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碧霞木偶之歌 女高音吴碧霞炫技 一曲“花儿”震广州

2018-03-12 - 吴碧霞

时隔4年,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吴碧霞前晚再一次站在了星海音乐厅的舞台上。也许是和世界杯开幕撞期,现场并不是特别满座,但是两个多小时中,高潮迭起,吴碧霞每次出场都起码有一首歌曲技惊四座。

吴碧霞木偶之歌 女高音吴碧霞炫技 一曲“花儿”震广州
吴碧霞木偶之歌 女高音吴碧霞炫技 一曲“花儿”震广州

惊艳之作:《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在星海音乐厅,由一线指挥家执棒数十人的交响乐团为歌唱家独唱音乐会伴奏的,其实并不常见,而吴碧霞是一个,张国勇指挥70人的深圳交响乐团无疑为这场音乐会增添了分量。一首《太阳出来喜洋洋》为音乐会拉开了序幕,紧接着,当张国勇将吴碧霞引出场,观众立即报以无比热烈的掌声,甚至还有叫好声。这在一般音乐会的开场更是鲜见,毫无疑问,来的都是熟悉、喜爱她的歌迷,大家对她美国学成归来后的这场音乐会是无比期待的。

吴碧霞木偶之歌 女高音吴碧霞炫技 一曲“花儿”震广州
吴碧霞木偶之歌 女高音吴碧霞炫技 一曲“花儿”震广州

一整晚,吴碧霞共4次出场,每一次,都让人眼睛一亮、耳朵一醒。第一次,她身穿着桃红色晚礼服,一首《清粼粼的水来蓝莹莹的天》是当晚唯一的中国歌剧选曲;声乐随想曲《春江花月夜》除了4句诗词,基本就是“呜”和“啊”的音,按理说应该挺枯燥的,但吴碧霞将自己清甜圆润的人声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时而轻盈飘逸,时而高亢激昂,如武林高手般将高难瞬间化解,还营造出无比美妙的意境。

吴碧霞木偶之歌 女高音吴碧霞炫技 一曲“花儿”震广州
吴碧霞木偶之歌 女高音吴碧霞炫技 一曲“花儿”震广州

一首《梅花引》和短暂的换装后,一袭银色印花晚装现身的吴碧霞带来了上半场的惊艳之作《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首塔吉克族民歌,是每个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但前晚音乐家为吴碧霞量身打造的这一小提琴与人声版却愣是让人耳目一新。

吴碧霞木偶之歌 女高音吴碧霞炫技 一曲“花儿”震广州

小提琴的前奏具有浓重的探戈风情,紧接着,吴碧霞的演绎除了探戈味,还有非常鲜明的歌剧感,尤其是第二次重复时,声音在原本已经很高的音调上又升了八度,绝对的精彩炫技,令所有观众狂惊喜了一把。一曲歌毕,自然是满堂喝彩。在跌宕起伏不那么波澜壮阔的《说聊斋》后,是大气恢弘的《卜算子 咏梅》,吴碧霞地道的京剧唱腔带给全场观众另一种听觉享受,也显示了她对各类作品的驾驭能力。

吴碧霞木偶之歌 女高音吴碧霞炫技 一曲“花儿”震广州

“笑果”十足:《木偶之歌》

下半场的外国作品中,点题之作《夜莺》无疑是所有乐迷翘首以盼的,而吴碧霞也再次借这首歌曲显现了自己是当之无愧的“东方夜莺”。最后一节,当人们难以想象还有什么样的听觉奇迹会发生,身穿灰色闪亮大摆裙的吴碧霞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一个同样银闪闪的小道具,开始了对《木偶之歌》的精彩演绎。

之所以说精彩,是因为除了出色的人声,原本就娃娃脸的吴碧霞整个变成了一个可爱的人偶,或者说八音盒上会跳舞的小人,机械化的动作很滑稽,还配合着音乐前倾和后仰,让观众几次笑出声来。

压轴之作《纸醉金迷》是吴碧霞一早向本报记者推荐过的,也是她在广州首唱的作品,惊艳程度丝毫不亚于上半场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在轻松到位的戏剧表演中,吴碧霞唱得很享受,而一个个高难的曲调在她充满弹性的演绎中也纷纷迎刃而解,让听者全身心地投入对她演出的欣赏中,而不像听某些歌手唱歌,一到高音为之提心吊胆。

12首计划曲目唱完,观众自是不肯“罢休”,雷鸣般的掌声外,还有人大喊“ENCORE”。台下就很有亲和力的吴碧霞倒也爽快,没有一再地返场,而是在先后献唱《枉凝眉》和《一杯美酒》后,又清唱了《只有山歌敬亲人》,让观众无比受用……毫无疑问,前晚到场的每一个观众,不论是不是吴碧霞的粉丝,都被她给“震”到了。

而不论是中场休息,还是结束后散场,记者听到的都是大家发自内心的赞美——嗓子真好,唱得真好!还有观众建议说,吴碧霞应该多去上几次春晚,这么美妙的歌声在国内难得一闻,应该让更多人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