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张君秋 男旦的最后辉煌:张君秋的“张派”是怎么来的?

2019-01-27 - 张君秋

张君秋先生开创的张派艺术, 是继梅、程、荀、尚之后京剧旦行的一个新流派。它的崛起, 当以1956 年张君秋首演《望江亭》( 改编自川剧《谭记儿》) 取得巨大成功为标帜。对于这个事实, 有不少艺术家论及。

同君秋合作40 多年的姜派小生刘雪涛说: “《望江亭》面世, 一下子红遍京城。张派的名声就是那时候被叫出来的。”著名导演王雁认为,《望江亭》“是君秋先生走上创新之路的一个辉煌的里程碑。从此奠定了张派艺术的基础。

京剧张君秋

”美籍京剧名家白玉薇也说, 《望江亭》“轰动了整个京剧艺坛”,“从那时起, 一些中青年演员, 都对君秋先生崇拜之极”, “以后又排出了许多新戏, 在京剧艺坛出现了一个新的流派——‘张派’。”这里我还要引一段台湾京剧作家、评论家王安祈的话: “对台湾的戏迷而言, 张君秋是一则美丽而神秘的传说。

京剧张君秋

……美丽无疑, 而神秘何来呢? 许多戏迷在大陆早看过他、熟悉他、喜爱他, 但是, 真正展现张派特质的几出戏, 像《状元媒》、《楚宫恨》、《西厢记》、《望江亭》、《诗文会》, 却都是在两岸分裂之后新编的, 渡海来台的戏迷们从没有看过这些戏, 纷纷猜测着剧情的本末原委, 原本真实存在的张君秋, 竟因朦胧而如遥远之传说。

京剧张君秋

”这些真切的回忆表明, 张派艺术的出现及其广泛流传, 乃是新中国的一项艺术成就。最近竟有人说“新中国建立50 年来没有出现过新流派”, 或说“近50 年来, 京剧艺术基本没有产生有影响的新流派”。若非有意贬低、否定新中国的京剧艺术, 就是太不了解并非遥远的史实了。

京剧张君秋

那么, 张派艺术是怎样形成的呢? 这对我确是比较朦胧、神秘的。为此, 我匆匆检阅了一些史料, 望能走近君秋先生。

张君秋未进科班而出道甚早。17 岁搭马连良的扶风社, 首次去上海出演于黄金大戏院, 打的是“王派嫡传”的旗号。君秋在纪念王瑶卿的文章中说:“我13 岁‘写给’李凌枫先生……李先生是王瑶卿先生的学生,……在我从李先生学戏后的不很长的时间,我就随师父进了王家‘大马神庙’的家门。

……事实上, 我以后学的戏, 大部分都是王瑶卿先生教给我的。”王瑶卿是京剧艺术的革新家, 旦行演员的伟大导师。有人曾这样比较过谭鑫培与王瑶卿: “谭鑫培革命, 只本身成功; 王瑶卿革命, 给别人开路。

谭鑫培以后, 老生没有一个赶得上鑫培; 王瑶卿以后, 旦角风头出到十足。谭鑫培收拾三胜、长庚残局; 王瑶卿创开四大名旦新路。”作这个比较的文章发表于1934 年, 时君秋14 岁, 大约刚进王家的门。

经过这位“通天教主”3 年多的调教, 君秋初到上海用“王派嫡传”作为号召是可以理解的。但王氏本人历来反对宗定某派、死学一人。他有一句名言: “你即使学别人学得再像, 人家是真的, 你的还是假的。

”他给张君秋开的路是广采博学。到1943 年, 君秋作为谦和社( 组建于19 4 2 年) 的挑梁主演再到上海演出时, 既没有打“王派”, 也没有打“梅派”( 君秋1 9 3 7 年在上海演出时拜了梅兰芳)。

自1943 年11 月5 日至1944年1 月10 日, 在上海更新舞台( 后更名中国大戏院)连演67 天、79 场( 其中君秋演双出的有3 场), 演出剧目共21 个。

以场次多寡为序: 《汉明妃》20 场,《四郎探母》、《女起解、玉堂春》各11 场, 标明“梅博士亲授”的《霸王别姬》( 孙毓笙饰项羽) 和(凤双栖》各7 场, 《红鬃烈马》及程砚秋所授的《金锁记》各4 场, 《三娘教子》、《大保国·叹皇陵·二进宫》、《风还巢》、《审头刺汤》各2 场,《法门寺》、《龙凤呈祥》、《牧羊圈》、《金山寺、断桥、雷峰塔》、《春秋配》、《红拂传》、《金水桥》、《琵琶缘》、《宇宙锋》、《长坂坡》( 为孙毓荃之赵云配演糜夫人)各1 场。

