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孔之见打一动物 一孔之见(小小说)

2019-07-14

一扇漂亮但沉重的防盗门,将王平的世界一分为二,即家庭和社会。

王平很留念住平房的日子,一家有好吃的,一幢房子的人都分享,平日寸端着饭碗都串门,哪像现在下了班就哐当一声关上门,钻进了不锈钢作栅栏的铁笼子里,甚至连楼上楼下姓什么、在哪上班都不知道。

一孔之见打一动物 一孔之见(小小说)
一孔之见打一动物 一孔之见(小小说)

王平本来也不想做笼中鸟,因为一看四壁皆为钢筋水泥和防盗网就憋得慌。可不想归不想,做还得做。他楼下住着的那户,四周装满了银光闪闪的不锈钢防盗网,从外表上看就象一个运送狮子、老虎之类的大笼子,防盗门是“盼盼"牌的,有天,王平下楼时忽然窜出一只栓着铁链的大狼狗……看得出这家是个有钱的主,不然哪会这般设防?

一孔之见打一动物 一孔之见(小小说)
一孔之见打一动物 一孔之见(小小说)

夫人对王平说:“你看人家固若金汤,咱家也要武装武装,我可不是同人家攀比,你没听说贼最忌讳的就是空手而归,他心想:楼下进不去,干脆到二楼去瞧瞧去。“你怎么成天就往坏处想呢,假如贼看到我家这寒碜样,说不定还丢下个千儿八百的呢,王平调侃道,“家里虽没什么值钱的,可贼爷一旦光顾,这不霉气嘛!夫人不紧不慢地说。拗不过夫人,王平还是请人拆了原来的门,换上了防盗门。

一孔之见打一动物 一孔之见(小小说)
一孔之见打一动物 一孔之见(小小说)

与防盗门配套的当然还有门铃,门铃响起王平和家人才从防盗门上的小孔向外看,该让进的就让进,不该进的对不起,只有吃闭门羹,可有时也未必如此。一日清晨,王平妻正在烧饭,忽闻门铃声响,便轻手蹑脚走到客厅再透过门上小孔向外看,见门外有一四十来岁的男子,手中提着一个黑皮包,从那衣着上看不象乞丐“怎么,一大早就来客人了,是不是王平家的亲戚?王平不在家,可不能怠慢他”想过之后,王平妻便开了门,谁料想,门一开那中年男子便“扑嗵”一声跪倒在地“大姐,行行好吧,我孩子得了白血病正住院治疗”“咳,现在什么样的骗子都有”王平妻想关门,那男人向前跪行数步,用头叩门,低着头连声说“大姐,发发善心吧,救救我的孩子吧”“唉,一个男人做到这份上还能说什么,不管他是真是假”王平妻转身从桌上的坤包里抽出两张十元的人民币放进那男人的手中。

一孔之见打一动物 一孔之见(小小说)

中年男子千恩万谢后离去。

后来又发生过类似的事,那天是双休日,王平与妻均在家,门铃又响,王平走近防盗门,从防盗门上的小孔往外瞧,一位30来岁的妇女提着一篮鸡蛋“哪来的乡下亲戚,辛辛苦苦提着一篮鸡蛋”王平开门,那女子便笑嘻嘻地说“大哥,昨天我弟弟生了个大胖小子,你全家吃了这喜蛋平平安安”“那谢谢了!”

王平接过鸡蛋想关门,那女子又说“大哥,我们那儿都说穿百家衣吃百家饭的小孩好养”王平喊妻找几件自家孩子曾穿过的衣服,想把女子打发走,女人笑着摆摆手“不用找了,给点钱吧”“也罢也罢”王平随手从衣袋里掏出五元。“是不是少了点”王平回头一看,那女人的笑容刹时变成了愤怒,“要多少?”王平反问道“起码三十”,女人大言不惭,王平欲将鸡蛋还给女人,岂料女人死活不依,王平甩出30元,哐当一声重重地关上了门。

为这事王平的心绪一整天都坏透了“什么事,三个红鸡蛋,要30块?"。

从那以后王平对门铃声格外谨慎,从防盗门的小孔里向外看了又看,确认无疑后方开门。一日门铃又响个不停,王平透过小孔朝外望“怎么不认识,别象上次又上当”王平仍旧做自己的事,好象没听见。门铃一声接一声,王平烦极了,怒吼道:“谁啊?”“我是你爹"“明明是个女的,怎么成了我爹呢!

不过这确实是我爹的声音啊"王平赶紧开门,那女的嗔怪道:“表哥连我都不认识了。”爹则一脸的不高兴,王平怪自己只看到在前面的乡下表妹,而没看到后面的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