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邓晓芒pdf 西方哲学史邓晓芒pdf 听邓晓芒《西方哲学史

大概2、3年前,在广州购书中心的哲学书区,我知道了邓晓芒教授。书架上康德相关的书,很多有邓晓芒的名字。除了译本外,最让我惊叹的时,还有“句读”本。当然,我并没有因此而买了这些康德的书,因为在我当时的读书清单中。

哲学起步邓晓芒 哲学起步邓晓芒 《哲学起步》:邓晓芒从哲学的基本问题谈起

人民网北京11月24日电 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教授邓晓芒近日携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新书《哲学起步》,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张曙光作客北京大学,为学子奉献了一场“听得懂的哲学”讲座,完成了一次哲学上的起步训练。

邓晓芒简历 邓晓芒简历 张汝伦与邓晓芒是谁 张汝伦与邓晓芒简介

相信大家对于张汝伦与邓晓芒这两个名字都存在一定的陌生感。是的,他们不是明星,但是他们的光芒比明星还要灿烂。今天,小编就来为大家介绍一下张汝伦与邓晓芒这两位人物。(张汝伦与邓晓芒)张汝伦张汝伦,男,1953年生于中国上海。

西方哲学史赵林邓晓芒 西方哲学史赵林邓晓芒 哲学起步:邓晓芒从哲学的基本问题谈起

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批评家之一邓晓芒教授,长期从事西方哲学经典的解读和阐发以及西方哲学和中国思想的比较研究,在当代思想界有着极其广泛的影响力。此次携新书《哲学起步》,走进北京大学,和师生们进行了一场将近三个小时的精彩讲座与热烈互动。

邓晓芒西方哲学史 邓晓芒西方哲学史 邓晓芒:西方哲学史中的理性主义和非理性主义

讲西方哲学史的人,往往对西方两千多年的哲学发展有这样的概括,要么是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斗争,要么是感觉论和先验论的对立,有时候这两种观点又交织为观念论和实在论,唯名论和唯实论,经验论和唯理论。这类划分模式一直延伸到今天的英美经验主义和大陆思辨哲学。

灵之舞邓晓芒 灵之舞邓晓芒 邓晓芒:以太的碎片——《灵之舞》序

作者邓晓芒,节选自《灵之舞》序言部分东方出版社 1995年一个儿童在花园里捡到一枚被遗弃了的水仙花球茎。他把这个椭圆形如鸡蛋似的东西捧在小小的手心里,注视着那白玉般光洁的表皮,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好奇。那冰凉宜人的感觉。

邓晓芒教授 邓晓芒教授:我为什么要打倒儒家伦理| 讲座全文

有人也许会问,为什么你多年来死死揪住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不放,非要打倒在地誓不罢休呢?难道不是“文革情结”在作怪吗?对此我想借这个机会表白一下我自己的心路历程,以说明我这样做的真正动机。我生长于一个比较典型的“革命家庭”。

邓晓芒知乎 邓晓芒知乎 怎样评价邓晓芒先生?

评论区里有很多哲学专业的学生啊,那么我站在一个理工科学生的角度给出答案好了。我上学的那段期间,邓老师已经不在武大而是去向了华科。《西方哲学史》这门课的原著者就剩下赵林老师一位独留武大。一直到现在我还能记得当时学校里盛传的四大名嘴赵林、邓晓芒、李工真以及尚重生。

李秋零与邓晓芒比较 李秋零与邓晓芒比较 邓晓芒:霍金宇宙学与思辨哲学

写下这个题目,自己都有点觉得匪夷所思。现代物理学告别思辨的形而上学已有一百多年了,难道当今物理学界的顶尖级泰斗霍金与思辨哲学真的还有什么瓜葛吗?当年似乎只有谢林和黑格尔合办过一份《思辨的物理学》杂志,自那以后。

邓晓芒讲康德 邓晓芒讲康德

在西方哲学史中十分重要,最难的部分德国古典主义哲学,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历史唯物主义,实践主义 从康德开始,使西方哲学史的研究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在康德以前,一般的哲学家都是业余的,笛卡尔。

邓晓芒的妹妹 邓晓芒的妹妹 邓晓芒:启蒙的自我进化

邓晓芒在武汉,是1980年以来一个一成不变的信息。他考入武汉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2009年转会华中科技大学,这是他唯一的变动。这种不变,在学术领域似乎也一以贯之,他执著于译介、研究德国哲学,以此称誉学界。

邓晓芒的书 邓晓芒的书 邓晓芒写过的最好的一本书是什么?

灵小黎 (保持真诚灵气和思考,争取自由。) 20120408 132517我也看过这本,邓晓芒在书里说他童年的某个时候,突然发现了“死亡”这回事,因此恐惧了几个月, 我也看过这本,邓晓芒在书里说他童年的某个时候。

邓晓芒文章 邓晓芒文章读后感

邓晓芒先生撰写的《哲学的语言学起源》这篇文章,涉猎的范围已经从认识论视域提升到逻辑学视域。然而,他采用的方法依然是理性思辨方法而不是康德创新出来的哲学逻辑方法图像法、正位法即用菱形判断表、范畴表进行定位的方法。

残雪与邓晓芒 残雪与邓晓芒 邓晓芒:我与杨小凯

1982年,我硕士生毕业,留在武大哲学系当教师,同年结婚。83年,我因晚婚(34岁)而被照顾分到了湖边五舍的一间16平米的结婚房,是那种三层的所谓“筒子楼”。在走廊里生炉子做饭,一楼有一个女厕所,二楼有一个男厕所。

邓晓芒为什么去华科 邓晓芒为什么去华科 邓晓芒:现代艺术中的美究竟是什么? | 社会科学报

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教授邓晓芒在南京师范大学悲鸿讲坛作的第四场讲座,基于“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和“美学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来解读现代艺术”两大观点,指出这种认识的产生在于没有弄清楚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即美的本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