这是我们了解40 年代初张君秋在演出剧目上广采博学的一份具体资料。这里有两出戏, 需要略作说明。一是《汉明妃》, 君秋于1943 年12 月2 日推出此剧, 是遇到强大对手时的一种应急策略。

几乎与张同一档期“打对台”的是天蟾舞台的麒麟童( 周信芳), 不但戏码硬( 周常贴双出), 而且演员阵容是南北联合, 如火如荼。

请看一下谦和社首演之日双方在《新闻报》上的广告, 便知端的。顾正秋的回忆录也证实这一点: 张这边“上座的情形并不理想”, 于是就以贴演《汉明妃》来号台。《汉明妃》为尚小云所授,张在剧中有几段动人的唱, 并从上海戏剧学校借得32名学生, 在《出塞》一场跑16 对竹马, “舞台一片热闹, 观众更是疯狂喝彩”。

能连演20场, 可见其叫座能力了, 但在剧评界“满意者甚少”, 甚至认为“如非戏校学生加入趟马一场, 直枯寂无味矣”。

另一出戏是1943 年12 月31 日推出的《凤双栖》, 广告上标以“赵叔彦编剧, 王瑶卿导演, 继程砚秋《锁麟囊》后的权威杰作”, 可知这是一出以新腔吸引观众的新戏。

1939 一1940年间, 张在王家亲自听到了王瑶卿与程砚秋研究《锁麟囊》的编腔, 君秋说, 这“是我一生中学习到的一项重要的京剧唱腔设计课程”。安志强《张君秋传》对这段经历有生动描述。《凤双栖》虽然没有成为“权威杰作”, 但它是张君秋在声腔创新上的一个重要开端。

就在张君秋谦和社旅沪演出结束7 个月之后, 即1944年8 月和10 月, 上海《半月戏剧》杂志连出了两期“四小名旦专号”(5 卷4 期、5 期), 有戏评界20 多人参加笔谈。发起人沈苇窗在《前言》中说:“夫四小名旦之称, 至今已有数年。

或且有艺事退化而不能跻身其中者, 但欲于后起旦角间, 更求其可与‘四小’相颉颃, 、或可取而代之者, 实亦无之。故暂时只能一仍旧贯。好在此册初非‘歌颂式’之专号可比, 其中策励之文且较誉扬者为多, 此点当为本专号之唯一特色焉。

”对“四小名旦”之一的张君秋,“专号”作者们确是做了相当中肯的评论, 优缺点都谈到了, 可以作为观照谦和社时期张君秋艺术水平的一面镜子。

在“四小”中, 诸评论家对张君秋瞩望尤高。如说“现时宜列第一”( 苏少卿) ; “只要他嗓子不倒, 恐怕仍须数他终着先鞭”( 郑过宜) ; “他的前途, 该是非常灿烂光明的, 继梅而执剧坛旦角牛耳者, 亦唯张一人而已”( 非史) 等等。

请注意, 当时没有一个人说张君秋已经形成了“张派”, 但“张派”一词已在“专号”中出现了。非史《“四小名旦”我论》说: “如今张君秋他有梅的好料子, 尚有尚( 派) 的渗入, 只要他能舍短取长, 熟能料知他将来不能成为`张派’?”吴少若《张李平议》则更肯定地说: “他年熔梅程尚于一炉而有所谓张派者, 不亦拭目可待乎?”吴少若即今尚健在的京剧研究家吴小如先生的笔名, 他写《张李平议》时22岁, 君秋24岁, 可以说是一位年轻的评论家对于优秀青年演员张君秋的一种期待, 一种呼唤, 一种激励。

在“专号”中, 王一凡《论张君秋、李世芳》谈到, “我曾发现张君秋有几个自撰的新腔( 有时〔慢板」第三句, 一个上句的高腔, 是由梅腔变化而成的, 已被一般票友坤伶所袭取), 终觉发明太少, 显得不够。

”这说明,张君秋的“自撰新腔”已经起步, 且在票友、坤伶间流传, 他正处在艺术上的积累、探索时期, 离独树一帜、开宗立派, 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

流派是京剧成熟时期的重要艺术现象。它是一种有广泛爱好者和一群执著追摹者的个人化表演风格,而唱腔, 又是其最鲜明、最具延续性的载体。应当说, 在戏曲唱腔的行当化和个人化上, 京剧是超越于其他剧种的。如豫剧、越剧, 也有唱腔的个人化而形成若干流派, 但其行当化不充分, 因而流派尚少; 昆曲在表演艺术的全面行当化上有特殊贡献, 但由于唱的是曲牌, 行腔有定谱, 限制了个人特点的发挥。

