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田野 我们的40年 在希望的田野上

2018-11-02 - 田野

1978年,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中国经济开始腾飞。

改革开放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安庆人民用双手书写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壮丽诗篇。

40年来,"我"是改革开放的实践者、参与者、亲历者;"我"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受益者、分享者。

我们的田野 我们的40年 在希望的田野上
我们的田野 我们的40年 在希望的田野上

即日起,安庆晚报推出改革开放40年特别报道。用一串串沁着馨香的文字,一张张写满记忆的图片,为40年波澜壮阔的宏伟长卷留下细腻可感、动人心弦的个体"微历史"。

今年39岁的王恩胜是我市桐城孔城镇人。6月19日,记者在此采访了解到,他出生在农村,生活在农村,工作也在农村。自上世纪70年代末到现在,乡村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王恩胜成长过程中经历了一切有关农村和田野的变化。脚踏农村土地,仰望深邃的星空,田地里有着王恩胜家的诗和远方。

我们的田野 我们的40年 在希望的田野上
我们的田野 我们的40年 在希望的田野上

分田到户铁牛耕春

随着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一声春雷,农民朋友迎来了一个生机勃勃满载希望的春天——分田到户,这分田到户宛如爆炸般引爆了农民种田的积极性,农民在忠实的大地上勤劳耕作着属于自己的春天。

1981年,王恩胜父母当时所在的桐城县孔城镇王店村实行了分田到户。"生产队里的大水牛一刻也没有闲着,家家轮流用,使着劲儿用。"今年快70岁的王恩胜父亲王宗武老人回忆,当时人休牛不休,牛累,耕地效率远远赶不上村民的积极性和时节要求了。

王宗武弟兄三个忙时耕地,闲时外出打工,积攒了多年,1990年合伙狠狠心买了一头大"铁牛"——耕田的手扶拖拉机回来。那一年,王恩胜已经10多岁了,他清楚地记得,"铁牛"立即引爆了村民们的眼球,慢腾腾的水牛呀呀地寂寞退场了,自己也不用早晨上学前放牛了,暑假更不用看牛了,心里乐呵着。

"铁牛"的高效,村民们看在眼里,琢磨在心里。第二年,村庄南头十户合伙买回了另一台拖拉机。一到耕种时节,"铁牛"在田里嘟嘟嘟嘟欢快地跑,村民们看着田野喜笑颜开,仿佛看到了金黄的稻穗在微风中尽情摇曳。

尝到了"铁牛"耕田节省时间的好处,田里抽水用的水泵,也从县城的五金店奔到了村庄的水塘里,敞开了喉咙咕咚咕咚地喝着水,滋润着秧苗抽抽的疯长。

"最高兴的是父亲,满脸的笑容,父亲是我们家的另一头牛。"王恩胜感慨说,父亲驮着全家人的诗和远方。

拖拉机耕田,在王恩胜父亲王宗武眼里,是在耕种春天,耕种着他们全家的温饱期望,耕种着家中孩子读书的学费,更是在耕种着家庭文明的生发,耕种着孩子们的未来。

"如今,快三十年了,拖拉机依旧在我们的家里,锈迹斑斑,但却给人温暖如春的感觉,那里有着我们曾经耕种的美好回忆。"王恩胜说。

满田金黄绿浪翻滚

"家里年年种植两季稻子,早稻和晚稻子,交了公粮,除掉供奉爷爷奶奶的孝粮,留了全家五口人口粮,猪鸭鹅鸡又抢着吃,所剩卖了钱,缴了我们子女学费,锅干肚子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王恩胜回忆。

每每看着稻子金黄翻滚着汹涌的浪涛涌来,田地里再也长不出多余的钱来。最大的难题来了,孩子要上学,三个要缴学费,钱从哪里来,打工还未盛行,作为农民,王宗武和老伴杨社珍只能在自己的田地里动脑筋想办法。

此时,1990年,王恩胜隔壁生产队胡庄,满田如厚厚棉被的翠绿藤蔓吸引了村民们的眼球。"原来世间还有如此甜蜜清凉的解暑西瓜,一定能卖个好价钱。"这样一户传一户,王恩胜家的田里也铺满了碧绿的藤蔓,这比种植水稻价值要高多了,一个个圆滚滚碧绿的西瓜就是一个个希望,甜蜜和温暖。

暑假期间,王恩胜全家重要的农活就是卖西瓜。每天凌晨三点多,星星还在眨着眼睛,他们全家就起床,拿着电灯,摘瓜挑瓜装瓜。"父亲拉着板车,我们在后面推,要赶八里多路,特别是我们当地乌龟山那个坡太陡了,太难上了。"王恩胜说,好在他们的西瓜名声在外,卖得好。

暑假结束了,西瓜也就结束了,数数钱袋子里的钱,九月,他们的学费有着落了,希望的翅膀在心里起航。虽然累,心里是温暖的。

现在,想起童年的生活,满田的金黄,王恩胜说,绿浪翻滚着向他们汹涌而来,一股甜蜜温馨再次涌上心头。

抛秧直播金黄依旧

1996年,王恩胜考上了桐城师范学校,姐姐则去了深圳打工,妹妹上初中。家里五亩多田,王宗武和老伴杨社珍二人顿时少了帮手,季节不等人,田里的秧苗呼啦啦地如乌云堆满了他们的额头。

