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是包玉刚的女婿 包玉刚李嘉诚的“神秘买卖”(图)

2019-01-05 - 包玉刚

包玉刚买下金安号的第二年,由于苏伊士运河因埃及战争而关闭,航运费用猛涨。当年年底,金安号赚的钱,就已经够包玉刚买下7艘新船了!到了1957年的下半年,航运业出现萧条,运价跌到最低点,那些搞短期出租的船主,每天都要赔老本,只有包玉刚却可以凭着合约稳收租金。事实证明他这个“门外汉”的经营策略是最好的。人们不得不承认,包玉刚的运气和眼光都是一流的!

李嘉诚是包玉刚的女婿 包玉刚李嘉诚的“神秘买卖”(图)
李嘉诚是包玉刚的女婿 包玉刚李嘉诚的“神秘买卖”(图)

信用是最有力的武器

尽管连战皆捷,包玉刚仍不满足,他认为单靠经营利润来买新船,这个发展速度就太慢了,一定要设法争取银行的贷款。包玉刚找到了汇丰银行的高级职员桑达士。

有一次,包玉刚有机会以100万美元购买一艘7200吨的新船,并把它租给一家日本航运公司,双方议定租期为5年。日本航运公司急于用船,所以愿意出面请它的银行资助包玉刚买船。包玉刚算了一下账,航运公司应该付给他的第一年的租金是75万美元,那么,由日方银行给他开一张75万美元的信用状该是没有问题的。

李嘉诚是包玉刚的女婿 包玉刚李嘉诚的“神秘买卖”(图)
李嘉诚是包玉刚的女婿 包玉刚李嘉诚的“神秘买卖”(图)

于是,包玉刚就去找桑达士,希望汇丰银行贷款100万美元给他买船,而他将以75万美元的信用状作担保。100万美元可不是个小数字,谨慎的桑达士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包玉刚问:“桑达士先生,如果我拿到信用状,你能不能贷款给我?”桑达士干脆地回答:“贷!”

李嘉诚是包玉刚的女婿 包玉刚李嘉诚的“神秘买卖”(图)
李嘉诚是包玉刚的女婿 包玉刚李嘉诚的“神秘买卖”(图)

包玉刚立即前往东京,他对那家日本航运公司说:“只要把信用状开给我,我保证在3天之内就把船交给你们。你们信得过我,就先把信用状给我吧!”

在这场“空对空”的斗争中,包玉刚的良好信用成了最有力的武器。结果,桑达士不但实践诺言贷给包玉刚100万美元,而且还确定了与包玉刚的长期合作关系。

李嘉诚是包玉刚的女婿 包玉刚李嘉诚的“神秘买卖”(图)

在包玉刚的精心经营下,环球公司的船队迅速壮大。1981年,包玉刚的船队总吨位达到2100万吨,比美国和苏联的国家所属船队的总吨位还要大,成了名副其实的“世界船王”!

海上之王变身陆地之王

包玉刚虽然成为世界船王,但他也看到,航运业的风险太大。所以从70年代初开始,他就开始“登陆”,将赚得的部分财产投资于越来越红火的房地产业,兼营酒店和交通运输。为了在陆上也能取得海上那样辉煌的成就,他和香港首富李嘉诚一起,和英国资本集团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

自从香港沦为英国的殖民地,英国资本集团垄断了许多行业,华人资本长期处于劣势。然而自20世纪60年代香港经济起飞开始,华人资本渐渐壮大,李嘉诚等人早已跃跃欲试,要与英国资本集团一争天下。李嘉诚先是悄悄地收买英国怡和集团所控制的九龙仓的股票,已经掌握了其中的18%。

但是这时,李嘉诚感到同属于英资集团的和记黄埔对他更有吸引力,而要想同时吃下这两个地方,又是他的财力难以达到的,所以他约包玉刚密谈,希望包玉刚能接手九龙仓。如果他们两人能顺利地控制和记黄埔和九龙仓,则英国资本集团在香港的垄断地位就一定会被动摇!

九龙仓是香港最大的码头,掌握了九龙仓,就等于掌握了香港大部分物资的装卸和储运业务。所以包玉刚表示愿意接受李嘉诚的建议。李嘉诚坦率地说:“我所掌握的2000万股九龙仓股票,以40元一股的价格全部转让给你。另外,你把汇丰银行的股票转让一部分给我。”

包玉刚知道,当初李嘉诚买这些股票时,每股只花了十三四元,但是他更知道,掌握九龙仓能为他带来怎样的利益。他沉吟片刻后说:“你每股降4元,我们马上成交!”李嘉诚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掌握了九龙仓股票20%的包玉刚,理所当然地进入了九龙仓董事局。1980年4月,包玉刚宣布,他已控制了3900万股九龙仓股票,约占总数的30%。1980年6月20日,趁着包玉刚在欧洲度假的机会,怡和集团突然发起反扑,打算以每股95元的高价,收购九龙仓股票3000万股,使他们掌握的股票占总数的49%,远远超过包玉刚所掌握的股票数量。

包玉刚是在法国的别墅里接到这十万火急的情报的。6月22日,包玉刚赶回香港。几个小时以后,他在记者招待会上谈笑风生,宣布他已经筹集了足够的资金,要以105元一股的高价,收购九龙仓股票2000万股!

第二天一早,大批持有九龙仓股票的小股东蜂拥而上,抛出他们手中的股票。在短短的2个小时内,包玉刚就调动了21亿元资金,完成了他的收购计划。至此,他所掌握的九龙仓股票比怡和集团整整高出19%,完全控制了九龙仓。“世界船王”一举“登陆”,并且牢牢地掌握了陆地的控制权!摘自中华粮网

低调生活

尽管包玉刚有如此显赫的威望,但数十年来,他一直遵循着父亲的教诲:“脚踏实地地工作,平易近人地待人,身体力行地做事。”

尽管包玉刚有难以数计的财产,但他从来不允许自己和亲属的生活过分奢侈。他每年只准许家属在夏威夷度假10天,他的女儿们一次只能买一双鞋,他从不让孩子参加香港“富翁环球游览团”……

然而,对于生养他的祖国,他却慷慨大方。新中国成立不久,首次发行建设公债,他尽自己的财力,认购公债达数万港元。改革开放后,他率先购买中国建造的船舶,推动了中国船舶的出口。1979年,他捐款1000万美元,在北京建造新型的旅游饭店兆龙饭店;不久,又捐资1000万美元,在上海交通大学建造兆龙图书馆。他捐款5000万元人民币创办宁波大学,投资600万美元与内地合资建造宁波钢铁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