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不情之请 七夕会·养育 | 不情之请

2019-07-14

长相甜美的李沭仪下围棋,很有仪式感:先在四个角上摆好常见定式,好像吃西餐前先摆好刀和叉,然后说我开动啦,不疾不徐步入中盘。

这种教条的书房棋严重不符合我的围棋价值观,这个年龄段的学棋小孩应该是最有冲击力的,所以我的学员大都是战斗系的。在训练班,李沭仪就好像美羊羊坐在灰太狼的环伺中,每每对手打乱了她其乐融融的构思,她都会疑惑地扑闪着大眼睛:说好的相亲相爱一家人呢?

有一不情之请 七夕会·养育 | 不情之请
有一不情之请 七夕会·养育 | 不情之请

一天,李沭仪的妈妈要加我微信,我通过了验证请求。和学生家长互动,也是围棋老师工作的一部分。虽然有时候不得不面对家长出的超纲题:

曾经有一位家长问我:老师,您知道哪里学朗诵比较好?我沉吟了两秒:德云社?

有一不情之请 七夕会·养育 | 不情之请
有一不情之请 七夕会·养育 | 不情之请

还记得李沭仪妈妈的第一句话是:老师,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说:既然是不情之请,就不必说了。当然那只能想一想,马上回复了个愿闻其详的表情。

妈妈说:新的一期训练能让李沭仪去高段班历练历练了吗?

有一不情之请 七夕会·养育 | 不情之请
有一不情之请 七夕会·养育 | 不情之请

送羊入虎口,考虑过孩子的感受吗?

有个同行和我说过:很多孩子来的时候,不会下棋,但有兴趣;走的时候,会下棋了,没了兴趣。这是我们教育的失败啊。

我对妈妈解释道:体育俱乐部分启蒙班、级位班、低段班(1-2段)、高段班(3-4段)和5段班。李沭仪现在2段,升班有两条途径:考上3段;或者在低段班大循环里打第一,由代课老师推荐。这个月底有个升段赛,要么带孩子去试试?

有一不情之请 七夕会·养育 | 不情之请

美羊羊去了,4胜3败,没过。比赛结束,她跑到赛场外面,长长地吸了口新鲜的……汽车尾气。老师说过,所谓比赛素质,就是能够享受最好的,能够承受最坏的。李沭仪没有哭,拉着妈妈的手回家,一路无语,只听到对面商场循环播放的《南山南》:“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再回到训练班的美羊羊,黑化了。当时低段班A组排名靠前的分别是邢煜祺、何荆楠、徐梓瑜。升段赛后的李沭仪一路斩邢煜祺,灭何荆楠,活捉徐梓瑜,提前一轮夺取循环赛冠军。和邢煜祺的一局,黑围了个模样,可以选择互围或者浅消的情况下,李沭仪挑了最狠的打入。那一刻,美羊羊执棋的手不停颤抖,眼里却隐约看得到极度兴奋的闪光。

同学们说:这轮循环,李沭仪下疯了。老师瞪了他们一眼:说别人疯,请提供司法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