京剧“有法度而无定谱, 行腔但能不越乎规矩, 尽可依戏情词句之所宜, 随意变化”。这就使得一些才情卓越的伶工, 把唱腔的行当化和个人化推向极致, 演化出许多流派来。从旦行来说, 在张君秋出道的三四十年代, 已有梅程荀尚四大流派如群峰并峙, 似乎看不出还留有多少新的艺术空间。

“四小”中唱青衣的只有李世芳和张君秋。李世芳宗梅, 素有“小梅兰芳”之称。由于他体质较差, “本钱”( 嗓子) 不足, 舆论界颇有人把传承梅氏衣钵的希望寄托在君秋身上。

“专号”中薛观澜《四小名旦之抡元》一文就直接向张君秋提出了“宗尚畹华”的建议: “君秋初至上海”, “容光焕发, 如初日之未央, 如蓓蓄之始华”,“逼肖宣统二年兰芳在文明、吉祥之时代, 奇哉”, 而“梅氏之待君秋, 义高而情挚。

为君秋计, 应藉梅氏而名益彰, 附骥尾而行益显。不谓君秋之答案, 所敬师友之中, 独无畹华之名, 吾滋惑焉!”这里所说的“答案”, 是指《半月戏剧》5 卷4 期发表的《四小名旦调查表》中的答案。

《调查表》中有“我所最钦佩的前辈”, 君秋答以“艺术经验丰富者, 皆所敬佩”。薛观澜疑惑处, 正是张君秋卓有见识处。对于梅兰芳, 君秋不仅要师其艺术成果, 更要师其创造艺术的道路。

对此, 君秋后来有过明确的表述: “我现在台上这点人缘, 是沾了梅老师的光, 观众非常热爱梅派艺术, 所以只要我在台上学的有点像, 观众就鼓掌,就鼓励。虽说模仿好梅先生的艺术也不容易, 但是总是亦步亦趋模仿老师, 毕竟不是最好的学生。

我总想: 我应该像梅先生那样, 有自己的剧目, 自己的表演, 自己的唱腔, 自己的人物, 虽然不敢妄想自成一派, 也应向这个方向努力。

”满足于“学的有点像,观众就鼓掌”, 把自己“他人化”, 就只能做某个流派的传人( 当然, 做得好, 观众也是欢迎的;) 只有在传承与创造之间个人化到一定火候, 才会自然而然地形成新的一派。“个人化”是比个性化更为宽泛的概念,涉及天赋条件、艺术积累、审美理想、技巧操作诸多方面。

演员是以自己的身心作为塑造艺术形象的基本材料的。“身”包括容貌、声带、肢体以及自然气质等天赋条件; “心”即智力、灵气, “只有生来视听敏锐并具有强烈感受力的人, 才适合做演员”。京剧男旦尤需异秉。王瑶卿尝谓: “唱旦角者, 非江南俊秀子弟, 再过江到北方学戏不可。

”苏少卿援引此语后说: “此真经验之谈, 君秋是也!”君秋为江南丹徒人, 不是一般的俊秀, 且“有天生雌像, 多腼腆态, 此于其表情助力殊多”。

1937 年梅兰芳在上海收君秋为徒, 也出于对其得天独厚的激赏。路介白文中这样记述: “忆余旅沪时, 晤畹华于梅华诗屋, 适君秋亦在。梅盛赞君秋眉目俊秀及出场之风头。梅谓:伶人出场以一身笼罩全部观众, 如霞光之外射, 使视线集中, 此所谓风头也。

君秋此点特佳, 况其嗓音甜润充沛, 尤为难得。”梅氏说的“风头”和“嗓音”, 已是经过京剧艺术规范陶冶后的天分。君秋嗓音“浏亮甜媚, 宽润高宏, 无所不具”, 听其大段[三眼], “譬之甘粹肥醲, 使人腹饮。字字真著, 虽以不谙戏词者亦能听清。所谓‘玉果声声彻, 金铃字字圆’也。”

把上帝赐给的天资提高到完美的程度, 要靠长期的严格训练和丰富的艺术积累。从张君秋在更新舞台的剧目单(这只是他演出剧目的一小部分) 中可以看出, 他是王梅尚程各派代表作都演。他以青衣应工,也演一点花旦、刀马旦的戏。

对于生旦“对儿戏”,各种戏路他都学、都熟, 所以王又宸、谭富英、马连良等老生演员都愿意同他合作。他这种做法, 在40年代曾被批评为戏路太杂。吴少若《张李平议》为之辩护:君秋嗓之外, 可赞者曰戏路宽。

此非贬词也, 亦非疑讽之词也, 盖喜其能博之道也。今人辄议其“杂”, 吾不云然。梅大王师字古人, 不一而足, 其所取亦不一而足。叔岩师谭, 谭师余三胜, 谓之集大成, 而叔岩所以不及谭, 狭其戏路而已。

