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李佳怡资料 今日主播:李佳怡(编辑)

2019-04-12

我欲有所歌,有所鸣颂,但是我一开口,在声音没有走出喉腔以前,眼睛已经被泪水灌满了。我在泪水中凝视。似乎见着了许多许多的异象。我将怎样说明我所见的那一些辉煌事物呢?我或者应该名之为梦,或者竟为那乩盘沙上,被莫名的魔力所力的乩头,写下我茫然而确切的真实。

演员李佳怡资料 今日主播:李佳怡(编辑)
演员李佳怡资料 今日主播:李佳怡(编辑)

我听见了一个婴儿的哭声,那声音异常温柔而坚决,它单调的叫,叫,叫。没有高低,没有抑昂,没有起伏。它只表现一个单一的要求。这要求赤裸裸连绵不断的在我耳轮周旋环绕,它永不会软化低弱下去,变成为乞求的哀声。我注意的听,受感动的听,焦躁的听,乃至于我听得烦恼,听得全身发热,心房诘问似的颤跳,我的肌肉似乎在我的骨上啮嚼,使我狂跳不安。

演员李佳怡资料 今日主播:李佳怡(编辑)
演员李佳怡资料 今日主播:李佳怡(编辑)

我听见的究竟是什么呢?它是从哪里来,又将向哪里去。它对于这浩然渺然无穷的宇宙施舍了一笔什么恩施,可以向它发生这样坚执的、单纯原始的要求?我满屋里寻找,在被子里,在桌子底下,在灯影下面,我急躁如一只受了惊的蚌蜢,在屋子里跳来跳去。

演员李佳怡资料 今日主播:李佳怡(编辑)
演员李佳怡资料 今日主播:李佳怡(编辑)

把椅子抛得山响。我执起新买来雪亮的剪刀,恶狠狠逼准墙壁,要它把那放纵大胆的婴儿的隐秘,报告给我知道。

最后,天知道,我在一只有盖的小玻璃缸里面把那件奇闻发现了出来。从那一枚鸡蛋里面,婴儿放肆的哭声对于我似乎一种庄严的嘲弄。这里我奇怪我的感觉,几乎我以为自己已经于不知何时溜走了,变了不是我了。

演员李佳怡资料 今日主播:李佳怡(编辑)

我梦见(我只好说是梦了)。我进入了一片广野的辽原。天上是云团,白的云团,红的云团,青的云团,澄碧的天的海洋透明到和绿水晶一样。地下是活鲜的草,绿的草,金黄的稻穗子,肥赭的土地,苍茫辽远,似遗忘了它自己的平原,那是宇宙寥廓无私的象征。

我看见一群,一阵,长长的,火车行列式的一大阵孩子们,在那丰美伟大的境界中奔走赛跑。他们跑着,歌着。他们小小的脚步唤起了大地的合唱。他们的歌声惹起了稻穗的和鸣,白的,红的,青色的云球追在他们后面。

跑在他们周围。有时候,一不留心这些云头又飞上了孩子们的前面,且用它们轻得和毛毛雨一样的脚尖,掠弄孩子们稚嫩的黑发,向他们光洁和善的微笑着。梦神知道一切都是真的:孩子们跑着,跑着,不会休息也不会慢步。

他们浩瀚排荡的歌声,像巨伟的山瀑在浩空中奔腾,像朗洁的长风用垂天的羽翼在飞舞。它使我一面听一面不自主的随着跑,它使我舌尖雀跃,喉衣颤动,脚下自作主张的踏跳。我欢喜,我流泪,我癫狂,我爱,我恨。

我的心血泛滥,如猛涨起来的夜潮。而且,我还看见了什么呢?碧绿的天波渐渐飘动了,它如风脚上勾下来的云缕,慢慢向孩子们脚底流漾下来了,而白云也似乎在飘坠,向金黄的熟稻怀里面躺了下来。我见红云牵起了孩子的裙裳,以助他们的舞姿,而绿草又映在天波中间,像是水晶石里长出来的生命。一个无始无终,无上无下,无左无右,完整的大宇宙。被孩子们放胆的奔驰发现了出来:一场美的创始,一个终古秘密的发现!

杨刚,1905—1957,女,祖籍湖北沔阳,1905年1月30日生于江西萍乡。杨刚擅诗,素有“金箭女神”之美誉。北方左翼作家联盟的发起人之一。抗日战争时期,杨刚与彭子冈、浦熙修、戈扬被誉为后方新闻界的“四大名旦”。代表作品有《沸腾的梦》《东南行》《杨刚文集》。

今日主播:李佳怡(编辑)

李佳怡,“80后”,辽宁沈阳人。现供职《芒种》杂志社副主编。早年创作至今发表文字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