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如琢的妻子 中国指墨画历史上的大家——崔如琢

2019-01-29 - 崔如琢

当代指墨画家,首推崔如琢,而在中国指墨画的历史上,崔如琢也是继潘天寿之后的又一位大家。中国画界喜欢以大家或大师论其卓有成就者,不仅因为他们具有艺术的独创性,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在历史的承继关系中确立自己的地位,成为时代的风向标。

崔如琢的妻子 中国指墨画历史上的大家——崔如琢
崔如琢的妻子 中国指墨画历史上的大家——崔如琢

其大,有正大光明之意。《周易》说"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孟子》曰:"大人者,正己而物正。"这是为人之大者,而为艺之大者,则是通达之道,不惟技之所拘,而以意气贯通,纵横天地,故有大格局、大气度、大胸怀。崔如琢的画,总是透露着这些气息,尤其是他的指墨画,挥洒自如,掌控有度,无论虚实,莫不相生相合。

崔如琢的妻子 中国指墨画历史上的大家——崔如琢
崔如琢的妻子 中国指墨画历史上的大家——崔如琢

中国指墨画的历史并不长。五代张彦远论吴人张璪,言其"能用紫毫秃锋,以掌摸色,中遗巧饰,外若混成。"其实,这并不能说明指墨画就此产生,因为那时还是以用笔为先,但出现了泼墨。故以掌摸色或以掌摸墨,都是墨法中的辅助手段,未落于指上。

崔如琢的妻子 中国指墨画历史上的大家——崔如琢
崔如琢的妻子 中国指墨画历史上的大家——崔如琢

即便用指,也与笔法无关。唐代的王默(即王洽,又叫王墨),亦"醉后,以头髻取墨,抵于绢画。""或笑或吟,脚蹙手抹,或挥或扫,或淡或浓,随其形状,为山为石,为云为水,应手随意,倏若造化,图出云霞,染成风雨,宛若神巧,俯观不见其墨污之迹。

"与陈容相比,王默似乎更为狂野,以"髻"代笔,手脚并用,然张彦远却"不甚觉默画有奇",又曰:"虽乏高奇,流俗亦好。"这种状态一直延续至宋代,如陈容画龙,一时"泼墨成云,噀水成雾,醉余大叫,脱巾濡墨,信手涂抹,然后以笔成之。

"(夏文彦《图绘宝鉴》)这里,或泼墨或巽水或"脱巾濡墨,信手涂抹",均是在用笔之外谈用墨之法,尽管"脱巾濡墨"似乎有以"巾"代笔之嫌,其意均在墨色之涂抹,与线性无关。此画风作派与当时的禅道之风有密切的关联,但可认为是指墨画产生的一个历史根源。

至于以指代笔作画,估计在明代出现。据现有资料,傅山(1607-1684年)有指墨《梅》《兰》《竹》《菊》四条屏存世,饶宗颐收藏一件清初吴韦的指画《花卉卷》(1663年)并作跋,他还考证了吴韦和高其佩(1660-1734年)一段可能存在的交往。

杨仁凯说现藏沈阳故宫博物院的《鱼虾图》也是指画,其年款为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虽说指画在明末清初比较集中地出现,但依然未见有人明确提出"指墨画"这一概念,目前所能见到的还是高其佩侄孙高秉的《指头画说》。

这本著述全面阐释了高其佩的指画艺术,辨别"指画"与"笔画"之不同,分析指与笔、指与墨、指与染的各种关系,特别是指法与笔法的关系,涉及指画的用墨、用色、用纸诸问题,并论仙佛人物、树石山水、花鸟走兽诸多题材绘画中指画之奥妙,同时归纳高其佩在人生三个不同时期的指画艺术特征。

对指画艺术而言,《指头画说》是一份划时代的文献,不仅确立了指墨画在中国绘画史上的位置,而且也确立了高其佩在指墨画史上开宗立派的历史地位。可惜在这之后,指墨画又归于沉寂,直至20世纪潘天寿的出现。

三四百年,中国指墨画大家寥若晨星。2017年5月2日,"民族翰骨:潘天寿诞辰120周年纪念大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中央圆厅挂的几乎都是潘天寿大幅的指墨画作品。站在画前,可以感受到"强其骨"的霸悍之气。这不免让我想起2015年5月19日在日本伊豆的崔如琢美术馆,馆内上下两层都陈列着崔如琢作品,有指墨山水、指墨花鸟以及指墨书法,且是日本阳光财团的独家收藏,其中不乏大作,如《指墨江天,千山醉雪》,幅高208厘米,长1700厘米。

此外,还有《百开团扇》等。崔如琢画指墨山水,擅横幅大画,气脉舒展,落落大方。那时馆内正值"中国水墨指墨国际研讨会",学者们围绕着"中国水墨、指墨画的历史与发展"问题展开讨论,气氛十分和谐。

如果论作品尺幅之大,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潘天寿已然惊世骇俗,可至21世纪初的崔如琢,再大的尺幅对他而言也不过是清水一片,点划间即起波澜。潘天寿之所以画大画,也许针对社会上有关中国画不能画大画的质疑,特别是在花鸟画领域,有着走出小品画的学术意图;而崔如琢画大画,只随心所欲,当行则行,当止则止,已无所谓外界的评论,何况崔如琢还是以花鸟画的笔法与视觉界面推入山水画领域。

他是以融会贯通的方式,拆除了传统绘画在不同题材之间所设的藩篱,其中就包括既定的观看与表达的路径,也涉及到图式问题。

这并不说明崔如琢的画受西方现代思潮的影响,他完全借力于传统,或者说,在指画的现代变革实践中,崔如琢要解决的是真正实现"以指代笔",在滴漏的线迹中寻求中锋用笔的力度,摆脱"乱头粗服"的旧习气。