程砚秋不演《宇宙锋》, 中年成名以后事也; 荀慧生不动《孝义节》、《刺汤》, 嗓败以后事也。其始盖无所不包容焉。君秋可以《别姬》, 胡不可以《红拂》? 可以《祭塔》, 胡不可以《朱痕记》? 既演《六月雪》, 何不可以首尾足之? 能动《金山寺》, 胡不可以《汉明妃》? 吾于君秋, 无间然矣。

……请再言李世芳。吾不愿谓张不及李或李不及张, 然吾爱张逾于爱李。以李天资较钝, 嗓音又喑, 天赋不足也。

然此亦非“落井下石”, 实言之, 其短固亦有二, 即气单与戏路狭是。嗓劣初不为病, 气足即可响堂, 小翠花、荀慧生皆前例。程砚秋、余叔岩以“人力”硬与“天赋”竟争, 尤可贵, 然所凭者“气”。今世芳气力单薄矣, 嗓好且不能久持, 况不好者乎? ……至所谓戏路, 世芳所谓墨守而非创造者, 充其量孟小冬之于余叔岩耳。

欲承先辈衣钵, 除全付承受外,尚须蹊径另辟, 单凭“梅派”, 即非“真梅”, 必神而化之如叔岩然。叔岩固是“余派”, 实是谭派, 又实异于谭派, 如此乃可言佳子弟, 以其有“自我”在也。

这篇文章真是旗帜鲜明, 其精要之处, 一是提倡“师事古人, 不一而足”, 要兼包并容, 有丰厚的艺术传承; 二是提倡另辟蹊径, 在神而化之的创造中不失自我。小如先生大概看到了张君秋有这种准备和追求,才敢于说, “他年熔梅程尚于一炉而有所谓张派者”,是“拭目可待”的。

迄今为止, 应当说, 张君秋的艺术成就, 是京剧男旦的最后辉煌。但展望未来, 是否真的“最后”了呢? 也说不准。

相关阅读
京剧张君秋所有唱段京剧张君秋所有唱段 张君秋:发展京剧切忌丢、懒、散

近来,戏曲界关于“京剧向何处去”的争论很热烈。这个争论使我联想到解放初期的情况,那时,京剧同现在差不多,不太景气,剧目贫乏,演员也有个后继乏人的问题,那时就有人提出京剧要消亡了。其实,京剧艺术不景气不是剧种出了问题。

张君秋的京剧名段张君秋的京剧名段 京剧旦角最后的高峰张君秋

从清代戏曲花雅之争,作为昆曲的雅部落败于花部乱弹以后,中国的戏曲往往都是与捧角儿共生存的,这也是中国戏曲艺术独有的现象。中国人看戏,往往不是去看什么故事,而多半是看那个名角儿去了。演员作为一个个体,他的艺术技艺成了最主要的被追捧欣赏内容。

张君秋是什么派张君秋是什么派 刘岿然拜师薛亚萍 张君秋派京剧添传人(附图)

新浪娱乐讯2008年4月13日,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青年教师刘岿然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薛亚萍为师,正式成为张派艺术传人。薛亚萍出生在北京一个梨园家庭,外祖父是京剧名净李春恒,母亲李婉云也是京剧名旦。受母亲影响。

张君秋京剧名段张君秋京剧名段 张君秋墓地:一代名伶 张派创始人 桃李满天下!

张君秋(1920年1997年),出生于北京,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著名京剧旦角,著名京剧演员,四小名旦之一。旦角张派创始人,原名滕家鸣。1997年张君秋逝世。到他逝世为止,共完成京剧音配像120部,为京剧艺术的留传做出了巨大贡献。

张君秋京剧唱段集锦张君秋京剧唱段集锦 张君秋一生所做的三件大事

张君秋先生一生做了许多事,择其要点,有三件大事。一件是他创立了京剧的张派艺术。一件是他在戏曲教育事业上有着重大的贡献。一件是他身先士卒,以身作则,在李瑞环同志的创意、策划下,开拓了音配像这样一个弘扬京剧艺术的大工程。

推荐阅读
张君秋祭塔张君秋祭塔 【深度推荐】张君秋用嗓的功夫和诀窍
张君秋京剧名段张君秋京剧名段 张君秋墓地:一代名伶 张派创始人 桃李满天下!
二战日本军刀级别二战日本军刀级别 二战日本军刀鉴赏:海军篇
百日宴祝福语【百日宴祝福语】百日宴注意事项
王小波情话合集王小波情话合集 王小波经典情话合集 爱你就像爱生命
阔太金巧巧儿女双全阔太金巧巧儿女双全 阔太金巧巧女儿五岁生日 越来越有名媛气质!
编程语言先学什么好编程语言先学什么好 想转行做程序员 学哪种编程语言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