈母娘哪有科研重要(无语.jpg),就是不给批假。师兄脾气爆,当场就开撕,闹得也很僵。好在师兄能力超强,退学后靠创业闯出一片天。

学术欺凌现象是客观存在的。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导师的权利太大,学生要毕业都要仰起鼻息),学生不得不忍气吞声。因此,为了避免将来受到学术欺凌,一种有效的方法是在选择报考某导师之前,就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导师的为人。下期会谈节目中,老谈将对如何选个好导师,谈谈自己的看法。

而要彻底根除欺凌现状,也并非一日之功,需要各方长期的共同努力来营造健康的学术环境。以上的分享,又有哪些触动了你,如果你有更多补充或意见,也欢迎在留言中告诉我们,解螺旋一直在倾听大家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