在日本伊豆的崔如琢美术馆,他在自己一幅指墨篆书作品前,告诉我们那些线条的金石味如何被表达。潘天寿说:"指头画系乱头粗服之画种,须以乱头粗服之指趣,写高华纯朴之西子。

"又说:"予作毛笔画外,间作指画,何哉?为求指笔间运用技法之不同,笔情指趣之相异。"潘天寿没有舍异求同,相反,他是在作为异数的指画之变中去悟通笔法的问题。其言曰:"运笔,常也;运指,变也。

常中求变以悟常,变中求常以悟变。"话虽这么说,可潘天寿画中笔线的铁钩银划,的确与篆书笔味有关,与指画也有一定的关联,还有那大片的墨色渍染,我以为与指画也有关联。崔如琢却直截了当地以指代笔,与明清时的指墨画家还不同,不墨守用笔之陈规,不柔不媚,而是滴洒泼漏,点染铺陈,淋漓尽致。

《听声》一画,其用笔用墨就是例证。笔线的主体性很强,可指墨尚湿,指墨也尚水,指墨与泼墨常常互动而行。水与墨的自然冲化,墨色氤氲,加之手指的引导涂抹,让我想到"风水涣,拯救涣散。

"(《易经六十四卦》)一说。拯救就是主体介入,实施有效的控制,而涣涣然中,介入的主体不断引导并把持着一个度。这些,似乎都可为指墨作注脚。

指画,幅面大小皆宜,其格局气势相对阔大。无大气象者,似难以从指画中脱颖而出。崔如琢的气局之大,非常人所及,这就决定了他指墨艺术成就的高度与广度。历来指墨画遭遇诟病者,多在其非笔性,多在炫奇炫技之举,以为世俗之态,不近雅事。

若画家气质超然,气象万千,且又学养丰厚,精于笔墨,转而用指勾画涂抹,指画便为心画,指墨亦成心象,格调非同一般。如《雪涨千山》,巨大的横幅,一片雪山直逼眼前。没有远景,构图上无所谓悠然阔远。

但近处几树红梅,曲折如虬;树间几处屋舍,有老者盘坐其中;山下一束寒江,扁舟泊岸。画面古意怏然,将人的心境推得很远。崔如琢消弭了古今之间的时间界点,在人的视觉观看与心理感受方面找到了一个契合点。或者说,崔如琢追求诗一般的境界,这是他的艺术常态,而他的指墨表达却以个体生命的感受,在当代文化语境中强调了形式观看的意义,强调了当下性存在的意义。

2017年8月23日于北京西郊

作者简介:郑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相关阅读
崔如琢身边的女人 崔如琢身边的女人 女画家文蔚系崔如琢弟子 80余件书画精品展出

由中国文化艺术发展促进会和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主办,深圳博雅艺术有限公司、安盛华实业集团及《收藏投资导刊》杂志社承办的“文心蔚然文蔚书画作品展”28日在深圳开幕。展览位于深圳市深圳证券交易所一楼展厅。

崔如琢荷风盛世 崔如琢荷风盛世 人民大会堂最大的画《荷风盛世》:崔如琢8天完成

山水、花鸟和迎客松,这些图案作为经典背景频繁出现在中国国家领导人们的身后,被电视传播出去成为大会堂的一种符号。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些画作如何被创作又如何被收藏本刊记者吴子茹十八大新常委的亮相,让人们注意到他们身后的一幅画。

崔如琢儿子 崔如琢儿子 崔如琢收藏千幅历代名画

中贸圣佳公司为一位画家的区区 30 幅画作,特地组织了一个拍卖专场,在12 月 11 日下午举行的秋季拍卖会中全部拍出,成交金额 733 万元。到底是谁值得拍卖公司如此重视呢?记者在拍卖结束后了解到,画家名叫崔如琢。

崔如琢最好的作品 崔如琢最好的作品 崔如琢的作品有没有名气啊?

您手上有藏品崔如琢的作品有没有名气啊?,准备出手的?找古玩经纪人殷先生帮你出手雍正青花瓷器 ,书,即是俗话说的所谓的字,但不是一般人写的字,一般写字,只求正确无讹,在应用上不发生错误即可。倘若图书馆和博物馆把一般人写的字收藏起来。

崔如琢画家原名叫什么 崔如琢画家原名叫什么 崔如琢的画为什么这么

崔如琢的画为什么这么贵 9幅画均超亿元 4月初,在保利香港举办的崔如琢作品拍卖专场,大尺幅积墨《秋烟漠漠雨蒙蒙》卖出1.26亿元,这已经是崔如琢第9件拍价上亿的画作。今年73岁的崔如琢曾向故宫豪捐1亿元。

推荐阅读
崔如琢画为什么这么贵 崔如琢画为什么这么贵 崔如琢:徐悲鸿改造中国画 丧失灵魂!
崔如琢画集 崔如琢画集 继往开来一大家——论崔如琢先生的指墨艺术
台上盆和台下盆 台上盆和台下盆有什么区别
武林志配置 武林志配置 独立武侠新作《武林志》公布配置要求 8月30日登陆Steam
秦孝公之子 秦孝公之子 秦惠王嬴驷简介 秦孝公之子秦惠王人物简介
太史慈奇谋突围楚 太史慈奇谋突围楚 智勇双全的三国名将太史慈
郑国霖和刘妍希 郑国霖和刘妍希 “长孙皇后”刘妍希携手蕊肤雅 透露独家护肤秘籍