只能找人插秧付工资了,结果一算账,实在是不划算。第二年,王恩胜家中大胆在村庄里"吃螃蟹"地抛起了秧苗。买抛秧模,育秧,起模,抛秧,一切在尝试摸索中。

"一开始,我们的想法是,反正不让田荒了就行。哪知抛秧后,秧苗长得壮,比插秧的好,发棵快。"王宗武说。禾苗不几日就在田间便婀娜欢舞起来。

来年春天,全村庄抛秧满田,秧苗疯长,村民笑颜如花,奔走相告,仿佛人人捡到了宝贝发了大财似的。

到了1999年8月,王恩胜工作了,远离了家里的田地,姐姐也出嫁了,妹妹去了宿州读书。人手更少了许多,家里的田成了其父母肩头一座沉重的大山。"我们都劝父母别插田了。"

哪知,王恩胜一回家,父母在田里玩起了"直播"——直接将稻子育好撒在平整如镜的田里了。种子的力量真是神奇,满田稻子如魔术般金浪滚滚,又是一年好收成。

当地村民们又一次疯狂起来,全体村民玩起了"直播"竞赛。

原来,田还可以这样"直播",农民的创造力一如种子的力量神奇无比。

新修水利大户承包

等王恩胜和姐姐、妹妹各自成家了,父母也白发爬满头了。村庄里的年轻一代也不再插田了,满田的金黄和翠绿失去了往昔的吸引力,年轻力壮的一代全飞到了城市里,创造和享受着城市的繁华和文明。

2011年,王店村的农田也被外来的人承包了,一亩田每年380元承包费。犁田打耙,打药,除草,收割等,全部用上了机械化。田里没见人,稻子金黄如浪袭来,刷新了当地老一辈人的眼界,技术越来越先进,生活越来越好了。同时,他们继续在领着粮食补贴。

2014年,王恩胜所在的王店村在国家政策支持下新修水利,清理当家塘,修混凝土水泥沟,水塘碧波荡漾,水沟流水潺潺,农田得到高效灌溉,水田稻花飘飘,迎来了新的春天。

如今,王店村的农田大部分都给外人承包了,农田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机械化彻底解放了人的双手。无事的当地老一辈人,一有空闲,仍然喜欢到田间地头信步溜达,用王宗武的话说,"那田土的气息,实在诱人。"

相关阅读
田野什么意思田野什么意思 我的体育老师田野结局是什么 最后和谁一起了

《我的体育老师》田野其实是一个非常贤惠的好女人,但是却不甘心被困顿在中年家庭由此过一生,于是选择离婚。那么田野最终和谁在一起了?下面是小编为您整理的《我的体育老师》田野结局资讯,一起来看看吧!《我的体育老师》近日正在热播当中。

体育老师田野作体育老师田野作 我的体育老师田野马克大结局介绍 第29

《我的体育老师》在最新的剧情中,赵岭陪田野一起去韩国,田野对他奢侈的生活方式很不适应,两个人因此矛盾不断。田野又看到马克和王小米生活得很幸福,她赌气回家喝了很多酒,还气急败坏地向马莉大发牢骚,没想到马克这么快就适应了新的生活。

田野我的体育老师田野我的体育老师 我爱家乡的田野作文

春天到了,田野里的小草嫩绿嫩绿的,给大地披上了一条绿色的新衣。柳树长出了嫩芽。一阵风吹来,它像一位美丽的姑娘正在玩弄自己轻盈的长发,小鸟被她的美丽给吸引,不禁在枝头放声歌唱。淅淅沥沥的春雨滋润着大地。只见桃花浅笑、梨蕊含羞、樱花烂漫、吊兰清秀。

秋天的田野作文400字秋天的田野作文400字 描写秋天的田野作文400字

秋天的田野是美丽的,像一幅美丽的画卷秋天的田野是硕果累累的,像水果的聚会。画卷里有一个个农民伯伯在耕地,一个个在收割谷子,虽然很累,但他们依然感到快乐,因为劳动最光荣。还有一些农民奶奶在菜棚里把各种各样的蔬菜收割下来。

秋天的田野作文秋天的田野作文(2篇)

记得每年一到秋收时节,妈妈总会带着我和妹妹回外婆家帮忙收割庄稼。那几天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因为我可以跟着小伙伴们在田野里疯玩,而不必担心会被妈妈责骂。一走进村庄,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站在田边的小路上。

推荐阅读
秋天的田野秋天的田野 陈肖坪:秋天的田野并不寂寞
希望的田野希望的田野 鲜红的党旗飘扬在希望的田野上
牧马人杨坤牧马人杨坤 杨坤老婆白雪个人资料 杨坤为什么不结婚呢
变形计郑子豪变形计郑子豪 《变形计》郑子豪不再暴走与二哥爆笑不断
梅威瑟和泰森谁厉害梅威瑟和泰森谁厉害 拳王都有特长 拳王泰森遇上梅威瑟到底谁厉害?
无间道想表达什么无间道想表达什么 阵营“无间道”的爆笑生活
撒贝宁婚纱照撒贝宁婚纱照 撒贝宁老婆李白 上一段婚姻结婚照被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